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udang Yijian

武当一剑158

“常五娘,原来是你下的毒!”慧可喝道。他的声音充满愤怒,但也在颤抖了。
常五娘得意之极,娇声笑道:“你现在该知道是错怪了老韩了吧?嘿、嘿,若不是老娘亲自出马,焉能令得你这样的顶尖高手着了道儿!”

慧可忽道:“老衲栽在你的手上还算值得,但却尚有一事不明,想要请教。”
常五娘更为得意,笑道:“多谢大师抬举,你想知道何事?”
慧可道:“酒中无毒,我想知道你是怎样令我着了道儿的?”
一个人做了自认为是“得意的杰作”,那是唯恐别人知道得不清楚的,慧可这一问,正是抓到了她的痒处,常五娘笑道:“我若不告诉你,只怕你死了也要做个糊涂鬼。下毒有如武功,不拘一格,你以为是只能下在酒菜之中吗?我告诉你,你一踏进这个地方,就已经开始中毒了。”
慧可道:“这我就更加不懂了,那时,你人尚未到,怎能下毒?还有,什么叫做开始中毒?何以我毫无知觉?”
常五娘笑道:“你未免太不小心了,你有没有留意一件事情,你来的时候,尚未入黑,但在这亭子的四角,已经点起了蜡烛?”
慧可瞿然一省,说道:“这四根蜡烛有毒?”
常五娘道:“对了,这蜡烛混合有七种迷香的香料,奇妙之处在于,混合之后,毫无特别的气味,所以才瞒得过像你这样的大行家。”
她顿了一顿,继续说道:“药性是慢慢发作的,蜡烛多烧一分,你中的毒就多一分。初时你绝对不会发觉,但一到你发觉的时候,任你有多好的内功,也都不能驱毒了。高深的内功,只能拖迟你昏迷的时刻,但你越运功抵御,毒就中得越深。不信,你现在就可一试,你能不能发出真力。”
慧可之所以要向她“请教”,用意就正在拖延时刻,希望能够运功驱毒的。但现在他用不着试,已经知道常五娘说的不是虚言了,他的腹内像是空荡荡的,非但不能将真气导入丹田,反而越来越感觉像是要“虚脱”了。
常五娘笑道:“你好好歇歇吧,念在相识多年的份上,我不会要你的性命的。我要的只是这个娃儿。老韩,我帮了你这个忙,这姓蓝的娃娃你可得让给我了!”
韩翔道:“我要娃儿干什么,就只怕有个人不肯。”
常五娘道:“谁?”
韩翔道:“东方亮。”
常五娘冷笑说道:“这里轮得到他说话么?”蓦地想起,东方亮已经在韩翔掌握之中,因何他还说这样的话?她心念一动,便道:“好,我现在就将这娃儿带走,免得要跟别人争夺。咦,不对……”
蓝玉京本来是状若昏迷,伏在桌上的,此时突然跳了起来,只听得卜通、卜通声响,在他旁边监视他的那两个韩翔手下,已经跌了个四脚朝天。
原来韩翔的酒虽然没有毒,但在喝酒之后,吸入那燃烧着的蜡烛所散发的毒气,毒就会散发得快一些,因此当慧可发觉自己中毒之时,蓝玉京也不过是开始感到昏眩而已,并没有完全昏迷的,另一个他中的毒比慧可更迟发作的原因是,虽然他的内功造诣远远不如慧可,但他练的是无相真人所授的正宗内功心法,胜在一个“纯”字,他假装昏迷,放缓呼吸,中的毒就发作得更慢了。
说时迟那时快,蓝玉京已是拔剑出鞘,向常五娘刺去。常五娘哪里将他放在心上,挥袖一拂,柔声笑道:“我对你乃是一番好意,你可别……”话犹未了,只听得“嗤”的一声,她的衣袖竟然给蓝玉京那闪电般的快剑,削去了一幅。
常五娘这才大吃一惊。不解怎的相隔不过一个月,蓝玉京的剑法竟然精进如斯?她哪知道,蓝玉京在这一个月当中,不但得到了东方亮的指点,而且还曾经在少林寺中,先后看到了东方亮和圆性、圆真等高僧比武,以及慧可和少林寺达摩院的首座长老本无大师比武,虽然他们比的不是剑法,但一理通百理融,蓝玉京此际的武学造诣,早已是今非昔比了。(未完)

相关新闻

puisi

诗兴

counter easy h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