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adful melody

六指琴魔290

烈火祖师道:“我也只知那地煞网,松石宝匕,和两相轮,是昔年合称“旁门叁宝”的叁样至宝,还有那天外金英,若是熔铸在兵刃之中,足可削金断玉,无坚不摧,再加上那柄苍天钺,乃是前数百年,苍虚上人所持的利器,妙用多端之外,那玉盒之中,放的什麽,以及那块扁铁,和一枚萱果,有何用处,我却不知。”

赫熹点道:“老烈火居然认得其中四件,已然大是不易了!”
烈火祖师面上隐有得色。赫熹又道:“那枚萱果,乃是天下最高峰,高出云表之上,日受罡风吹袭之下,所结出的异果。叫着“青冥果”,若是服了下去,强骨固身,不可思议。
便是那两片叶子,任何内伤,只要尚有一口气在,即便全身骨头,尽皆碎裂,也是可以凭此救得转来!”
赫熹所说的那种异果,不要说吕麟和端木红两人,是闻所未闻,便是华山掌门,烈火祖师,也是第一次听得说!
因此可知,烈火祖师和赫熹,在本身武功力面,固然相差无几,但是在其他力面,烈火祖师却还瞠乎其後,望尘莫及!
只听得赫熹续道:“那玉盒之中,放的乃是一境蓝田玉实。”
他此言甫出,吕麟等叁人,不由自主,“啊”地一声,叫了出来。
那“蓝田玉实”,相传九千年一熟,熟後可以再保存九千年,据说,只有汉时东方朔,曾有幸服食过一枚,实是难以想像的无上至宝,七色灵芝与之相比,也顿时为之失色!
赫熹叹了一口气,道:“可惜,我得蓝田玉实,已在老伴撒手之後了!”
一言下,仍然是不膀感叹,又道:“那一块看来毫不起眼的扁铁,费我心血最多,几乎因之丧生,那是块战国时期,大侠剧孟所留下的一块圣金,据说当年剧孟,在取得那块圣金之际,也几乎命丧。後来,剧孟又将这块圣金,沈入南海一个海眼之底,被我寻得了地煞网,再潜入海底,取出来。”
端木红想起那所谓“圣金”的情形,实是一块废铁,忍不住道:“赫老前辈,那样的一块东西,有什麽用处?”
赫熹一笑,道:“用处多着哩,我一时也难以尽述,圣金背面,镌有四字,全皆说得明白。”
他讲到此处,便站了起来,衣袖一抖,哈哈哈大笑了叁声。
烈火祖师.吕麟和端木红叁人,却知道他将要自尽而死了?
吕麟向前踏出了几步,道:“赫老前辈,难道真的无他法可想了麽!”
赫熹连理都不理吕麟,自怀中摸出一丸黑色药来,弹入口中,向空坟走去,卧於其中,道:“你们为我葬好,我的死讯,不可传了开去,你们取箭之际,尚宜小心!”
吕麟足尖一点,飞驰而过,来到了坟前,叫道:“赫老前辈”
可是,他只叫出了四个字,便已然陡地停住,两行热泪,滚滚而下!
只见赫熹话才讲完,便已然合上了眼,面上露出极其安详满足的笑容,令得他本来雄奇之极的容貌,变得极是慈祥可亲。
他面上的那个笑容,才一露出,便长长地吁出了一口气。
那正是吕麟赶到之际,吕麟一见他面上的笑容,一直没有变化,若是生人,万万不能如此,便已然知道,魔龙赫熹,这个武林中的第一奇人,就在那句话间,便自与世长辞了!
在魔龙赫熹而言,他服下了那丸奇毒之药後,立即死去,可以说根本一点痛苦也没有。
但是吕麟心头的难过,却实非言语所能形容!他呆呆地站了一会,低声祝道:“赫老前辈,晚辈此生,若是不除去六指琴魔,死後绝无面目见你!”
讲完之後,又跪了下来,向着魔龙赫熹,叩了叁个头,才站了起来。
烈火祖师见赫熹死後如此壮烈,心中也不禁为之怃然,道:“我们先将他葬了起来再说罢!”在石坟附近,有现成好的大石块,叁人搬动石块,叠在圹穴之上,片刻之间,便已然成了一座石坟。
烈火祖师道:“吕麟,你金刚指力甚强,可为老赫立碑传世。”
吕麟想了一想,条地伸指,在一块大石之上,疾书起来。
只听得“簌簌”有声,石屑应手而落,片刻之间,已然写就了一行字。
烈火祖师和端木红两人看时,只见吕麟刻的乃是“顶天立地,震古铄今第一奇侠赫熹之墓”。烈火祖师点了点头,道:“可以了,但第一两字,实在尚宜略加斟酌!”(未完)

相关新闻

counter easy h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