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rita tentang li guang

汉朝名将李广为何不能封侯?(2)

黄书巍

可见当时的赏罚还是很公平的,根本不存在有功不赏,或者被人黑了的情况,那么李广不得封侯的原因就很明显了,不是别人的问题,那问题肯定是出在自己的身上了。

汉朝时将军打仗能不能封赏关键是看你立了什么功了,比如杀了多少的敌人,抢回多少的牛羊,抓住或者杀了什么对方重要的领导。我翻了《史记》反复地看,都没看到李广在这方面有什么建树。前面说的,他作战怎么英勇,打仗怎么不要命,或者是亲自杀了匈奴的两个射雕者,活抓了一个,都只说明他有苦劳,但是没什么功劳。

不错的,你很努力,但是没有成绩。老板给你加薪的前提是你给老板创造了更多的利润。而李广很显然没有。即便有,也只是小胜,小打小闹,难成气候。而卫青一出手就是大手笔。什么斩首几万,抢了牛羊多少万头,抓住了匈奴的什么王之类的(具体参见《史记》的《卫将军骠骑将军列传》)。李广跟他比起来简直是小巫见大巫了。匈奴之所以怕李广是因为李广打起仗来真不要命。就像项羽一样,大刀向敌人砍去。那阵势,那声势,那架势估计都能把人吓住。他很勇猛,但是打仗不是仅仅靠勇就可以的。所谓有勇有谋才是王道。

战争和一般的打群架不一样。打群架一般来说,人数多者获胜。而且无非就是临时纠集一伙兄弟,操起家伙,约在某一天,或者干脆不用约,喝几杯酒,头脑一发热就出去打砸抢,反正不闹个人仰马翻,打得你满地找牙不罢休。打群架的特点是有组织,无纪律。一般都是一些莽汉,所谓的草莽英雄。而战争显然要复杂得多。你要找一帮兄弟,还要训练,要告诉他们怎么打仗,还要有纪律约束,不能放任自流。打得过要打,打不过有时候要跑,比如打游击,先游,找准有利的时机再击,消灭敌人的有生力量是最终目的。并不是打硬仗的都很牛的,那只能说明你的体力和功夫不错,但是智商方面显然要打一个问号。

  李广的治军是怎么样的呢?汉武帝即位的时候,众臣都认为李广是名猛将。汉武帝就把李广任命为未央宫的卫尉。这时程不识也任长乐宫卫尉,他们以前都是统帅军队的郡太守,带式带兵方法却截然不同。程不识曰:“李广军极简易,然虏卒犯之,无以禁也;而其士卒亦佚乐,咸乐为之死。我军虽烦扰,然虏亦不得犯我。”李广的军队士兵人人自便,晚上不打更巡逻自卫,但如果匈奴进攻,大军没办法抵挡。程不识则以严格治军而闻名,他注重部队的编制,队列和阵式。晚上敲刁斗巡逻,军中事务繁琐,却不怕匈奴进犯。可是士兵却苦于程不识之严,都喜欢跟随李广作战。由此我们不难看出李广治军不严。俗语说:“平时多流汗,战时少流血”。李广战时却如平时,平时就更是松垮得不行了。他严于律己,宽以待兵。但是这在军队里显然是行不通的。对士兵就是要严格要求,认真约束,这样才有战斗力。战争毕竟不是去送死,虽然死在战争是十分平常的事情,但是没有训练有素的军队,到战场上怎么可能能征善战,怎么可能英勇杀敌?恐怕一个个都像缩头乌龟一样。李广这样松松垮垮的带兵方式,看起来是对士兵们十分仁慈,实际上是在害他们。我估计李广管自己恐怕还行,要他带一支小部队也还可以,但是要他领导千军万马恐怕是不行的了。这由不得你不服,韩信点兵就多多益善,可刘邦顶多就只能带十万人。这么说李广并不是危言耸听,而是实事求是。从他个人并不是很拿得出手的履历上我们不难发现,李广真没打过什么像样的仗。他那个“飞将军”的称号,并不是像“飞人”乔丹这样的称号那么值得夸耀的。人家乔丹是因为飞起来扣篮得分,动作潇洒,干净利落,并且拿到了比分。可是李广的称号却是在被匈奴俘虏的时候,飞身一跃,把匈奴的骑兵推下马,然后再飞也似的逃走而传开来的并不十分光彩的“美名”。李广如果想用什么“桃李不言,下自成蹊”的道理,先严格要求自己,然后希望手下也跟自己一样去做的话,我看是不大可能的。因为士兵很多是文盲半文盲状态的,并没有那么高的觉悟。对于知识分子你可能还可以期待他们有幡然醒悟,痛改前非,对于军官也比较好管束,他们自身的水平也比较高,但是对于普通士兵就千万不能报那样的想法,以为我这样了,其他人就会跟着我做。事实上,李广有没有这么想过我不知道,但是他却这样做了,让士兵们放任自流,而不是定下什么军规纪律,这样是很不好的。从李广带兵的效果来看,显然他的做法在实际作战中是要吃亏的。纵观历史,凡是缺乏纪律的农民起义军,即便你再强大,声势再浩大,最终还是要覆灭的。我相信这样的结论不仅理论上说得通,也完全经得起时间和实践的检验的。所以,我觉得李广可以说是一个好的士兵,但是不是一个很好的将军。

 

李广不但治军不严,而且似乎也没有太多的作战谋略。比如他听了儿子李敢的话“胡虏亦与耳”,就调查都不调查,抄起家伙就上了。一打才知道,自己才四千,而匈奴有四万人,以一当十,怎么打?李广用的还是老套路,打硬仗,打苦仗,置之死地而后生。不过在这个时候除了这么干,恐怕也没有其他的出路了。敌人十倍于己,李广陷入重重包围,幸好博望侯张骞的救援来得及时,不然李广又要被捕了。这次要是被捕就不是那么容易逃走了。李广死后,他的孙子李陵以五千人对匈奴的八万人,历史的那一幕再次重演,只是这次李陵没有等来救兵了。没有英勇就义,而是不幸被捕,投降了匈奴。从此李家的辉煌完全凋零。其实李广只要认真思考下就不会如此匆匆出手。兵法有云:“知己知彼,百战不殆”,还有“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李敢带回来了一个错误的信息,几乎让这支军队全军覆没。而且更为糟糕的是不是缺乏对自己和敌人的认知,而是对自己和敌人作出了错误的认知,这才是致命的。不过,我认真地看了下《李将军列传》发现,李广是求功心切,也许他也懂得机不可失,时不再来,有利战机稍纵即逝的道理,但是这个机会却是一个圈套,在等着他去钻了,而他并不明白是一个圈套,以为是一个机会,而迫不及待地主动地钻圈套。如此推断是有依据的,司马迁在这里写到了一句看似不起眼,却很关键的句子“诸将多中首虏帅,以功为侯者,而广军无功”。这也是李广急于求胜的原因。这样的心理师不难理解的,自己身边的人纷纷因为有功得到了升迁和封赏了,而自己仍然在原地踏步,这跟一个老兵看到年轻的军官的心理是一样样的。现实是如此残酷,对他是多么尖刻的讽刺。李广太想表现了。他有名无实,有战无功,想到这里,内心该是多么痛苦啊。可是现实再一次无情地打击他的自信。能捡回一条命已经很不错了,还想有赏,还得等等。可是李广终究都没能等到那一天。他没有作为一名将军的气度和从容。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