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udang Yijian

武当一剑162

常五娘道:“愿聆高见。”
东方亮说道:“莫说高见,低见也没有。”常五娘方自一怔,只听得东方亮已在继续说道:“你要知道,叫牟沧浪对你有所顾忌,这并不是空发议论就可做到的。但我为什么要说给你听?”

常五娘道:“哦,原来你是用这个和我交易,那我就要先看一看,你要的是什么,我得到的好处又有多大?”
东方亮道:“这宗交易,有你的便宜。你只要把蓝玉京让给我,你就可以一举两得。”
能令牟沧浪对她有所顾忌,这是东方亮已经说过的,常五娘道:“另一得又是什么?”
东方亮没有直接回答,却忽地似笑非笑他说道,“唐二先生年已七旬,在世上料也活不了几年了。即使他老而不死,你也有手段哄得他服服帖帖的,对吗?”
常五娘道:“你扯到老头子的头上是什么意思?”
东方亮道:“没什么意思,我想说的是,在今后的日子,你是大可以不必再顾忌唐二先生对你的管束了。”
常五娘冷笑道:“在今日之前,我也无需害怕受他拘束。”
东方亮笑道:“好,那么我就可以说到正题了。撇开老头子不谈,如果只许你有一个姘头,你愿意要牟沧浪还是愿意要戈振军?”
常五娘道:“呸,你胡说什么?”
东方亮笑道:“不必假惺惺了,何其武昔日的大弟子戈振军,就是新近升任武当派长老的不岐道人,你和他不是也有一手的么?”
常五娘软了下来,道:“你到底想说什么?”
东方亮道:“论地位是牟沧浪高,论年纪是戈振军轻,我看你是两个都舍不得吧?但不知他们两个,哪个对你好些?”
常五娘默然不语,心里想道:“只怕两个都是一样……一样的寡情薄义。牟沧浪固然是早已不敢沾惹我,戈振军避开我亦有十六年了。”
东方亮斜着眼儿看常五娘,似笑非笑地说道:“戈振军对你怎样,我不知道,但依我看来,你若是想和牟沧浪重拾旧欢,却恐怕是很难了!”
常五娘红了粉脸,嗔道:“谁说我要和牟沧浪重拾旧欢?你以为他当了掌门,我就要去勾引他么?哼,老娘还不至于这样下贱!”
东方亮笑道:“你若是舍得放弃牟沧浪,那就最好不过。这宗交易,咱们也可以谈下去了。不过你因何不问,为什么我敢断定牟沧浪不会与你重拾旧欢?”
常五娘道:“我根本没有那个打算。”
东方亮道:“但你不想知道内里因由?”
常五娘一向是以自己有迷惑男人的魅力而自负的,但如今她已是徐娘半老,却是难免有了自卑感了,自卑的另一面是自尊,正是由于这份矜持,她才不敢细问根由的。
但不敢问并不等于不想知道,东方亮既然这样说,她就装作无可无不可地说道:“好,那我就问一问你,他是为了什么?”
东方亮道:“那是因为他喜欢的是另一个女人!”
常五娘佯作不在乎的神气道:“他和妻子一向恩爱,不用你说,我也知道,只可惜他的妻子已经死了。”
东方亮道:“这个女人不是他的妻子。他在娶妻之前已经是和这个女人热恋的了。”
常五娘道:“那他为什么不和这个女人成婚?”
东方亮道:“这我就不知道了,或者是因为父母之命难违吧。但我知道,直到如今,他对这个女人还是余情未了!”
常五娘妒火中烧,说道:“这个女人是谁?”
东方亮道:“是个身份很不寻常的女人。”
常五娘道:“究竟是谁?”
东方亮道:“这你就不必管了,但我可以告诉你,他和这个女人不但是有私情,而且还有了一个私生女儿!”(未完)

相关新闻

counter easy h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