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adful melody

六指琴魔291

吕麟本就俩心悲愤,一听得烈火祖师如此说法,不由得怒道:“难道应该写第二麽!”
烈火祖师面色一变,喝道:“猖狂!”

吕麟更是怒形於色,但是却见端木红身形闪动,拦在他的前面,一面向身後摆手,示意吕麟不必再争论下去,一面道:“烈火祖师,咱们也该动手取那七枝火羽箭了!何必再多耽搁?”
烈火祖师“嘿嘿”冷笑两声,道:“老赫可以说,是因为这七枝火羽箭而丧生的,火羽箭取到之後,先由我保存。”
端木红和吕麟两人一怔,烈火祖师又道:“再由我召集高手,共议盗取火弦弓之法,你们两人,难道不服麽!”
吕麟见赫熹为了除去六指琴魔,不惜一死,但是烈火祖师的言语,却想将这场功劳,据为己有,心中不禁生出了莫大的卑视之感!
他本来想出言狠狠地责骂烈火祖师一番,但继而一想,反正他没有说要将火羽箭据为己有,只要能除去六指琴魔,赫熹壮烈而死的事实,还怕没有人会知道麽?因此便冷冷地道:
“好!”
烈火祖师冷笑一声,接道:“你们也别将取火羽箭之事,看得太容易了,老赫曾经告诫过,那石墓中,可能有极厉害的埋伏!”
烈火祖师的话,分明是说,如果没有他在场,即使赫熹死了,也是白死!
端木红和吕麟两人,心中对烈火祖师,皆卑夷之极,更不屑与之争论,吕麟只是“哼”
地一声,端木红则勉强应道:“一切自然还要烈火前辈指点!”
烈火祖师大模大样地道:“你们既然明白这点,事情就易办了!”
说着,便转过头去,向赫夫人的石坟,看了半晌,道:“基上大石,也是叠上去的,我们先一块一块,搬了开来再说。”
吕麟本来,岂愿和烈火祖师这样的人共事,但为了除去六指琴魔,他强忍着气,不再出声,只好奋起神力,将石坟上的大石,一块一块,齐都搬了开去。
他和端木红两人,忙了半晌,才将大石搬尽,烈火祖师却只是大模大样,站在一旁。
大石搬尽之後,只见石下,有一块长约丈许,宽约四尺的铁板,严丝密缝,合在石上。
在铁板之上,有着一个铁环。
吕麟一伸手,正要握住那个铁环,将那块铁板,提了起来时,忽然听得端木红“咦”地一声,道:“这是什麽!”
吕麟身子已然俯了下去,一听得端木红如此说法,才又直起身子来,只见端木红指着铁板的台缝处,面上现出极是奇怪的神色。
吕麟心知事有蹊跷,连忙身形一闪,赶过去看时,烈火祖师也已赶到。
两人一齐就着端木红所指,向地上一看,心中也不禁为之愕然。
只见那铁板和地面的台缝之处,压着一块衣角。像是有什麽人,匆忙拉起铁板,走了下去,但是铁板太重,压了下来,却将他衣角压住一样!
如果说,那个衣角,是墓中赫夫人的,实在是讲不通的事。
一则,魔龙赫熹为他夫人基,不知费了多少心血,这些铁板、石块,搬了上来,也不知费了多少时候,焉有在落葬之际,反倒草草了事,任由铁板压住了死者的衣角之理!
而且,赫夫人的墓穴,既然如此讲究.又焉有不用棺木之理!
叁人一齐呆了半晌,烈火祖师道:“何必大惊小怪,那一定是陪葬的木俑的衣角,被铁板压住了,将铁板打开一看,不就可以明白了?”
吕麟只当没有听见他的话,心中无限狐疑,重又提住了那个铁环,向上用力一拉“这一拉,力道已然是大得出奇!
可是那块大铁板,却是一动也不动!
吕麟道:“端木姑娘,快来帮手,那铁板重得紧,我提不动?”
端木红道:“我力道能有多大,自然非烈火祖师莫办了!”
她给了一顶高帽子给烈火祖师,烈火祖师“哈哈”一笑,走了过来,吕麟闪身让开,只见烈火祖师握住了铁环,向上一提间,竟也没有提动!
烈火祖师面上一红,运转真气,周身骨节,“格格”一阵爆响,又是一声大喝,双手一齐,向上一提,这才听“锵”地一声响,那块铁板,被他硬生生地,向上提起了叁尺!(未完)

相关新闻

counter easy h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