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udang Yijian

武当一剑159

慧可看见蓝玉京还能够使出这样精妙的剑法,一面固然是喜出望外,但在喜出望外的同时,也不禁暗暗叫了一声“可惜!”心里想道:“这孩子的聪明,确是异乎寻常,只可惜毕竟还是欠缺了一些经验,要是他稍待片刻,迟些发难,待这妖妇走到他的身边,这才攻其无备,那就有望脱险了。”

常五娘惊疑不定,仗着身法轻灵,闪到屏风后面。
慧可的昏眩之感越来越甚,连忙叫道:“擒贼擒王。”
在断魂谷中,以韩翔为主,要是能够制服韩翔,作用当然要比拿着常五娘更大。韩翔武功不及常五娘,制服韩翔的机会也大一些。
慧可看出了这一点,蓝玉京亦已想到了。当机立断,立即就向韩翔扑去。
韩翔一招“弯弓射雕”,指插蓝玉京臂弯的三羊穴,蓝玉京剑锋反削,韩翔喝声:“来得好!”盘龙绕步,大擒拿手法使出,反扭蓝玉京的手臂。蓝玉京招数已经使老,看来是躲不过他这一擒拿了。这并非韩翔的武功比常五娘还好,而是因为看见常五娘吃了亏,早有准备之故。
不过,究竟还是旁观者清,正当他以为可以取胜的时候,忽听常五娘叫道:“谷主,小心!”
话犹未了,蓝玉京的剑锋,竟然在看来没回旋余地的形势下抖起剑花,从韩翔意料不到的方位突然刺到!
百忙中韩翔一个大弯腰、斜折柳,额角几乎贴到地上,饶是他闪避得快,避开了要害,蓝玉京的剑还是刺着了他。
韩翔只觉颈背一片沁凉,不由得寒透心头,心道:“我命休矣!”但出乎他的意外,并不感到疼痛,原来蓝玉京这一剑几乎贴着他的肩头削过,只是削去了他的一片皮肉,蓝玉京也不禁倒吸一口冷气,心道:“要是我多两分气力就好了。唉,真想不到我竟然已是如此不济!”
韩翔一个懒驴打滚,滚出了数丈开外,只听得常五娘笑道:“谷主,别慌,这小子已是无能为力了。”韩翔站了起来,只见蓝玉京果然还是站在原地,并没上来追斩。不过,他已是惊弓之鸟,却又怎敢向前?
常五娘从屏风后面走了出来,柔声说道:“京儿,我不会害你的,只要你认我作干娘,我非但可以救你出去,还可以把解药给你。”蓝玉京只觉脑袋如坠铅块,沉重非常。只想倒头便睡。他强力支持,斥道:“你,你这妖妇,你杀了我,我也不能……”
话犹未了,只听得“咕咚”一声,慧可大师已是像一根木头似的倒了下去,原来他看见蓝玉京中的毒已经发作,断了指望,一口存在丹田的真气登时涣散,再也支持不住了。蓝玉京嘶声叫道:“慧,慧可大师……”他没听见自己的叫声,他已经是叫不出来了。他隐隐听得常五娘的叹气声,常五娘在说:“唉,你这孩子真是不知好歹!”他眼睛一黑,跟着也就晕倒了。
常五娘笑道:“韩谷主,这次他们的昏迷不会是假装的了,你放心吧。”
韩翔甚是尴尬,勉强笑道:“这孩子聪明胆大,说实在话,不但五娘你喜欢他,我虽然给他刺了一剑,也还是舍不得伤他呢。”
常五娘哼了一声道:“闲话少说,言归正传,我帮了你这个忙,你怎样报答我?”
她本来是等待韩翔自动把蓝玉京交给她的,不料韩翔却默不作声。
常五娘心中着恼,暗自想道:“你分明知道我喜欢这个孩子,却又故意装糊涂!最少你也得说一声:你喜欢什么就拿去好了。”
心念未已,忽听得有人说道:“还有我呢!”
声到人到,从屏风后面走出来的那个人竟然是东方亮。原来在那个假山洞内,是有一条地道可以通到这个环翠阁的。
“五娘,你的手伸得好长啊,伸到这里来了。佩服,佩服!”东方亮道。
常五娘冷冷说道:“我也有值得你佩服的么?”(未完)

相关新闻

counter easy h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