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udang Yijian

武当一剑130

黄脸僧人改变打法,绕身游斗,移步换形,瞬息百变,对蓝玉京的威胁,登时大增,渐渐,蓝玉京的剑法已是被他克制了。

黑脸僧人在旁观战,看得眉飞色舞,不停的在给师兄喝彩,“妙啊,妙啊!”都不知叫了多少声了。可是他每叫一声“妙啊”,黄脸僧人的眉就不觉一皱,脸色也越来越难看了。
蓝玉京并没有数他出了几招,但他自己心中有数,已是过了百招了。他曾夸口要在十招之内打败蓝玉京的,现在已是十倍于十招之数,师弟的喝彩声岂不是等于对他的嘲笑么?虽然黑脸僧人是绝对没有这个意思的。
黄脸僧人一咬牙根,心里想道:“我若是抓不着这小子,颜脸何存?”无明火起,登时使出杀手绝招,即使误伤蓝玉京的性命,也是在所不顾了。
他把小天星掌力用在龙爪手上,一伸一缩,这一抓,抓出去的力道令得蓝玉京好像被漩涡卷吸一般,虽然不至跌倒,脚步已是踉跄,不知不觉,身形倾侧。
黄脸僧人立即闪电出招,招数也是非常奇妙,蓝玉京身形不稳,不论如何闪避,都非中招不可。若然闪避不当,琵琶骨就要给对方抓裂;闪避得宜,手中剑最少也要给对方夺去。
就在这间不容发之际,蓝玉京听得好像有人在他身边叫道:“白鹤亮翅,玄鸟划砂!”蓝玉京不假思索的就把这两招使了出来!
白鹤亮翅是要身形掠起的,他脚步踉跄,正好趁势跃起,但玄鸟划砂则是反手向后转个半弧形削出的,黄脸僧是在正面攻他,他身子悬空,使这一招,那岂不是变成了无的放矢,如何能够防御。
不过,蓝玉京根本就没去想这层道理,因为他已听出了那个声音是谁的了,是一个他最信服的人。
只听得“嗤”的一声,黄脸僧人的僧袍被划开了一道七寸多长的裂缝,胸口也感到了森森的剑气,这一惊非同小可,赶忙斜跃出数丈开外。
原来那人指点蓝玉京之际,早已算准了黄脸僧人的后着,黄脸僧人果然不出他的所料,在那刹那间,移形易位,转到蓝玉京后侧发招,这一来就等于是送上去凑合蓝玉京的“玄鸟划砂”了。更妙的是,那人还算准了蓝玉京在使了一招“白鹤亮翅”之后,第二招的力道配合上两者之间的距离,“玄鸟划砂”就只能划破对方的僧袍,而不至于伤及对方性命。
那黑脸僧人见师兄僧袍破裂,急切间也不知他是否受了伤,他的脾气素来暴躁,一声大喝:“好小子你敢伤我师兄!”抡起方便铲,就朝蓝玉京双脚铲来。
方便铲是重兵器,这黑脸僧人又是专练外功的,双臂之力,足有千斤。他不是铲向蓝玉京的上三路,已经是手下留情了。不过这一铲朝着蓝玉京双足铲来,蓝玉京即使能够保全性命,双足也是要和身体分家的了。
蓝玉京当然不甘残废,“任他泰山压顶,我只当清风拂面”,自然而然就使出了刚刚妙悟的“四两拨千斤”的功夫。
黑脸僧人的内功造诣远远不及师兄,蓝玉京用四两拨千斤对付那黄脸僧人,收效不大;对付这黑脸僧人却是立即见功。
“四两拨千斤”不怕对方力大,对方的气力越大,所受的反击也越大,只听得“当”的一声巨响,震耳欲聋,黑脸僧人的方便铲陡然被拨转方向,哪里还能掌握得牢,不但方便铲脱手飞出,他的虎口亦已迸裂!
这几下雷轰电闪般的攻拒,不过转眼功夫,便即分出胜负。蓝玉京茫然四顾,那两个僧人则有如斗败的公鸡,气沮神伤。
突然,蓝玉京眼睛发亮,那两个僧人也抬起头来了。场中突然多了几个人。
“东方大哥,果然是你!”蓝玉京失声叫道。(未完)

相关新闻

counter easy h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