Wudang Yijian

武当一剑165

不过,他安排这个陷阱,却也并非完全是为了偷学蓝玉京的剑法。
月亮已经升起来了,月上看花,别有一种朦胧之美,在百花谷的时候,西门燕就最喜欢与他在月下看花。眼前这个花园虽然也是花团锦绣,但人工造成的花园却怎比得上念青唐古拉山圣女峰上的百花谷。

唉,他对不起的人岂止一个蓝玉京?
他在心里叹了口气,“姨母,别怪我出卖你的秘密,若非如此,我可对付不了牟沧浪。我是在师父面前立过誓,一定要打败武当派本领最高的高手的,力敌不成,智取也可。”原来他的种种“安排”,包括假手于常五娘去对付牟沧浪的计划在内,都只是为了一个目标,要完成师门三代相传的“压倒武当”的心愿。
他自己安慰自己:“姨母或者对牟沧浪尚是余情未了,但姨父地下有知,他又会怎样想呢?何况说来也是牟沧浪对不住姨母。姨母,我这样做,其实也是为你出一口气啊!”
但他对西门燕又该怎样解说?
他只好苦笑了,心道:“表妹,你也休要怪我,我早已和你说过,天鹅蛋不能放在一个篮子的!”
也不知过了多少时候,蓝玉京好像做了一个恶梦,在梦中醒来了。
眼前一片漆黑,他发觉自己是被囚在一个暗室之中。
蓝玉京定一定神,隐隐听得好像有人呼吸。
“谁在这儿?”
那人也在同时说话:“小京子,你醒来了。”
蓝玉京喜出望外,说道:“慧可大师,原来是你。东方大哥怎么样了?”
慧可道:“我不知道,我也是刚刚醒来的。”
蓝玉京的眼睛渐渐适应了,这间暗室也并非黑漆一团的,四面的石壁虽然没有开窗,但缝罅仍有微弱的光线透进来。他聚拢目光,可以看得见慧可在盘膝打坐。
蓝玉京大叫:“你们这班强盗干嘛把我关在这里!”
慧可干咳一声,说道:“没有用的,你喊破喉咙他们也不会理你。”
谁知语音刚落,石壁忽然开了一个洞口,有人把一个长方形的盒子推进来,蓝玉京把盖子揭开,竟然是热腾腾的饭菜,还有一壶酒呢。
蓝玉京骂道:“我可不是你们的囚犯,不吃你们的囚饭!”
外面的人笑道:“你这位少爷可是真难伺候,香喷喷的烧鸡,珍珠粒的白米饭,天下能有这样好的囚粮?我是奉谷主之命送来的,吃不吃随便你们。”
洞口大概是给那个人在外面堵上了,牢房又复归于黑暗。
慧可说道:“别赌气,不吃东西会饿坏的。”
蓝玉京也觉得肚子饿了,说道:“这贼谷主诡计多端,还有那个妖妇帮他,怎知他们的食物有没有毒?”
慧可说道:“反正咱们已经中了那妖妇人的毒了,大不了也不过是像现在的样子,使不出气力,不会坏到什么地方去的。”
蓝玉京已经没有刚才那样愤怒了,一想慧可之言有理,对方若要害死自己,此际已是无须下毒。
慧可道:“依我看西门夫人总要设法救东方亮的,咱们并非完全没有脱险希望。但你若不吃东西,可就等不到那一天啦。”
蓝玉京道:“大师说得是。”当下和慧可把那盒饭菜分而食之,吃得干干净净。那壶酒则是慧可独自享用了。
慧可把一壶酒喝得干干净净,抛开酒壶,哈哈笑道:“要是每天都有一壶美酒给我,老和尚就是在此间坐化,那也算不了什么。”
蓝玉京可不能像他这样处之泰然,他吃饱肚子,气力长了几分,站起来活动一下手足,走到墙边摸摸,墙壁凹凸不平,似乎是天然的岩石,他藉着缝罅透进的光亮,定眼望上去,只见屋顶也并不是平坦的石块。(未完)

相关新闻

counter easy h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