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adful melody

六指琴魔259

那老者点了点头,道:“这两人,我全曾听说过,你爹爹的七煞神掌,也算不错。”七煞神君谭升的“七煞神掌”,实是威力无可比拟的一种掌法,但是在老者的口中,却只得到了“也算不错”这样四个字的评语,口气之大,实是罕见!

那老者接着又道:“我在这里多年,久已不闻外面之事了,你也不必向我提起,你复原了之後,愿意留在这里,便留在这里,不愿意的话,便可以雏去,莫扰我的平静。”
谭月华道:“好的,我一字不提便是了,老爹爹,你是谁?”
那老者想了一想,道:“明都老人的名头,你可曾听说过!”
谭月华闻言,不由得吃了一惊。
因为明都老人,正是上一代僧俗两门的掌门人,也就是如今,玉面神君东方白.水镜禅师、和已然死去的红鹰龚龙、飞虎吕腾空等人的师傅。明都老人怕武功之高,堪称盖世无双,但是却早已死去,连体都曾被东方白盗走过。
如今那老者如此说法,难道他竟是明都老人,人死又怎能复生!
那老者看出谭月华的心中,惊愕无比,忙道:“你别误会,我只是问你,可曾听过明都老人的名头。”
谭月华道:“自然听过。”
那老者道:“我再问你两个人,长白山孙上人,苗疆斑龙仙婆这两人,你可知道!”
谭月华忙道:“当然知道。”
她讲了一句,心中猛地一动,失声道:“老爹爹,你所问的叁人,全是武林人称『天河四老』的前一辈人物,老爹爹莫非是”
她才讲到此处,那老者已然点了点了点头,道:“不错,我便是天河四老之一,铁椰岛铁神翁!”
谭月华听那老者,自己道出了名头,竟是天河四老之一的铁椰岛主铁神翁,心中实在并不奇怪,因为那老者单是轻功,已然如此惊世骇俗,自然是武功已臻绝顶的异人,她所奇怪的,只是何以铁神翁,竟会在这里隐居多年!
因为当年明都老人之丧,乃是在东方白被逐出门墙,叁年之後。
东方白一被逐出门墙,便远走雪山,求取雪魂珠,前後共花了二十年的时光,重出江湖之後,又过了两年,也就是说,明都老人之人丧,距如今,整整已然有了十七个年头。
当明都老人丧事进行之际,天河四老之中的斑龙仙婆.天孙上人,和远居在南海铁椰岛的铁神翁,都曾前来奔丧。
这叁个当时武林之中的一流高手,也就是这次出现之後,便一直没有了踪迹!
这件事,一直是武林中不可解的谜!
因为天孙上人既没有回到长白山,斑龙仙婆也没有回苗疆,铁神翁也未曾回到铁椰岛,叁个人就像突然消失在空气中一样!
直到几天前,谭月华才从吕麟和韩玉霞两人的遭遇之中,得到了天孙上人和斑龙仙婆两人的下落,可是虽然如此,两人为什麽会跑到那麽僻远的海外去,依然是一个难解之谜!
如今,竟又在娥嵋山的深邃之处,遇到了铁神翁,这不能不说是奇遇!
只听铁神翁笑道:“小姑娘,你一定心中奇怪,我怎麽会在这里是不是?”
谭月华点了点头,道:“是的,因为天孙上人和斑龙仙婆,”
那老者忙问道:“他们怎麽了?”接着又道:“你还是不要说的好。”
谭月华道:“说也不怕了,最近有人,发现他们两人,已然因为相斗,而一齐死在海外的一个荒岛之上。”
铁神翁“啊”地一声,道:“如此说来,只剩下我一个老不死了!”
他所说的话,虽然近於诙谐,但是却也含着无限的怅惘!
谭月华又道:“武林之中,对於叁位前辈的失踪,一直认为是难解之谜,不知老爹爹为何会隐居在峨嵋山之中?”
铁神翁道:“我岂是愿意在此?头十年来,是没有办法,出不了峨嵋山,後几年,才是真正地不想出去,在此住了下来的!”
谭月华听了这话,心中更是奇怪到了极点!因为,以铁神翁的武功而论,还有什麽人可以拦阻也,不给也出峨嵋山去?
不等谭月华发问,铁神翁已然道:“小姑娘,你看到那叁块大石麽!”
谭月华道:“看到了。”
铁神翁道:“好,那我就将事情的经过,原原本本地讲给你听如何!”(未完)

相关新闻

counter easy h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