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udang Yijian

武当一剑128

蓝玉京说了那个日子,黑脸僧屈指一算,道:“那不正是无相真人去世的前一天吗?”
蓝玉京道:“不错,我是在路上知道师祖升天的消息的。”
黑脸僧人冷笑道:“他在临终前,多少事情需要交代,却要你来找少林寺的一个烧火和尚?”

蓝玉京道:“信不信由你。若不是师祖告诉我,我还在武当山,又怎知你们少林寺有个名叫慧可的烧火和尚?”
黄脸僧冷笑道:“你知不知道,武当派的祖师张三丰是从我们少林寺逃出去的,二百年来,武当派的道家弟子,从来没有人敢上少林寺,俗家弟子,也只有一个牟独逸来过。”
蓝玉京道:“知道。”
黑脸僧道:“你若说无相真人叫你来谒见本寺主持,我还勉强可以相信几分,哼,哼,他会要你来拜会我们的一个烧火和尚?”
蓝玉京道:“你要怎样才相信?”黑脸僧道:“死无对证,不过武功是可以作证的。”
蓝玉京道:“你的意思是要试我懂不懂武当派的功夫?”
黑脸僧道:“不错,我不但是要试你懂不懂,你必须抵挡得我十招,我才能够相信你是无相真人的徒孙!”
蓝玉京道:“可以。但无需限定十招,一百招也行!”
黑脸僧道:“好呀,你这个娃儿口气倒大。我告诉你,我出招可是不会手下留情的,打伤了你,你可别怨!”
蓝玉京道:“我若打伤了你,请你也别见怪。”
黑脸僧人气得双眼翻白,喝道:“狂妄小子,拔剑吧!”
那黄脸僧人是他师兄,知道他脾气暴躁,怕他当真打伤了一个乳臭未干的少年,受方丈责罚还在其次,传出去对少林寺的名声也是有损,忙道:“师弟,别要和一个无知少年一般见识,让我随便试他两招就行了。”
他是名列罗汉堂的十八名弟子之一,不想多耗时候,一出手就是小擒拿手法。名为“小擒拿”,可比那个虬髯汉子的“大擒拿”更为厉害。只听得“嗤”的一声,蓝玉京的袖子被他抓破。
蓝玉京默念剑诀:“太极圆转,无使断缺,意在剑先,绵绵不绝。任它如泰山压顶,我只当清风拂面。”眼睛也不一眨,手中的青钢剑已是接连划了三个圈圈。黄脸僧找不到他的破绽,怎敢把手指插入他的剑圈之中。
黑脸僧叫道:“师兄,这小子只怕是有人在背后指使,存心来要咱们少林寺的好看的,你可不能对他手下留情了!”
蓝玉京的剑术之精,大大出乎这黄脸僧人意料之外,他听了师弟的话,不觉心中一动,“师弟虽然是个莽汉,但这话倒是说得有几分见地。这小子看来不过十五六岁,剑法就这样了得,说不定他当真是无相真人的徒孙,武当派那些老道士指使他来试探咱们少林派的武功的。他是个乳臭未干的小子,那些老道谅我们不敢伤他性命,但我们这里的头面人物,若是有一两个输了给他,少林派从此就更加要给武当派压得抬不起头了!”
黄脸僧人有了这个疑心,登时就出手不再留情。虽然未必要取蓝玉京的性命,但把蓝玉京打成残废则是在所不惜了。
他一声大吼,飞身扑击,掌力把蓝玉京的剑圈荡开,蓝玉京斜身飘闪,使一招“金针度线”,剑尖反挑黄脸僧的脉门,这一个变化的奇诡,又是大出黄脸僧的意料之外,他不知蓝玉京的太极剑法乃是另有“创意”的,不禁心中嘀咕:“奇怪,这小子的剑法好像是太极剑法,但却又像并非一样。”他的经验、武功都在蓝玉京之上,虽然摸不透蓝玉京的底细,也不至于为他所乘,当下双掌合拢,左右一分,又是一招内力沉雄之极的重手法,蓝玉京斜身跃避,虎口已是隐隐发麻。 (未完)

相关新闻

counter easy h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