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udang Yijian

武当一剑161

常五娘暗吃一惊:“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东方亮道:“我不相信你听不懂,你敢跑来断魂谷,不就正是因为别人已经把你当作死了吗?死人再加上了易容术,你就可以在江湖上大摇大摆了。”

东方亮揭破了她的秘密,常五娘不觉也是惊得呆了。
东方亮哈哈一笑:“五娘,别再寻死觅活了,咱们还是正正经经的做一宗交易吧。”
说罢,回过头来,对韩翔道:“韩谷主,这老和尚和我的把弟暂且都交给你,请你妥为照料,待我和五娘谈了再说。交易纵然谈不成功,我也不会令你为难。”
韩翔求之不得,说道:“这样最好不过。”当下便即叫人把慧可和蓝玉京抬走,他也跟着走出了环翠阁,剩下来的就只有常五娘和东方亮了。
常五娘惊疑不定,问东方亮道:“你到底听到了一些什么谣言?”
东方亮道:“没什么,我只是在路上碰到了牟一羽。”
常五娘道:“那又怎样?”
东方亮道:“也没怎么样,只不过我知道你好像也曾经碰上牟一羽。”
常五娘道:“他对你说了些什么?”心中甚是思疑:“牟一羽和东方亮是对头人,按说他是不会将我的秘密告诉东方亮的。”
东方亮似乎知道她的心思,说道:“你不必管是谁告诉我的,总之我知道你是想用假死来行瞒天过海之计。”
常五娘是个老江湖,尽管心中恐惧,神色却是丝毫不露,冷冷说道:“小猴儿,你还知道一些什么?”
东方亮笑嘻嘻道:“五娘,听说你和武当派的新掌门人牟沧浪也有一手,是真的吧?”
常五娘斥道:“臭小子,乱嚼……”“舌头”二字未曾吐出,东方亮已是收起嘻笑,正容说道:“五娘,你不是正人,我也不是君子,大家还是实话实说的好,否则这宗交易就没法说下去了。”
常五娘心头一凛,道:“好,你说下去。”
东方亮又再恢复轻松的表情,笑道:“五娘,你不害怕武当派的人找你算帐,除了你以为你的假死可以瞒得过无色等人之外,大概还因为牟沧浪曾经是你的相好吧?不错!按情理而论,他是应该顾念往日的情份的,但恐怕你还不能有恃无恐呢!”
常五娘越听越是吃惊:“不知他究竟知道了多少?”当下装作一副不在乎的神气说道:“小子,有话快说,有屁快放,不必胡猜老娘的心思。”
东方亮却好像看破了她的心思,哈哈一笑,说道:“我知道你的事情恐怕会比你估计的多,我知道武当派无极长老被害一事,虽然不是你下的手,但却和你有关;我还知道你是害死武当派俗家弟子两湖大侠何其武的主凶!”
常五娘纵然力持镇定,此时也不禁面色大变了,涩声说道:“你知道又怎么样,我要是害怕别人恐吓,早就给人吓死了,还能活到今天?”
东方亮笑道:“五娘,你误会了,如果我对你有恶意的话,我还会找你谈交易么?我并非恐吓你,只是为你着想。”
常五娘道:“多谢。我倒想知道你怎样为我着想?”
东方亮道:“这两件案子是武当派的奇耻大辱,要是给人知道和你有关,牟沧浪也保护不了你。这还只是假设牟沧浪对你仍然有情有义而言,假如他为了要巩固新掌门人的地位,说不定他还会牺牲你呢。”
常五娘本来就是个心狠手辣的女人,听了这点,心里也认为他说得有理:“牟沧浪新任掌门,他的确是必须为武当派立一大功,方能巩固权位。”
常五娘想到这层,不觉不寒而栗,说道:“你有办法教我对付牟沧浪?”
东方亮说道:“教字不敢当,我的本事也对付不了牟沧浪。但要令得牟沧浪对你有所顾忌,倒是不难。”(未完)

相关新闻

counter easy h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