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adful melody

六指琴魔260

谭月华此际,已然被武林之中,一直悬而未决的神秘事件,引起了兴趣,心中的哀痛,在不知不觉间,也减轻了些。

只听得铁神翁叹了一口气,道:“其实,为来为去,仅只是为了争一口气,如今回想起来,着实是无聊可笑得很!”
谭月华心情伤感,听了也不禁叹了一口气,道:“铁前辈说得有理。”
铁神翁忽然一笑,道:“其实,你小小年纪,知道什麽?”
讲到此处,又叹了一声,道:“当年,我,天孙上人和斑龙仙婆,以及明都老人四人,武林中人,合称天河四老。我们四人,所学虽然不同,但是环顾宇内,武功之高,却无出我们四人之右者,是以常相往来。我们四人,虽然未曾有过公开较技的事情,但好胜之心,皆尽难免,时时暗中较量,却是公认明都老人武功最高为我们四人之首。”
铁神翁讲到此处,顿了一顿,像是在回忆当年的情形,面上似笑非笑,神情极难捉摸。
停了一会,才继续道:“怎知我们四人之中,武功最高的明都老人,却先我们而去,我们叁人,一齐前来峨嵋奔丧……”
铁神翁的头,向上微微地仰了起来,像是在极远极远的天际,完全看到了那时侯的情形一样,多年以前的事,完全在他的眼前重现了!
当年,明都老人之丧,对整个武林来说,无疑是一件盛事。
一则,明都老人生前,交游广阔,武林中人,自然齐集愀嵋,一则明都老人武学修养,已臻绝顶,公认是武林泰斗,也会有一些邪派中人,前来生事的。
当时,铁神翁和天孙上人、斑龙仙婆,全都不远万里,兼程赶到。因为他们住的地方,离峨嵋山实在太远,消息到他们处时,已然是在明都老人死了的两个来月之後。
虽然他们一接到消息,立即启程,等到他们赶到峨嵋山时,也已将在半年之後。其时,峨嵋僧、俗两门的新掌门人,已然立妥,而明都老人的体,也被玉面神君东方白盗走,一场热闹,已经全然过去了。
他们叁人,在明都老人的灵位之前,默吊了一会,也便各自告辞下山。
本来,他门离开峨嵋之後,各自回去,一点枝节也不会发生的。
可是,他们才一下青云岭,忽然看到前面不远处,有一头梅花鹿。他们叁人,全是武功已臻绝顶之人,行动之际,本是无声息,但梅花鹿在各种野兽之中,感觉之敏锐,实是首屈一指。
叁人离它,尚有十来丈远近,已然见那梅花鹿竖起了耳朵,向叁人望来。
斑龙仙婆向梅花鹿望了一眼,忽然以上乘内功,“传音入密”功夫,向天孙上人和铁神翁道:“两位,明都老人死後,天河四老只剩下了叁人,咱们叁人之间,似乎也应该一分高下。”
天孙上人脾气最是刚烈,一听得斑龙仙婆如此说法,自然沈不住气,也以“传音入密”
功夫道:“好啊,不知如何一见高下!”
斑龙仙婆向那头梅花鹿一指,道:“咱们叁人,各展轻功,谁能追上去,脱下鹿角的,便算是武功最高,两位可赞成!”
就在斑龙仙婆,伸手向那头梅花鹿一指之际,那头梅花鹿已然骤地惊起,一溜烟也似,向外跑了开去,而他们叁人,也在这一刹之间,各自发出了一声长啸,身形展动,向前疾追而出!
那梅花鹿见有人追来,更是跑得其快无比,叁人各展轻功,追在後面,一直追出了二叁十里,已然越追越近,但是在他们叁人之间,却仍然不分先後!
没有多久,已追进了一个山谷之中,其时,叁人离梅花鹿,已只有两丈来远近。斑龙仙婆一声怪笑,手扬处,五指如钩,向着梅花鹿疾抓而下!
那鹿本来已跑得筋疲力尽,再经斑龙仙婆一股大力压到,立时一个打滚,倒於就地!
也就在这个时候,只听得“刷刷”两声,铁神翁和天孙上人两人,竟趁着斑龙仙婆凌空一抓,发出之际,向前疾掠而出!
他们叁人,本是并肩前进,不分先後的。斑龙仙婆因为凌空发出了一抓,身形不免慢了一慢,一见两人越向前,怪叫道:“想减现成便宜麽!”
呼喝未毕,双掌齐推,向天孙上人和铁神翁两人,各自扫出了一掌!
其时,斑龙仙婆的“太阴掌”功夫,也已极为厉害。(未完)

相关新闻

counter easy h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