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o Bao Daily, 22 September 2022 - page 8

连载小说
l y. co. id
星期四
2022年09月22日
08
毒针取出後,华辉虽因流血
甚多,十分虚弱,但心情畅快,
精神健旺,闭目安睡了一个多
时辰。睡梦中忽听得有人大声咒
骂,他一惊而醒,只听得那姓宋
的强人在洞外污言秽语的辱骂,
所说的言词恶毒不堪。显是他不
敢进来,却是要激敌人出去。华
辉越听越怒,站起身来,说道:
「我体内毒针已去,一指震江南
还惧怕区区两个毛贼?」但一
加运气,劲力竟是提不上来,叹
道:「毒针在我体内停留过久,
看来三四个月内武功难复。」耳
听那强盗「千老贼,万老贼」的
狠骂,怒道:「难道我要等你辱骂
数月,再来宰你?」
又想:「他们若是始终不敢进
洞,再僵下去,终於回去搬了大
批帮手前来,那可糟了。这便如
何是好?」
突然间心念一动,说道:「
你姑娘,我来教你一路武功,你
出去将这两个毛贼收拾了。」李
文秀道:「要多久才能学会?没
这麽快吧。」华辉沈吟道:「若
是教你独指点穴、刀法拳法,只
少也得半年才能奏功,眼前非速
成不可,那只有练见功极快的的
旁门兵刃,必须一两招间便能取
胜。只是这山洞之中,那里去找
什麽偏门的兵器?」一抬头间,
突然喜道:「有了,去把那边的
葫芦摘两个下来,要连著长藤,
咱们来练流星锤。」
李文秀见山洞透光入来之处,
悬著十来个枯萎已久的葫芦,不
知是那一年生在那里的,於是用
刀连藤割了两个下来。华辉道:
「很好!你用刀在葫芦上挖一个
孔,灌沙进去,再用葫芦藤塞住
了小孔。」李文秀依言而为。两
个葫芦中灌满了沙,每个都有七
八斤重,果然是一对流星锤模
样。华辉接在手中,说道:「我
先教你一招『星月争辉』。「当
下提起一对葫芦流星锤,慢慢的
练了一个姿势。
这一招「星月争辉」左锤打敌
胸腹之交的「商曲穴」,右锤先
纵後收,弯过来打敌人背心的「
灵台穴」,虽只一招,但其中包
含著手劲眼力、荡锤认穴的各种
法门,又要提防敌人左右闪避,
借势反击,因此李文秀足足举了
一个多时辰,方始出锤无误。
她抹了抹额头汗水,歉然道:
「我真笨,学了这麽久!」华辉
道:「你一点也不笨,可说是聪
明得很。你别觑这一招『星月争
辉』,虽是偏门功夫,但变化奇
幻,大有威力,寻常人学它十天
八天,也未有你这般成就呢。
以之对付武林好手,单是一招
自不中用,但要打倒两个毛贼,
却已绰绰有馀!你休息一会,便
出去宰了他们吧。」
李文秀吃了一惊,道:「只是
这一招便成了?」华辉微笑道:「
我虽只教你一招,你总算已是我的
弟子,一指震江南的弟子,对付两
个小毛贼,还要用两招麽?你也不
怕损了师父的威名?」李文秀应
道:「是。」华辉道:
「你不想拜我为师麽?」李
文秀实在不想拜甚麽师父,不由
得迟迟不答,但见他脸色极是失
望,到後来,更似颇为伤心,甚
感不忍,於是跪下叩拜,叫道:「
师父。」(027待续)
罗祖华有生以来能亲自办
成功这样的大事,还是头一遭
呢!为这个,人们惊喜地说,
别看祖华老实巴交的,还真能
办事呢!这些日子,他暗自庆
幸着自己的成功,心情一直处
在兴奋之中,专等着老丈人许
茂生日到来。算算:只有十多
天了。
然而就在这天,传来了四
姑娘“不走了”的消息。开
初,在地里听妇女们叽叽喳喳
议论,他还认为不是实在的。
下午收工以后,他装着个没事
的样子,抱着幺娃,以摘梅花
为名,到老岳父的院子里看了
一遍之后,心都凉了半截。正
如没经历过大事的人一样,他
是经不起成功也经不起失败
的。特别是当他想到耳鼓山上
的人将怎样的责怪他不讲信
用,就觉得那后果确实不堪设
想。回家的路上,眉毛胡子都
堆在一起了。
女人收工回家来,也正为
这个意外的消息忿忿的,在灶
屋里把些个瓢儿碗盏弄得哗哗
哗地响,见罗祖华抱着娃娃,
拿着一枝花回来,她劈头就
骂:“你倒有闲心!游魂去
了?事情办成这个样,还装起
不晓得哩!”
