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adful melody

六指琴魔289

他面向着叁人,说道:“我对老伴,曾罚下誓言,在我有生之日,定当护她墓穴。但如今,如果没有那七枝殉葬的火羽箭,便不能翦除六指琴魔,小娃子,你要在我生前,开墓取箭,绝无此可能,在我死後,我也管不着了,自然由你所为”

魔龙赫熹,才讲到此处,吕麟心头,如闪电也似,闪了两闪,情形已然大明,他满面皆是激动无比的神色,踏前一步,向着赫熹,双膝一曲,便跪了下来,高叫道:“赫老前辈不要如此,一定另有别的办法可想的!”
赫熹“哈哈”一笑,道:“小娃子,你已经完全明白了麽?”
吕麟仍然直挺挺地脆在地上,道:“晚辈已然完全明白了!”
赫熹笑吟吟地道:“你明白了什麽?”
吕麟正色道:“我明白了赫老前辈,实是惊天地,泣鬼神,顶天立地,第一好汉?”
赫熹脸上,现出了一丝笑容,吕麟忙又道:“但是赫老前辈,你何必轻生!”
端木红在一旁,见吕麟的态度,忽然转变,心中也不免奇怪。
但是她究竟也是一个绝顶聪明的人,暗想了一想,便已明白。
而烈火l祖师更是素知赫熹为人的性格,早在他掌掴吕麟之际,烈火祖师已然看出,那件事和他往昔行事不符,其中一定另有原因。
就在吕麟尚未全部明白之际,他也已经明白了赫熹想做些什麽。
他明白了赫熹的心意之後,在他自己的心中,却也起了极大的矛盾,一方面,他也不免对赫熹大起敬意,一方面,也却又有点高兴。
可是烈火祖师虽然行事骄横之极,终究不是穷凶极恶的妖邪之徒。
魔龙赫熹此际,所要做的事,确如吕麟所说,惊天地,泣鬼神,伟大之极。烈火祖师心中,不能不受感动。吕麟话才讲完,他接口道:“老赫,我知道你的心意,只要在你老伴墓前自尽,然後,再由得我们如何行动,是也不是!”
魔龙赫熹坦然一笑,道:“唯其如此,我才能不负老妻,也不负普天下武林中人!”
吕麟心情激动,眼中不自由主地流下了两行泪来!
刚才,他还以为魔龙赫熹,只是一个不顾武林命运的固执之徒。
可是此际,他已然知道,魔龙赫熹,竟是一个胸襟如此伟大,愿意牺牲自己性命,来完成对他妻子临死之际的诺言,又可以拯救武林命运的人!
吕麟自己,仁侠可风,自然更是敬佩侠义之人,他实是激动得一句话也讲不出来!
而且,吕麟还不知道,赫熹的这一决定,并不是经过什麽周详考虑的,而是他在当一听到“火羽箭”叁字的时候,便自然而然,立即作出了这样的决定!
所以,他才带自己去看他的宝库,那当然是为了要便世人明白,他宝库之中,藏有一些什麽宝物,只要能通过四十九煞通天秘道的,便可以取上其中的任何一件。也正因为他心中早已了决定,所以才又带自己,来到石坟的面前。
刚才吕麟被他掴两掌,心中十分愤恨,但此际,吕麟却觉得他下手实在太轻,自己将他和六指琴魔这样的贼相比,实应被他一掌击毙才是!
端木红的心情,也是一样十分激动,也道:“赫老前辈,老夫人已死,你如果轻生,她地下有知,只怕反要怪你!”
赫熹面色一沈,道:“小姑娘,这是什麽话,为人最要紧的,是不能言而无信,当年指天罚誓,如今因为怕死,便不惜曲言解释,这是最无耻的行径!”
端木红被他的一番话,讲得俏睑通红,再也说不出话来。
魔龙赫熹重又缓缓地道:“找深信火羽箭既得,那火弦弓,已然知道落在谁的手中,一定可以取得到的,若得六指琴魔可除,武运昌盛,我愿已足。刚才,我曾带你们看过我的宝库,库中所藏,无一不是武林奇珍,你们离此之後,可以代我扬言,有谁能通得过四十九煞通天秘道的便可任取一件!”
吕麟见他的意志,如此坚决,又想讲什麽时,赫熹衣袖一扬,一股大力,将吕麟托了起来,道:“你不要要插口,听我说下去!,一吕麟长叹一声,赫熹又道:“那宝库之中,本来共是八种宝物,如今火羽箭放在石坟之中,宝库之中,还有七件。”
端木红忍不住插言道:“那些东西,当真全是武林至宝麽?”
魔龙赫熹正色道:“自然,此际我也无瑕与你们详细言及,老烈火一定知道来历。”(未完)

相关新闻

puisi

诗意

puisi

绿意

counter easy h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