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adful melody

六指琴魔287

吕麟的性格,何等倔强,此际他心中虽是骇然,但是他自己的主意,却绝不动摇,後退了一步一挺首,道:“不如此,何以取得出火羽箭!”

魔龙赫熹又是一声怪啸,叱道:“好大胆的小子!”手臂挥处,五指如钩,竟向吕麟当胸抓要!
吕麟万万想不到,魔龙赫熹,话未讲完,竟会对自己出手攻袭!
他和赫熹两人,本就相隔只有丈许远近,赫熹的功力,何等深厚,那一抑,才一发出之际,一股大力,已将吕麟全身罩住!
吕麟骇极,身形一拧,便想向後退出时,赫熹那一抓,虽然是向前面发出,但是那股大力,却前後左右,一齐将吕麟包没。
吕麟在一拧身间,竟如置身於一种极韧胶质之中一样,身形凝滞!
本来,他这一拧身,少说也可以闪出叁丈开外,可是如今,却只向两旁,移动了半尺,便已然被那股大力所阻,不能再向前去。
而魔龙赫熹出手,何等之快疾,电光石火之间,那一抓已然要劈胸抓到!
吕麟明知自己不是赫熹的敌手,但形势若此,他却也不得不还手,连忙运转真气,扬起右手中指,一式“一柱擎天”,已然疾发出!
他在手臂扬起之际,也有一股大力阻住,不如平常那样,挥洒如意,但是他却终於在赫熹的那一抓,尚未抓到之际,还了一招。
那一式“一柱擎天”才一发出,轰然指风之中,赫熹所发的大力,居然也被吕麟那股至阳至刚的“金刚神指”之力,冲开了一个缺口!
吕麟紧接着,身子再向旁闪动时,向外逸了出去。
而在他刚一逸出际,赫熹五指,已然收拢,只听得“叭”地一声,他那一抓,正抓在一块大石之上,那块岩石,应手粉碎!
吕麟虽然勉力避开,可是已然面色发白。
他知道,若是在自己避开之际,魔龙赫熹一个转身的话,那一抓之力,只怕自己仍然禁受不住!只见赫熹满面怒容,道:“谁再言及开坟取箭的,这块大石,便是榜样!”
吕麟一向旁逸出,端木红便立即来到了他的身旁,关心之极地问道:“吕公子,你没事麽?”
吕麟惊魂甫定,想起刚才的情形,自心有馀悸,答道:“我没有什麽!”
他一面回答端木红的话,一面向前,踏出了一步,面上现出了一个极其坚决的神色,刚好此际赫熹也转过身,向他望来。
从赫熹眼中所射出的光芒,是如此之慑人,端木红只是被他眼角之中,馀芒所及,便已然几乎身形不能挪动分毫。
吕麟为他如此迫视,心中当然也是极其吃惊,但是他一想到,自己所坚持的事情,理直气壮,他顿时胆气壮了不少,朗声发话道:“赫老前辈,然则只有听凭六指琴魔,荼毒武林了!”
他讲到此处,略顿了一顿,赫熹倏地身形耸动,向他跨出了一步。
吕麟仍然是身形凝止不动,续道:“六指琴魔,继续仗着八龙天音,横行不法,有多少人要为他所害,赫老前辈,岂是不知?”
赫熹一字一顿,每一个字,均犹如半天响起了一个焦雷,声势之盛,实是难以言喻,他道:“我自然知道这一点!”
吕麟向那块被赫熹抓得粉碎的大石,指了一指,朗声道:“然则,这块大石,未免碎得冤枉!”
吕麟借石发,分明是在指责魔龙赫熹刚才出手的不对。
一旁端木红,又自花容失色,娇呼一声,道:“吕公子,讲话当心些!”
吕麟哈哈一声长笑,道:“端木姑娘,你此言差矣,我为普天下武林人物说话,虽死何借?”
魔龙赫熹发出“嘿嘿”两下冷笑,道:“小娃子,你好大的口气哇,但是你却死了也是白死,那块石头,碎得一点也不冤枉!”
吕麟刚才,在魔宫之中,看赫熹的情形,完全是为着整个武林的命运着想,一副慷慨激烈的情状,令得吕麟心中,大是敬佩。
可是此际,魔龙赫熹的态度,却令得吕麟心中,大起反感!
虽然他知道赫熹武功极高,自己根本不是他的敌手,而且,要算起辈份来,赫熹比他,要高出两辈,但是他心中既然生出了卑视之感,他乃是正气凛然的人,却不会矫揉做作,掩饰自己的感情,当下也是“哼”地一声,道:“好!既然如此,端木姑娘,咱们走吧!”(未完)

相关新闻

puisi

诗兴

counter easy h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