真是活天冤枉!怎么能怪
他罗祖华嘛,何况他为这事正
愁得不得了呢!但是,在这样
的时刻,他是绝对不开腔的。
接着,许家三姑娘又骂起
许家四姑娘来了:“贱皮子!
三心二意!……你要在这背
时葫芦坝守老么!你不同意,
为啥不早喂个四板牙?事到
如今,你拿些‘活路’给我
做!……”紧接下去,这位
心地善良的三姐就对可怜的四
妹子骂些粗话出来,“嗨!这
才是鸳篼抬狗——不受人尊敬
呢!你死婆娘有能耐,自己去
找一个嘛!”
罗祖华坐在灶下去烧火,
心情颓丧。但他知道:这事该
怎么办,女人自有主张,别看
她愣眉鼓眼,咋咋呼呼,她心
里的主意有的是。
(025待续)
第二章
“在……在……在……”萧彬
想不出来,突然恼羞成怒了,他
蓦的抬起头,垮下脸,皱起眉,
很威严的说:“你在干什么?考
我吗?我凭什么该知道王立权在
哪一科?我的公司加起来,职员
工人有好几万,我还得知道他们
的出身、名字,和所属科组吗?
你去办公吧,不要没事找事了!”
她咬住嘴唇,受伤的感觉又把
她包围了,她转过身子,一语不
发的往外走,心里想:这就是董
事长,他的权利是,答不出问题
可以骂人。“没事找事”是她找
他的事呢?还是他找她的事?她
越想越委屈,眼睛就红了,她走
到门口,正要转门柄,身后忽然
传来一个柔和的声音:
“等一下。”她站住,用手背
很快的擦了擦眼角。
“你没哭吧?”他的语气变得
很温和。
“没有!”她倔强的回答,
迅速的转身,抬起那湿润润的睫
毛,勇敢的看着他。他仔细注
视了一下她的眼嵩“出来做事,
不像在家里,”他关怀的、安慰
的,几乎带点歉意。“总要受点
小委屈,嗯?”
她不答,沉默的站着。面无表
情。
“现在,请你告诉我一件
事。”
她被他的低声下气打动了。脸
上的冰在融解。她闪了闪睫毛,
被动的问:“什么事?”“那个
王立权,到底在哪一科?”
她呆了呆,脸红了。“不在任
何一科,”她轻声说,嘴角往上
翘了翘,想笑了,声音轻得像蚊
虫:“那是我顺口胡诌的名字,我
想,公司里不会有这么一个人!”
他睁大眼睛,瞪着她,那样满
面惊愕和不相信的表情,使她顿时
提高了警觉,玩笑开得太大了,在
他又“恼羞成怒”之前,还是先走
为妙。她飞快的点了点头,飞快的
打开房门,飞快的说了句:“我还
有好多事,我去办公了。”
她飞快的走出去,飞快的关
上门,又飞快的钻进秘书室去
了。整个上午她都很担心,怕萧
彬找她麻烦。但是,一切都风平
浪静,萧彬什么麻烦也没找,当
有必须的时候,她拿文件进去,
他也只是用一种若有所思的眼光
看着她,那眼光很深沉,很“
怪异”。终于到了中午下班的一
刻,她略微收拾了一下,就跑了
出去。阿奇果然在大厦门口等着
她,他拉住她的手腕,把她一下
子就拉得远远的,离开了那些同
时间下班的职员的视线,他们默
默的走了一段,他才问:
“想吃什么?”她看看他乱糟糟
的头发,再看看那条已褪色的牛仔
裤。她知道“生活艰难”的滋味。
“吃牛肉面!”她说。他很
敏感的注视她。“你不是在帮我
省钱吧?”他怀疑的问:“我
请得起你吃牛排。”“中午吃牛
排?”她大惊小怪的。“你少驴
了!你不晓得女孩子怕胖吗?我
只想吃牛肉面!”“好!”他轻
快的耸耸肩。“牛肉面,咱们去
川味牛肉面馆,转角就有一家,
很有名呢!”
于是,他们去了牛肉面馆,在
一个角落上的雅座中坐下来,他点
了牛肉面、粉蒸排骨、油饼,和一
些小菜,点完了,他才问她:“你
吃不吃辣呀?”“吃!”她急忙点
头:“很爱吃呢!”
“是的,我应该猜到。”他
笑了,一对眼睛黑得发亮。“你
的脾气里就有辣味,闻都闻得出
来!”(010待续)
金庸著
027
周克芹著
025
琼瑶著
010
1,2,3,4,5,6,7 9
Powered by Flipping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