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udang Yijian

武当一剑131

他眼中只看见东方亮,还没注意到同一时间出现的另外两个人。
这两个人都是六旬开外的老和尚,而且是身份大不寻常的老和尚。
一个是少林寺达摩院的首座本无大师。

另一个竟是少林寺的方丈痛禅上人!
这两个僧人怎也想不到本寺的主持竟然会亲自出来,而且还加上达摩院的首座!
本无大师面挟寒霜,说道:“圆通,你身为罗汉堂僧人,怎能妄动无明,用本寺的绝技对付一个还未成年的小施主?”
那黄脸僧人道:“弟子知罪,不过,请首座明鉴,这位小施主却是捏造谎言,假冒武当派的弟子,来挑起纠纷的。他背后一定有人指使,请先查明他的来历。”
本无大师喝道:“住嘴!人家的来意早已说得明明白白,只是你胡乱猜疑,你还不向这位小施主赔罪!”
黄脸僧人骇然说道:“这小、小施主当真是武当派的弟子么?”他见本寺方丈和达摩院的首座长老对蓝玉京都是颇为客气,“小子”两字是不敢说了。
本无大师似乎有意考他的见识,说道:“你凭什么怀疑他不是武当派的弟子?”
黄脸僧人道:“他的剑法倒有几分像是武当的太极剑法,其实似是而非。依弟子看来,恐怕不是张三丰的嫡系传人吧?”
本无大师没有立即回答他,却对方丈说道:“师兄,你对各派的剑理比我懂得多,不知我有没看错。”
痛禅上人道:“不错,这位小施主的剑法虽然和现今流传的太极剑法似乎并不一样,但任何剑法,只求形似,便落下乘。这位小施主的太极剑法已是到了神似的境界!”
本无大师欣然说道:“师兄说的深合我心。小施主,如果我猜得不错的话,你的剑法是无相真人亲授的吧?”
蓝玉京的剑法本来是跟义父学的,但剑诀却是师祖所传。义父教他的太极法似是而非,他从剑诀自己参悟出来的剑法才是真的。不过,他的“参悟”也有东方亮的“指点”在内,而且是在不断修正义父所教的剑法的过程中参悟的,他的义父也不能不说是有一份功劳。
他不知怎样说才好,迟疑半晌,只能如此说道:“可以这样说。”
这是模棱两可的说话,本无大师听了,眉头一皱,心里想道:“莫非还有别情?”但对别派的弟子,他却是不便盘问了。
痛禅上人喟然叹道:“怪不得武当派的名头近年压过了少林,撇开别的不谈,武当的人材辈出就非咱们少林可比。无相真人的一个小徒孙已经可以和咱们罗汉堂的大弟子抗手!”
黄脸僧人惶然说道:“弟子无能,愿领方丈处分!”
痛禅上人道:“少林武当本属一家,你输给无相真人的徒孙,也不算丢脸。我只不过有感兴叹,并非怪你本领不济。我要说的是,你却的确是对这位小施主有失礼之处,即使你打赢了,你也必须向他赔罪!”
黄脸僧人满脸羞惭,须知打赢了赔罪倒没什么难堪,如今却是打输了还要向人家赔罪。但主持有命,怎敢不遵,只好对蓝玉京赔礼:“小施主,请恕小僧有眼无珠,不识你是武当高徒,多有失礼。”
蓝玉京连忙还礼,说道:“不敢当。其实……”他想说的话未曾说出来,已经有人替他说了。
那黑脸僧人性子最急,见方丈称赞蓝玉京,把他的师兄贬低,不禁大不服气,刚听得蓝玉京说出“不敢当”这三个字,他就抢着说下去,说道:“这位小施主不过是得到别人的指点,才不至于落败罢了。否则他怎打得过圆通师兄?”(未完)

相关新闻

counter easy h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