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genang punulis asal Binjai

忆民礼写作者钟觉林/小市民

晓星

每当手表出现一些小毛病,就自然而然地想到了钟觉林——修表是他的拿手好戏。

每当身体出现一些小状况,也自然而然地想到“请教”钟觉林棗虽然他不是中医师,但他有好些同学是中医师,“耳濡目染”之下,加上他勤于收集“病例”并一一记录“备用”,因此他多多少少懂得一些中医治疗的“皮毛”。比如,某次我嗓子沙哑,喉咙疼痛,找了西医治不好,向他“请教”,他叫我到中药房买胖大海、金银花、麦冬等一起泡茶饮用,果然一试就灵。

他深谙养生之道,晨运是他每天的功课,他晨运步行回来必经过我家店铺门口,若我恰在看守店铺,他就会止步和我寒暄几句。但自新冠肺炎在本地蔓延开来之后,他中止了晨运,但我们之间的联系仍靠着WA维系着。

钟觉林喜爱写作,他常在棉兰各大报刊投稿,以“小市民”的笔名发表。他写的小说一般上都是以发生在周遭的事件作为素材,很少虚构,因此,他的作品贴切现实,接地气,很有亲切感,我们时常可以在自己身边找到作品里的角色,或与社会上刚发生的某件事相吻合。

除了写作之外,钟觉林还酷爱画画,他的画作虽称不上是“上上之作”,但在我们这些对画画这门艺术“入世未深”的欣赏者来说,他的画作是相当不错的。

他完成了一副画作,就会把画摊开来,向我解说他如何构思,如何下笔,他前后共撕掉了几张宣纸才完成,完成后他就投去《好报》。可惜两个多月前《好报》停刊,就没再听他说过有新的画作。

 

2020年6月8日(星期一)我和双飞燕到民礼致公殡仪馆悼唁钟觉林的逝世时,她女儿说刚在上个星期五,她爸爸打电话叫她来民礼小住数天。她在当天就带了两名孩子来民礼住下,就和她爸爸睡同一间睡房。

她说:“几天来,爸爸没有什么病痛,也没有什么异常行为,星期日我爸和我孩子玩了一阵后就睡觉了。真想不到,爸爸就此与我们永别!”

钟觉林的儿子昌宏说:“爸爸一向以来注重养生,每天都按时嗮太阳、按时运动,而且不随便乱吃。大约一个多月前,爸爸泻肚子,找了医生,吃了药后,他又蒸玉米吃,吃后,他很高兴地说,他拉出的粪便已不是稀粪,他认为这表明吃玉米有助于止泻,我们完全没想到爸爸会突然这样地‘不辞而别’。”

钟觉林的好友吴永美说:“我和钟觉林每天都WA聊天,直到星期日晚上,也就是他逝世的前一晚,他还给我WA,不过我睡着了,没有读到他的来信。今天早上一得到噩耗,也才看到他的WA来信,可是,我已经没有办法给他回信,我只有在他的遗体前打开了手机让他看,相信他的在天之灵能够读到。”

钟觉林女儿说,她在星期一早晨六点左右,看到她爸爸双脚对着门口躺着,没什么异常;在8点起身她要下楼开店做生意时,她看到爸爸已经换了一个方向躺着,双脚不再对着大门口,也没什么异常。她觉得爸爸睡觉时移动了身子,并不以为意,就下楼帮助弟弟开店营业了。

她说,爸爸晚间时常醒来,一般上醒来之后又再睡下,所以不会那么快下楼,大约8-9点才会下楼。星期一那天迟迟没见到爸爸下来,大家都心想让爸爸多睡会儿,别去打扰他,一直到十点,还不见爸爸下来,她就上楼去看,她叫了几声爸爸,爸爸都没有反应,她有点慌了,急忙去探爸爸的鼻息,已经没有呼吸,同时爸爸身体也凉了,不过关节还未僵硬。

昌宏急忙驾车送爸爸去医院,但已回魂乏术!

别时容易见时难,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间。

完稿于2020年6月12日

相关新闻

counter easy h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