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adful melody

六指琴魔257

那两头老猿,望着谭月华,一见谭月华转过头来,便吱吱地叫了几声,居然彷佛人言,但是谭月华却听不懂它们在叫什麽。

只见它们在叫了半晌之後,又向外疾逸了开去,去势之快,令得它们的身子,看来直如陡然之间,射出了两道银虹?
谭月华苦笑了一下,她只觉得身子越来越弱,距离死亡,也已越来越近。而在那时侯,她的心境,反倒更加宁贴。
已然接近死亡了,还有什麽苦难,不可以摆脱得了的呢!
她缓缓地闭上眼睛,对於人世,实在已然没有丝毫的留恋!
可是,就在她神智渐渐地陷入昏迷状态,觉得身子轻飘飘地,像是要浮向云端的时候,忽然听得一个苍老已然的声音道:“小姑娘,不要死!膘睁开眼来,瞧瞧阳光!”
那声音说得不急不徐,实在一点也没有命令人的作用在内。
可是,那声音在令人听了之後,却有一种不能不服从的感觉!
谭月华不由自主,勉力地睁开了双眼来,阳光照射着她的眼睛,使她感到有点微微的刺痛,也使她感到自己还在人间、
她只见自己的身前,站着那一对银白色的老苍猿,而在老猿的当中,却是一个老者。
那老者的全身肤色如铁,顶门光秃,更是像精钢一样,闪闪放光。
而他脸上的皱纹不多,已然根本无法,从他的脸上,去辨别他的年龄!谭月华此际,也不想去知道那老者是什麽人,只是向那老者苦笑了一下,以极其微弱的声音道:“老爹爹,你活了那麽久,一定经过不知多少苦难了?我……已经可以不受任何苦难了?”
那老者的面色,突然一沈。
在他的面色一沈之间,只见他双眼之中,陡地射出两道精芒来!
那两条精芒眼光,令得本来已然心如止水的谭月华,心中又突然为之一动。只听得他暴雷也似地喝道:“胡说?做人自然难免有苦难,但难道就没有幸福麽?岂可随便想死!”
谭月华听了那老者的话後,笑了一笑,道:“幸福麽?我……也曾有……过,但是……
从今以後,却再也不会有了!”那老者“呵呵”大笑,道:“小姑娘,别胡说了,就算你想死,碰上了我,也容不得你去死!”谭月华心中暗叹了一口气,、心想苍天对我,何其残酷,竟连死都不准,一定要我去受苦难的折磨!
此际,谭月华根本连一点反抗的力量都没有,她只是用哀求的眼光望着那老者,希望那老者能不要理她,由得她以一死而脱离苦海。
可是,那老者却後退了一步,向那两头老苍猿一挥手。
那两头老猿,一声长啸,一个抱头,一个抱脚,已然将谭月华抬了起来。
谭月华只见那老者,走在前面,像是十分悠闲的模样。
可是,实则上他前进之势,却是再要快疾也没有,因为那两头苍猿的去势,何等之快,而谭月华也感到耳际,风声呼呼,两旁的林木山石,如排山倒海也似地向後,倒了下去!
可是,一任那两头老猿的去势如何快疾,却总是未能追得上那老者!
谭月华心知那老者,一定是隐居多年的武林异人,只是却想不起他是谁来。
没有多久,老者和两头白猿,便一齐驰进了一个小小的山谷。谭月华定睛看时,只见那山谷,不过亩许大小,绿草如茵,在山谷正中,有着两间茅屋,而在茅屋旁边,有着叁块大石。
那叁块大石,力方整整,本来没有什麽出奇的地方,可是谭月华在一瞥之间,却看到石头的一面,都凹进去几寸。
那凹进去的形状,全是人的背部,还可以看得清,一个是老太婆的背影,一个是身材极其宏伟的人所留下的,而另一个,则已是那个老者的背影。
谭月华本是名家子弟,和东方白交游以来,更是眼界大开。
此际,她一见那大石之上,叁个凹进去的人影,毫无斧凿之痕,显得光滑无比,心中便禁不住暗瑁吃惊,心想那叁个凹,难道是叁个人,倚石而坐,硬生生地以本身内力.逼出来的!
如果当真如此,那麽这叁人的功力之高,岂可想像?谭月华只是向那叁块大石,望了一眼,便已然被两头白猿,抬进了屋内。

那老者又作了一个手势,令两头白猿,将谭月华放在一张竹床上。
(未完)

相关新闻

counter easy h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