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tahari terbit

《日出日落》

朋友从网上寄来一首英语老歌,题目为《日出日落》,那是一九七一年获奥斯卡奖的著名音乐剧“屋顶上的提琴手”的主题曲。
听着Perry Como这位五十年代美国有名的流行乐歌手缓缓地在唱:

日出日落,

这是我曾经抱过的小女孩吗?
这是那个老在玩耍的小男孩吗?
我记不得我怎么就变老了而他们又是何时长大的?
她何时变成一位美丽的女人,他又何时长得这般高大?
就在昨天他们还是小孩,不是吗?

日出日落,
日子一天天飞逝,
葵花籽一夜间变成盛开的向日葵
眼看着花儿在盛放

日出日落,
日子一年年飞逝
一季跟着又一季
载负着幸福与眼泪。


这首歌歌词简单,却道尽了为人父母见到孩子长大成人的心情,一遍遍地听着,记忆让歌声带着,在脑海中跳着慢三步:
  外甥女出嫁时,看着穿着婚纱的她,挽着她的他缓缓进入餐厅那刻;看着小幺穿着婚纱走出门的背影;看着台上在演奏的老二,看着演讲会中在主持节目的侄女,看着小外甥女熟练地管理托儿所的小孩。她们都是我曾经抱过的小婴孩?
  看着原来粗手粗脚的外甥儿子,细声细气地哄着满地爬满地跑的小毛头;看着穿着西装制服,打着领带的他们。这些,都是是当年顽皮没半刻安静的小男孩吗?
当他们的那些小毛头,刚学会叫婆婆姨婆,叫了半天没人回答,回过神来,啊,原来是叫我哦!
近日听着他们在谈论那刚入学的小毛头,那一位哭了几天,这一位又是如何;而他们自己当年上学的第一天的情形,我还历历在目,可就不记得我自己何时变老。
《庸人乐话》中有那么一句“俗人赏旋律,雅士赏意境,行家赏功力,能赏意境和功力者,必能赏旋律,而赏旋律者,未必能赏意境与功力,此乃雅俗高低有别也。"
  想来这首歌,该属于“雅”,“俗”,“行”,都能共赏的好歌。只要是当了父母,就能深深地体会那种意境,尤其是属于“行家”的听了,更会是泪盈于睫。
大家对时光流逝,有喜有忧,看着不知何时长大成人的孩子,开心又迷惘;就在昨天,他们(不,就连我们)都还是小孩,不是吗?!


摘自《永不消失的爱》

 

相关新闻

counter easy h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