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adful melody

六指琴魔286

两条人影,宛若两缕轻烟,疾升上四丈高下,才各将身子,略略一斜。
就在那一斜之势,他们已然转过了身来,背贴在石壁之上。

他们的脚下,连可供着力的小石块都没有,可是他们背贴在石上,非但不向下掉来,而且,随着身子的轻微扭动,“刷刷刷”地向上升去,片刻之间,便又上升了四五丈。
吕麟和端木红两人,在下面仰头上望,见到了这种惊世骇俗的轻功,两人皆口定目呆,连气都透不过来!端木红本身的轻功造谐,已然颇高,但是这种“壁虎游墙”的上乘轻功,若不是本身内功,已到炉火纯青的地步,怎能使得如此出神入化?
只见烈火祖师和魔龙赫熹两人,不断上升,却始终是齐头并进。
眼看离峰顶,已然只有七八丈的距离,烈火祖师突然双掌在峭壁之上,用力一按,整个身子,就在那一按之势,离开了峭壁,向外直翻了出来。
吕麟和端木红两人,正弄不懂烈火祖师此举,是何用意间,只见烈火祖师在向外翻出之後,双臂一振,一个筋斗,身子倒了转来。头下脚上,向上疾掠起了两丈高下,又才一个筋斗,翻过身来,背部仍然贴在石壁之上,重又向上升去!
这一下变化,端木红和吕麟两人,若非亲见,哪敢相信?
两人呆了一呆,忍不住大声叫起好来,只见烈火祖师在那一翻之间,已是比魔龙赫熹,快上叁尺,赫熹的面容,颇是紧张,身子上升得更快,片刻之间,又赶上了两尺!
而此际,离峰顶已经只不过丈许,烈火祖师面现得色,以为自己一定可以赶在赫熹的前头,怎知就在此际,只听得赫熹,陡地一声长啸。
啸声清越,响遏行云,啸声中,只见他的身子,竟然不再微微拧动,向上面疾滑而出,啸声未毕,他已然赶过了烈火祖师,在峰顶站定。在他身形,尚未站稳之间,烈火祖师也已到达,其间相差,只不过电光石火,一刹那的工夫!
只听得赫熹的声音,自上传了下来,道:“侥幸!侥幸!”
而烈火祖师则愤然道?“老赫,你最後那一式,是什麽功夫!”
赫熹道:“这是我早年所言的“泥鳅功”,本来是不登大雅之堂的功夫,想不到竟在此际,占了便宜,当真意想不到。老烈火,你那凌空而翻,可是“青鸢功”麽?恐怕世上再也没有人,及得上你了!”
烈火祖师听得赫熹反称赞他,语意才平和了些,道:“好说!好说!”
在山峰下的吕麟和端木红两人,也各自展开“壁虎游墙”功夫,向峰顶升去。
但是他们两人,比起刚才烈火祖师和魔龙赫熹来,却大是逊色,费了好久,中途还几乎支持不下,才勉力上了峰顶。
赫熹见了两人,点头道:“好!好!长江後浪推前浪,老烈火,你我在年轻之际,可有这样的能耐麽?”
烈火祖师避不作答,道:“老赫,你带我来此,为了什麽?”
赫熹向前面一指道:“你看到了麽!”
叁人一齐循他所指,向前面看去,只见那峰顶,乃是亩许大小的一个石坪,平整之极,在石坪中心,有着一座石坟。
那坟的一边,已然造好,但另一边,却只留着一个合穴。大凡夫妇合葬,而只死了一个的坟墓,都是这样的情形。
烈火祖师道:“老赫,这可是你老伴的葬身所在麽?”
魔龙赫熹点头道:“不错,我老伴生前,便看出那七枝火羽箭,非同凡响,极是喜爱,因此她死後,我便以七枝火羽箭,为她殉葬了!”
吕麟一听,不禁松了一大口气,心想原来火羽箭还在,那事情可以说再简单也没有了,忙道:“赫老前辈,咱们只消将墓基打开,便可”
他只讲到此处,已见赫熹,陡地转头向自己,望了过来。
吕麟才一和他的眼神接触,便已然陡地大吃一惊,紧接着只听得赫熹,突然一声怒吼,宛若晴天之中,陡地起了一个霹雳,震得吕麟心头突突乱跳,面上也为之色变!
因为魔龙赫熹,对於吕麟,一直是和颜悦色的。就算在他刚一听道“火羽箭”叁字时,曾经神色一变,但也不像此际那样地震怒。
只见他双目神光炯炯,望定了吕麟,厉声道:“谁敢再说这样的话?找老伴人已死了,难道还不能让她安静麽!”(未完)

相关新闻

counter easy h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