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genal penyair Wang Guo Zhen

认识汪国真

锺逸

 

《好报》于4月28日的《报道》版上刊载了一篇题为:那些年我们一同追过的诗•缅怀中国现代诗人汪国真的文章。有些喜欢诗的朋友对汪国真这位中国诗人还觉得陌生,希望《好报》能更深入地介绍这位诗人和他的作品。

2009年,我和内人沈华英到中国陕西“寻秦”并捕捉“长恨歌”余韵时,在西安市新华书店买到一本《汪国真诗文集》。当时,我确实还不大熟悉这位比我年轻了10来岁的诗人,只是曾经在网上读过他的几首经典名作。

在那本书里,首先看到的是汪国真的墨宝:

气势恢宏上海,堂皇富丽锦江。

一条黄埔水流长,无数玉兰绽放。

浪漫豪华班地,古琴雅韵竹园

蓝天旋转尽欢颜,谁可与春争艳?

 

这是他填的一首《西江月》,以狂草书成,真的像他词里开头的那句气势恢宏。

这本诗文集由汪国真大学时的同窗挚友蔡少岩代序,他介绍说:……汪国真就是这样一位性情中人。虽说并非每个性情中人都能写诗,但会写诗的性情中人必有好诗,则是毫无疑问的。

汪国真的诗文清新、流畅而简约,书卷气弥漫其间。假如说真诚是汪国真的品格,那么儒雅便是他的气质。汪国真的诗抒写爱情、友情、亲情,既非如泣如诉之哀 怨,亦无呼天唤地的诉求,而是蕴藉、潇洒、坦诚而又善解人意的诗人心曲。汪国真的诗之所以能打动众多青年读者的心,一方面是诗人的人格和艺术魅力,另一方 面也是年轻人呼唤真诚、渴望理解的心灵感应。

 

汪国真的真诚,则体现了当代年轻人的特色:情迷而意不乱,不卑不亢,潇洒走一回,得失泰然处之。

 

他写亲情直抒胸臆,憨态可掬;写友情充满理解与宽容,坦然而厚道,温馨怡人;写爱情缠绵处细而不腻,得意时喜而不狂,失意时则有如秋水微澜,虽有感慨,但 绝不凄迷伤感,绝不怨天尤人,绝不顾影自怜,而是豁达者的自我宽慰——这就是我所认识的汪国真:一位善解人意而又温文尔雅的”秀才“,一位此生注定要”命带桃花“的”秀才“。他和”她“或眉目传情而互诉曲衷、心心相许,或灵犀一点而心旌神摇、魂牵梦系,或斩断情丝各分东西......汪国真都拿得起放得下,其风度可谓:风流潇洒而飘逸。

 

 

在网上博客可以读到许多有关汪国真的评语,但由他的同窗挚友(在暨南大学一年级时,两人还是同宿舍的室友)写来,无疑更是真实中肯。

 

与汪国真同一时代的诗人,对他的作品褒贬不一。有人说汪国真的诗不够含蓄,不耐咀嚼,没有回味的空间,甚至批评他说,跟诗人的标准还有一定的距离。然而,更多爱好新诗的人却鼎力支持他,说正是因为他的诗歌写得明白简单,又时常有些哲理的句子蹦出来,所以易于流行,能够成为那个年代流传很广的诗歌。汪国真本人分析过自己的诗歌能够一直流行的原因,是通俗易懂,不写花里胡哨的;容易引起共鸣;经得起品味。

中国现代诗坛认为,汪国真的诗就像山间的溪水一样清澈,他的诗跟他的人一样很纯真。所以,汪国真的诗是那个时代的一个符号。汪国真的诗作简单明了,有很多类似”格言警句” 的句子,其中包含很多对人生的感悟,对人起到了激励的作用,他的诗歌在当时影响了很多没有形式诗歌阅读习惯的普通民众。

文坛也认为,汪国真的诗与席慕容的诗、三毛的散文以及琼瑶的小说,代表着人们对那个年代大众流行文化的记忆。”

多才多艺

汪国真,1956年6月22日生于北京,祖籍福建厦门,1982年毕业于暨南大学中文系。大卫和叶匡政在采访中都介绍到,汪国真的一生是”诗意” 的一生,他多才多艺,除了是一位诗人,还擅长书画、作曲。

汪国真的一些书法作品被镌刻在张家界、黄山、五台山、九华山、桂林芦笛岩等几十处名胜风景区。2011年开始,他的字画陆续在保利、嘉德、瀚海等顶级拍卖公司拍卖。后来,汪国真开始音乐的研究和创作。出版音乐(舞曲)专辑《听悟汪国真——幸福的名字叫永远》;担任中央电视台《音乐擂台》歌手比赛评委;出版自己作曲的《小学生必修80首古诗词曲谱》一书等等.

谈到汪国真的诗,诗文集第一辑《这就是爱》我看到了作者对爱情的赏析。他在《两个人的故事》里写道:

 

如果你是一本杂志

赏心悦目的封面

我便是这本杂志

深沉浑厚的封底

那中间厚厚的

是我俩的故事

写满了我们的

忧愁、欢乐、追寻、希冀

 

我们亲密地联在一起

这些故事是那样诱人

如果我们一旦分离了

诱人的故事

便会被降价处理

 

是的,这首诗无所谓含蓄,就像面对着爱侣耳语那样,但是,诗里文字结构散发的真挚情感,却那样紧叩读者心扉。

 

同辑有一首 《我的心你可懂得》

 

乍看题目,觉得有点像台湾歌星童安格的《你不懂我的心》。但细读下去:

 

我的心你可懂得

爱上你我却不知怎样诉说

想说的愿望折磨我的心

说不出口让我的心受折磨

爱情真是一道难解的题

怕说错 更怕错过

 

我的心你可懂得

就像春风理解那满山花朵

我的心你可懂得

就像秋日眺望那遍野田禾

爱情真是一个难解的谜

怕错过 也怕猜错

 

蓝天上白云轻盈飘过

那里有我深深的寄托

夜空里繁星晶莹闪烁

那里有我心海波光折射

走近你并非因都是天涯行客

数尽缤纷心中只有一道景色

 

这是爱的告白:怕说错 更怕错过。

 

我本人喜欢汪国真的一首 《告别,不是遗忘》

 

我走了

不要嫌我走得太远

我们分享的

是同一轮月亮

 

雨还会下

雪还会落

树叶还会沙沙响

 

亲爱的

脚下可是个旧码头

别在上边

卸下太多的忧伤

告别,不是遗忘

 

他也给那个时代的年轻人的爱情做了一个速写:

 

《前边,有一座小桥》

 

你也沉默

我也沉默

我们中间有一条

无名的小河

默默地流着

 

你也不说

我也不说

任凭思念的白云

从河面上

悄然飘过

 

还是走吧

前边,有一座小桥

在河面上架着。

 

还有一首《默默地情怀》唱响了那个时代的爱情。

 

总有些这样的时候

正是为了爱

才悄悄躲开

躲开的是身影

躲不开的 却是那份

默默的情怀

 

月光下踯躅

睡梦里徘徊

感情上的事情

常常 说不明白

 

不是不想爱

不是不去爱

怕只怕

爱也是一种伤害

 

这首诗很美,还押韵呢。

在那个谈情说爱也担心被扣上“小资”帽子的时代,汪国真这首诗便是时代的钟声回响。

 

不管别人如何看汪国真的诗,不管他诗的语言是否不够含蓄。但无可否认,他确实是曾经擎起一个时代青春阵营的大纛的诗人,我由衷敬佩他。

 

相关新闻

counter easy h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