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rpen  Sahabat

好朋友

           慧川

十八岁的那一年,失学,迷惘无措,在黯然神伤而又无所事事时的日子里,百无聊赖的随着几个朋友结识了你——黎。些微的惊艳;好一付容颜,浓眉亮目,高挺的鼻子,清晰丰盈的双唇,身型挺秀,长发中分而扎向肩后。你是主人,首先伸手和我们逐一紧握,紧紧的、沉沉的,用浑圆的声音边笑着说:欢迎!友谊从此开始。

友谊,离不开性格的接近,心灵的投合,相互的赏识,真诚的信赖。同龄的我们,没有推波助澜的催化已把对方擁为自己的知己。真怪,我们从来不曾争执,看待问题处理事端总是走在一个节拍上。我喜欢,十分喜欢你坦荡的心胸,女孩子一向的小心眼,你的身上没有。你的父母,总纵容的让我们这双好朋友天南地北地豪笑干云 ,不曾责备我们的放肆;而我颇多挑剔的家人,偏是对你和颜悦色,不动声色的偏爱。在那还是青苹果般羞涩的青少年时代,你已掮起家庭重担,尝试创业。我们一起策划未来,我教补习、学中医,你在巴刹开档卖成衣。自此以后,长长的白昼都属于我们的奔忙,日落黄昏的漫漫长夜才拥有沉思的天地。对着你清朗玲珑的神韵笑靥,恰似清灵的流水舒畅了艰难生活的褶皱,斑瑕的世界依然是美的。深宵共枕谈心,倾吐彼此的欢乐和理想。双方的父母都欢迎两个小女儿到彼此处留宿共话。夜半私语间,淘尽心中事,总近凌晨,才依依不舍的翻身睡去。

岁月如水淙淙流去,青春仿佛只是片刻的驻足。少年时曾经经历的烽火年代,几许悲欢,同学友朋四分五散,多少变更,几番辗转,亲爱的人们却已遍及五湖四海。苍茫大地,呼唤也是难于得到回响。其中有你,有我,婚嫁,成了我们流浪的开端。在故乡的田园曲终人散,你我都远离了家园。我在南印度洋本岛的港湾上,你却远嫁南太平洋的富庶岛国去。还记得临别前彼此的叮咛和祝福,没有什么比赤手空拳的创业艰难。家庭刚刚建立,你我都全心全力的付出、投入。爱我们的生活伴侣,开拓属于自己的天地。远离父母、亲友,那是你我一样的胆识,可嘉的勇气。

廿多张的圣诞卡,每一张都附上殷殷的祝福。今年,你告诉我孩子上大学了,我的孩子亦是。我们的下一代看不懂妈妈的好朋友来信中的方块字,只知道它是十分悠久而优美的文化,妈妈总以它为骄傲。而孩子们啊,他们是属于世界的,无分国界的新科技一代,比我们出色。

想问问你,几十年的奋斗累不累?为他人而奉献是一种荣誉,不歇的努力肯定我们是有用的人。记得“能者多劳”那一句话,你我忙碌各异,我忙中有闲,你却分秒不能自己。“华人餐馆”全世界无处不在,你这馆主双肩力鼎,劳力又劳心,施展锅里乾坤,真是当初始料未及的。

而我,攀着少年时的梦,继续去探索生命的意义,远离繁华和浓烈文化气息的大都市,生活到基层纯朴善良的渔耕民众当中,倾听他们的心跳,细按他们的脉搏,对着黝黑的脸庞和烈日曝干的肌肤,毫无嫌弃鱼腥和臭汗的理由,毕竟是他们,提供了鱼虾五谷和瓜果蔬菜,供养着亿万人。他们交过来自己的病痛和生命,让我战兢慎重的去为他们谱写健康之曲。沾着浓浓的乡土味,宽阔的大自然依然在我眼前,心中。我相信你依然喜欢今天的我。

友谊的织锦已经历了万里长程,一路来心灵并不孤寂,为一生中拥有的好朋友,深深庆幸,未来的日子,又会更好。此生,是无所遗憾的。

相关新闻

counter easy h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