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o Bao Daily, 21 September 2022 - page 9

武侠小说
l y. co. id
星期三
2022年09月21日
09
一路上,李寻欢已知道,那
说书的老头叫孙白发,就是这位
孙小红的爷爷,她父母很早就死
了,一直都是跟着爷爷过活的,
祖孙两人相依为命,简直从来也
没有一天离开过。
听到这里,李寻欢忍不住问
她:那么你爷爷现在为何没有在
你身边呢?
孙小红这次回答倒简单。她
说:我爷爷到城外接人去了。
李增欢本来还想她:接人为
何要到城外去接?
「接的人是谁?
既然只不过是去接人,为什
么不带你去?
但李寻欢一向很识相,也一
向不愿被人看成是个多嘴的男人
──和孙小红在一起,也根本就
没有机会让他多嘴。
她好像存心不让李寻欢再问
第二句话,已抢先问他:
小李飞刀,例不虚发,你这
手飞刀是怎么练出来的呢?
听说你有个好朋友叫阿飞,
他出手之快,也和你差不多,但
现在他忽然失踪了,你知不知道
他在哪里?
你也失踪了两年,江湖中谁
也想不到你原来一直躲在孙驼
子的小店里,你为什么要躲在那
里?
现在你行藏既露,以后来找
你的人一定不少,你是不是还打
算留在这里?如果你想走,又要
去哪里?
梅花盗究竟是什么人?
他已有两年未露面,是不是
已被人除去了。
他是被谁除去的,是不是你?
孙小红问的这些话,李寻欢
连一句也没有答复──有些话固
然是愿回答的,有些话却连他自
己也不知该如何回答。
他早已猜出林仙儿就是梅花
盗。
他也早已知道阿飞是绝不忍
向林仙儿下手的。
他知道阿飞必定是带着林仙
儿走了。
但他们到哪里去了呢?
林仙儿以后是不是曾洗心革
面,重新做人?
林仙儿是不是真的曾对阿飞
生出感情?
想起这些总是,李寻欢就不
免要叹息。
他也不知道今后自己该怎么
打算。
孙小红一直瞅着他,眼睛里
带着温柔的笑意,彷佛她不但很
欣赏这个人,也很了解这个人。
李寻欢抬起头,接触到她的
温柔的眼光。
他的心居然跳了跳。
孙小红嫣然道:现在我们可
以开始拼酒了么?
李寻欢道:好。
孙小红眼波流动,道:那
么,你说我们该如何拼法?
李寻欢道:拼酒难道还有许
多种方法?
孙小红道:当然了,你不知
道?
李寻欢道:我只知道这一种
方法,那就是大家都把酒喝到肚
子里去,谁喝的酒先到肚子里造
反,谁就输了。
孙小红一笑,摇着头道:如
此看来,你喝酒的学问还是不
够。
李寻欢道:哦?
孙小红道:拼酒有文拚,有
武拚。
李寻欢道:文拚是如何拚
法?武拚又是如何拚法。
孙小红道:你刚刚说的法
子,就是武拚,那简直是牛饮。
李寻欢道:牛饮?
孙小红道:大家直着脖子,
把酒拚命往嘴里倒,不是牛饮是
什么?
李寻欢道:不把酒往嘴里
倒,难道往耳朵里倒?
孙小红也笑道:你要真能用
耳朵喝酒,我倒真比不过你,只
好算你赢了。
李寻欢道:用耳朵喝酒太
慢,我可没那么斯文。
孙小红道:我一个女孩子,
怎么能跟你武拚,但文也有很多
种,你可以随便选一种。
李寻欢道:有哪几种?
孙小红道:有猜拳行令、击
鼓传花,但这些法子都太俗气,
像我们这种人拚酒,自然不能用
这么俗气的法子。
李寻欢道:如此说来,还剩
下几种法子来让我选呢?
