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udang Yijian

武当一剑160

东方亮道:“我不但佩服你的手伸得长,更佩服你的手段用得巧妙。喂,你是用什么手段令得唐老头子让你出来的?”

那次路上相逢,常五娘败在东方亮剑下,败得非常狼狈,对他着实有点儿顾忌。说道:“你管不着。我只问你,你来这里做什么?”
东方亮微微一笑,说道:“和你一样,是来问韩谷主讨谢礼的。”
常五娘道:“东方亮,今日我不想和你算帐,但你也别想插手我的事情。你知不知道,我和你的师父是老朋友,即使是你的师父在这儿,他也得给我几分面子。”
东方亮笑道:“第一、你的老朋友太多,我没兴趣知道。第二、我从不过问我师父的陈年旧事。第三、自我出道之后,我的师父也从不管束我的。”
常五娘给他弄得啼笑皆非,几乎忍不住就想使毒伤他,但她曾经受过一次教训,深知东方亮的本领只怕已经胜过他的师父当年,她不敢造次,转过头冷笑对韩翔道:“韩谷主,你和东方亮合演的这一出戏,确是很高明啊,几乎把我也给瞒过了。嘿,嘿,现在你是不是又想和他联手来欺负我?”
韩翔苦笑道:“五娘言重了,你们两位都是曾经帮了我的大忙,我又怎能偏袒哪个?”
常五娘道:“他帮了你什么忙?”
韩翔道:“要是没有他,这位已经在少林寺出家的慧可大师又怎会跑来断魂谷?”
常五娘冷笑道:“骗人的本事我是比不过东方亮,但只把这个和尚骗来,就能助你成事么?”
韩翔道:“不错,倘若没有五娘帮忙,我们也对付不了这个和尚。所以我对你们两位都是一样感激。请两位看在我的份上,好话好话,慢慢商量。你们讲妥了,要什么我都遵命。只盼莫要令我为难。”
常五娘道:“好,和尚既然是他骗来的,我就把和尚留给他,我要这姓蓝的孩子。”
东方亮道:“不,和尚留给你,我要蓝玉京。”
常五娘道:“岂有此理,我一个妇道人家,要和尚干嘛?”
东方亮笑道:“说不定你想尝新呢。”
常五娘斥道:“狗嘴里不长象牙,老娘不与你计较。但你莫以为老娘就是好欺负的!”
东方亮道:“谁欺负你啊,你不要老和尚,那是你的事,蓝玉京是我的把弟,我可不能让给你。”
常五娘道:“韩谷主,你怎么说?”
韩翔摊开双手,说道:“我实话实说,你们两位我都得罪不起,我只能谁也不帮。”
常五娘说道:“韩谷主,你是料准我打不过东方亮,是不是?”
韩翔道:“两位最好莫伤和气!”
常五娘冷冷道:“韩谷主,既然你不肯帮我,那就让我死在你这里好啦!”说话之时,手上已是拈着一枚毒针,针尖对准自己喉头。
韩翔叫道:“五娘,千万不可!”
常五娘道:“我死了,免得令你为难,不很好么?哼,你不肯帮我,有人会帮我的!”
韩翔当然懂得她说的“有人”是什么人,心里想道:“她寻死觅活,也不知是真是假。但倘若她当真死在断魂谷,她的老相好唐二先生岂能不来找我的麻烦?”
要知四川唐家素有“天下暗器第一家”之称,“唐二先生”唐仲山正是四川唐家的人,他的哥哥唐伯山已经去世,唐家目前辈份最高的人就是他了。莫说韩翔惹他不起,各大门派的掌门人对他也得忌惮几分。韩翔没想到常五娘这样撒泼,不觉被她吓得慌了。
东方亮却是神色自如,淡淡说道:“五娘,你要抢走蓝玉京,不怕武当派的人找你算帐吗?”
常五娘装得神色凛然,亢声说道:“我死都不怕,还怕什么?” 东方亮嘻嘻笑道:“不错,死人当然是不用害怕的,但假如有人知道你不是死人呢?” (未完)

相关新闻

puisi

诗意

counter easy h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