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ak perusahaan

分公司

  新加坡     青如葱

老林走了,他在慢跑时心脏病暴发,来不及抢救,结果走了。

老林不过六十来岁,但因为经常运动,加上保养得好,看起来只有五十上下的光景。他的突然逝世,令许多亲友感到愕然。当然最难于接受的,莫过于他的未亡人。

林太太按捺住悲痛的情绪,在处理着老林的丧事。还好她的两个儿子均已长大成人,大儿子原本打算明年结婚,可惜老林来不及喝这杯媳妇茶,大家都说老林福气薄,但老林留下的财产,却让林太太痛苦的心灵有了些许的安慰。

林太太身边围绕着吊唁的亲人,大家的话题离不开老林的如何暴毙,林太太应该如何的节哀顺变;但大家更热衷的话题却是老林的那家“女佣介绍所”该由谁接管,还有一些屋子和遗产,该怎样分配。这些原本是丧家的家务事,突然都摊开在亲友口中公开地谈论着,每个人纷纷提供意见,仿佛都成了遗产分配专家。

林太太唯唯诺诺地应酬着,眼角却瞥见一个长发标致的泰国女人,带着一个稚龄的小男孩踟踟蹰蹰地来到灵堂前,突然放声大哭起来!众人都被她突如其来的哭声吓了一跳!

经过一番诘问,才发现这个女人原来几年前曾经在林家帮佣,但不到三个月老林就把她送回泰国去,原因是嫌她工作手脚不伶俐。

不久,老林就告诉太太,他和一位友人在泰国开了一家女佣介绍分公司,经常得两地跑,察看业绩。林太太也曾跟随老林到那边的公司巡视过,办得还有模有样。于是林太太也就不疑有他,只是心疼老林得两地奔波,所以常常炖补品给他喝。

如今这个女人闻讯从泰国赶来奔丧,还带了个萝卜头说是老林的亲骨肉,林太太一时间恍如晴天霹雳,根本不能置信也不能接受!

此时亲友们众口纷纭,有的说要用老林的DNA来检测小男孩的身份,有的说孩子长得活脱脱就是老林小时候的模样,根本不用什么DNA来验定;也有的说这女人名不正言不顺的,老林的财产大可不必被瓜分。但在大家怜悯的眼光中,林太太却解读到他们眼中的另一个讯息:你真是个笨女人!

心烦意乱的林太太一时间不知所措,幸亏两个儿子把泰国女人暂时安抚了。在灵堂前的林太太对着丈夫的遗照,心情尚在起伏不定间,这时却又有一个大腹便便的印尼女佣走上前来,指着自己的肚子,用不流利的英语对林太太说:“Mdm,this is Sir’ baby!”

林太太脑子里“轰”的一响!她怔怔地问自己:“老头什么时候在印尼也开了一间分公司?”

 

相关新闻

counter easy h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