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isi tiongkok

后朦胧诗的先驱者

陆忆敏

到今天,朦胧诗还在中国诗坛上站稳一角。要谈中国的新诗,绝不可能绕过这一块。《好报》今天还要与爱诗的朋友探索这一块朦胧的境界。首先剖释一下何为朦胧诗。

 

朦胧诗兴起于20世纪70年代末80年代初,是伴随着文学全面复苏而出现的一个新的诗歌艺术潮流,以舒婷、北岛、顾城、江河、食指、芒克等先驱者为代表。朦胧诗,以内在精神世界为主要表现对象,采用整体形象象征、逐步意向感发的艺术策略和方式来掩饰情思,从而使诗歌文本处在表现自己和隐藏自己之间,呈现为诗境模糊朦胧,诗意隐约含蓄、富含寓意,主题多解多义等一些特征。

而所谓“后朦胧诗”是个宽泛的概念 (也有人称之为“实验诗”、“朦胧诗后”),它主要指80年代中期和90年代以来的“第三代诗人”(或“新生代”) 及其诸多先锋诗歌流派。

它以“叛逆”的精神,打破了当时现实主义创作原则一统诗坛的局面,为诗歌注入了新的生命力,同时也给新时期文学带来了一次意义深远的变革。他们在诗作中以现实意识思考人的本质,肯定人的自我价值和尊严,注重创作主体内心情感的抒发,在艺术上大量运用隐喻、暗示、通感等手法,丰富了诗的内涵,增强了诗歌的想象空间。“后朦胧诗”并没有形成统一的组织形式,也未曾发表宣言,然而却以各自独立又呈现出共性的艺术主张和创作实绩,构成一个“崛起的诗群”。曾在当时文坛引起争论。

《好报》本期要介绍的陆忆敏就是属于这个诗群的女诗人。

陆忆敏,女,1962出生于上海,毕业于上海师范大学中文系毕业,中国第三代诗人代表之一。就诗歌写作所取得的成就而言,就20世纪最后20年内对于现代汉诗写作的可能性和潜力进行探索和建树而言,陆忆敏无疑是一位”显要人物”和”先驱者”。她早早被认可是一个不争的事实。

1985年,由老木编选的《新诗潮诗集)收了她的《美国妇女杂志》和《超现实主义》2首,此选本是当时最具实力的年轻诗人作品的汇展;

1986年由唐晓渡和王家新编选、1987年春风文艺出版社出版的《中国当代实验诗选》,收入陆忆敏的《沙堡》、《风雨欲来》等4首,陆忆敏无疑作为最重要的诗歌新人被介绍;

1990年由四川诗人钟鸣创办的《象网》诗歌及艺术杂志,其中第四期是”陆忆敏专集”,除了刊登她的10多首重要作品外,还载有钟鸣本人和诗人柏桦的评论文章。

1993年由万夏、潇潇选编的《后朦胧诗全集》选入陆忆敏在不同时期的主要作品40首,她无疑”享受”着当代诗人的最重要的”待遇”。

 

陆忆敏的诗

 

美国妇女杂志

 

从此窗望出去

你知道,应有尽有

无花的树下,你看看

那群生动的人

把发辫绕上右鬓的

把头发披覆脸颊的

目光板直的、或讥诮的女士

你认认那群人,一个一个

谁曾经是我

谁是我的一天,一个秋天的日子

谁是我的一个春天和几个春天

谁?曾经是我

我们不时地倒向尘埃或奔来奔去

挟着词典,翻到死亡这一页

我们剪贴这个词,刺绣这个字眼

拆开它的九个笔划又装上

人们看着这场忙碌

看了几个世纪了

他们夸我们干得好,勇敢、镇定

他们就这样描述

你认认那群人

谁曾经是我

我站在你跟前

已洗手不干

 

沙堡

 

走过山岗的

怎么度过一生呢

长出手,长出脚和思想

不死的灵魂

仍无处问津

做官就是荣誉

就能骑在马上

就能找到水源

为什么沙粒纤尘不染呢

也闪烁发光

也坚固象星星

卡在心头

最接近答案是在井旁

但我们已退化

暗感水的寒冷

 

你醒在清晨

 

你醒在清晨

落座在窗前

喝着桌上的两杯咖啡

远处一张网后

悬挂着你熟悉的邻人

你心荡神驰

继而抑郁寡欢

谈及此事

是多少年后在异地的咖啡馆前

你一无所感

你写过很多次死亡

却从不如此寡言

那不是

你身心常常迎接的来临

那人疯了,死后更疯

你玩味着细瓷杯垫

却不能因他疯了

就把他看成疯子

 

出梅入夏

 

在你的膝上旷日漂泊

迟睡的儿子弹拨着无词的歌

阳台上闲置了几颗灰尘

我闭上眼睛

抚摸怀里的孩子

这几天 正是这几天

有人密谋我们的孩子

夜深人静

谁知道某一张叶下

我储放了一颗果实

谁知道某一条裙衣里

我暗藏了几公顷食物

谁知道我走出这条街

走出乘凉的人们

走到一个地方

蹲在欢快的水边

裹着黑暗絮语 笑 哭泣

直到你找来

抱着我的肩一起听听儿子

咿叽嘎啦的歌

并抱着我的肩回家

这一如常人梦境

这一如阳台上静态的灰尘

我推醒你

趁天色未明

把儿子藏进这张纸里

把薄纸做成魔匣

 

 

周庄

 

走近历史,是创意良机

今天我留一点时间拂尘

 

我去了周庄

进庄后我眉尖若蹙

感情若微缩至此

才浓淡相宜

厅堂待客,闺阁迎春,笔墨倾情

我的前生和来世至少有一次

会有这种经历

我渴望盈盈拜倒在大堂之上

也可能在天亮时分随船远行

一路上,菜花开得金黄

我将再次前去,携云裹雨,迷漫周庄

 

 

教孩子们伟大的诗

 

当我

带伞来到多雨的冬季

我心里涌起这样一种柔情

棗教孩子们伟大的诗

教孩子们喜爱精辟的物语

车站外的灯光是昏黄的

墙壁是陈旧的

地上是冰湿的

我和我心中的我

近年来常常相互微笑

如果我的孤独是一杯醇酒

棗她也曾反复斟饮

我有过一种经验

我有一种骄傲的眼神

我教过孩子们伟大的诗

在我体质极端衰弱的时候

 

 

 

年终

 

记住这个日子

等待下一个日子

在年终的时候

发现我在日子的森林里穿梭

我站在忧愁的山顶

正为应景而错

短小的雨季正飘来气息

一只鸟

沉着而愉快地

在世俗的领地飞翔

一生中我难免

点燃一盏孤灯

照亮心中那些字

 

(锺俊仪整理)

相关新闻

counter easy h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