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adful melody

六指琴魔288

魔龙赫熹一听得他讲完,便自身形晃动,厉声道:“想走!”
吕麟应声道:“不走何待?”

赫熹冷冷地道:“你想到哪里去!”
吕麟也冷冷地道:“天下之大,哪里不能去?”
赫熹一声怪笑,道:“你可是想去广邀高手,再来此处,与我为敌!”
吕麟被他一言道中了心事,也不禁暗吃了一惊,立即大声道:“不错!”
魔龙赫熹“哈哈”大笑,笑声震得四面山谷,尽起回音,道:“小娃子,我不信你能请得可以与我为敌之人!”
吕麟沈声道:“六指琴魔挟八龙天音之技,声震遐迩,武林中人人趋避,我尚且要与之为敌,何况……”他只讲到此处,赫熹面色一变,道:“何况是我,是也不是!”
吕麟又昂然道:“不错!”
他这里“不错”两字才一出口,猛地觉出眼前掌影一闪,心知不妙,连忙想要避开时,赫熹出手如电,只听得“拍”.“拍”两声,他双颊之上,已然被赫熹各掴了一掌!
那两掌,用的力道,当真不小,吕麟自从食了七色灵芝之後,功力大进,一被击中,体内真气,自然而然起而与之相抗。
但饶是如此,他两边脸颊,也肿了起来,热辣辣地生痛!
吕麟在感到自己避不过去之际,索性一动也不动,脸上被掴了两掌之後,仍然是昂头挺胸而立,眼中的卑夷之色,更是强烈!
赫熹打了吕麟两个耳光,还像是馀怒未息,叱道:“好小子,你这两巴掌,捱得一点不怨,谁叫你拿我,和六指琴魔这类贼相比?”
端木红在一旁,见吕麟捱了两巴掌,芳心如割,忙道:“吕公子,我们要走,就快点走吧,又何必在此久留?”
赫熹喝道:“住壁,谁也不准走!”
烈火祖师一直在旁边冷旁观,一声不出,此际冷冷地道:“连我也不准走麽!”
赫熹并不理他,突然仰天一声长叹,身形一幌,来到了墓前,在墓前的一张石椅之上,坐了下来,面色严肃,向着吕麟,道:“你年纪虽轻,胆气却壮,实是武林之中,罕见的佳材,只是血气太刚,尚宜戒之!”
吕麟“嘿”地一声冷笑,算是回答。
魔龙赫熹仍然自顾自道:“忠言逆耳,我的话你听不听在你,说不说在我!”
吕麟身子一转,道:“端木姑娘,我们走吧!”
端木红连忙来到他的身边,两人正待离开时,忽然魔龙赫熹听得,一声长吟,喝道:
“火羽箭尚未取到,你们两人,便想走了麽?”
吕麟一听,心中不由得莫名其妙,倏地转过身来,望住了赫熹。
魔龙赫熹站起了身来,绕着石墓,缓缓走了一遍,在每一块岩石上,都小心地拂拭抚摸了一遍,像是对待心爱的宝物一样。
烈火祖师.吕麟和端木红叁人,俱都不知道他想做什麽,一齐站着看他。
只见赫熹走了一遍之後,叹了一口气,自言自语地道:“老伴老伴,在你生前,我只愿钻研武功,对你确是十分冷落。等到我想兴你亲热之际,你已然撒手尘寰了!唉!”
他讲到此处,顿了一顿,续道:“你临死之际,曾说我们两人,杀人甚多,在生之际,仇家不敢来寻仇,难保死後前来愤,要我在有生之年,千万不能让人来惊动你的墓穴,我当时便答应了你。如今,我的确也做到了当日的誓言!”
吕麟听到此处,又不禁发出两下极为轻屑的冷笑声来。
端木红伸手,在他的手心,轻轻地握了一下,示意他不要再乱说话。
而魔龙赫熹,对於吕麟这两声大是不屑的冷笑声,竟像完全不曾听到一样,继续自言自语,道:“你石墓之内,也经我苦心经营,就算有人入内,也不免被困在其中,这也是我对你的一番心意。在我活着的时候,当然不能让人来惊动你。但是人寿几何,谁能免去一死,在我死了之後,再有人来惊动你,我却无能为力了,老伴,九泉相见,你也不致於怪我照顾不周罢!”
吕麟一直在用心听着赫熹的自言自语,一听得赫熹说到後来,口气极是奇怪,心中已然猛地一动,暗忖莫非自己错看了人?
他刚始明白了事情的一点真相时,赫熹已然,转过身来。(未完)

相关新闻

counter easy h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