孙小红道:只剩下一种法子。
李寻欢忍不住笑了。孙小红
自己也忍不住笑了。道:虽然只
剩下一种法子,但这种法子不但
最新奇,也最有趣,就算有一万
种法子,你也一定会选这种的。
李寻欢道:酒已在桌,我只
想快点喝下去,用什么法子都无
妨。
孙小红道:好,你听着,这
法子其实也简单得很。(未完)
金世遗从来没听过他师父提过中
原的武林宗派,甚是好奇,正想间吕
四娘和甘凤池是什么人?只听得师父
又道:“还有天山派的,呀,你若不
出去寻访到天山派的门下,就有杀身
之忧。”金世遗莫名其妙,问道:“
这是什么缘故?”毒龙尊者道:“
我所创的这家武功,自信不在天山
诸侠之下,不过,不过……”’金世
遗道:“不过什么?”毒龙尊者皱
了皱眉,道:“再过些时,你就知道
了,呀,不知天山门下,如今还有何
人?他们会不会幸灾乐祸,让咱们这
派的武功绝灭,唯他独尊?”金世遗
叫道:“什么,现今天山派的弟子是
没有心肝的坏人吗?弟子愿随师父出
去,找他们比武!”毒龙尊者又摇
了摇头,道:“等下我都和你说个明
白。你替我将蛇儿叫来。”金世遗在
蛇岛七年,已学会了驱蛇之术,听了
师父吩咐,便想出去呼唤,忽见毒龙
尊者头顶上冒出热腾腾的白气,忽
道:“世遗,你要记着你少时所受的
痛苦!”金世遗道:“弟子记得!”
毒龙尊者挥手道:“快去快来,我还
有许多话要和你说!”
金世遗在海岛各处走了一遍,将
群蛇都唤了出来,那些蛇如有灵性,
一队队的排在林外,每一队有一条大
蛇随金世遗游进林中,似是要向毒龙
尊者请安问候。金世遗走进林中,叫
道:“帅父,蛇儿都唤来了。”抬头
一看,猛地里大吃一惊。
只见师父汗出如浆,两目圆睁,
眼珠一动不动。金世遗叫道:“师
父,你怎么啦?”毒龙尊者一声不
出,金世遗上前一摸,只见他身体已
经僵硬,竞是死了!他的身边摆着他
日常所用的铁拐,铁拐下面有一本
书,封面写着:《毒龙秘发》四字,
封面歪歪斜斜地y右几个字:“武功
大成后,要找天山派,呈书与他看,
求……”写到“求”字,笔划已是潦
草模糊之极,几乎辨不出来,想是气
力用竭,未待写完,便死去了。
金世遗放声痛哭,群蛇俯首,亦
似致哀。金世遗这才知道师父原来
是想唤群蛇前来话别,他说有许多话
要和自己说,只恨未及听他最后的
话,不知他要说的是什么。金世遗将
师父埋葬,大声叫道:“师父,我
记得你的话,我记得你我都同受过的
痛苦,我明白你的意思,我要憎恨世
人!……
金世遗哪知他将师父的意思完全
理解错了!毒龙尊者在逃至海岛之
后,不错,他是一直憎恨世人,但
在十六年前,吕四娘、甘凤池、冯
瑛、唐晓澜诸人来到蛇岛,吕四娘、
冯瑛联剑杀败毒龙尊者,又救了他的
性命,将世人有好也有坏,与立身处
世的大是大非等等道理,反复和他谈
论,终于令毒龙尊者恢复了人性,化
恨为爱,因此他才以有限的余生,尽
力去救治世上的麻疯患者。他要金世
遗j己住曾受过的痛苦,无非是想金
世遗继承他的遗志,将来也出去救治
麻疯患者,推而广之,救一切受苦受
难的人,可惜最后的遗言来不及详细
言说,竟令金世遗断章取义,完全误
会了师父的意思。
金世遗葬了师父之后,将师父的
遗书《毒龙秘籍》揭开来看,其中
的武功,虽然十之七八自己都曾经
练过,但诀窍精微之处可不能全部
懂得,有了此书的解说,这才豁然妙
悟,将所练过的武功贯通。书中还有
制炼各种剧毒暗器的法子,以及各种
打暗器的奇妙手法,金世遗都一一
依书练习,又练了三年,试掌力则发
掌可以摧树,试暗器则用一枚毒针就
可射杀海底鲨鱼。心中想道:“我师
父在蛇岛一生,创出了这种厉害的武
功,应该叫外面的人知道,这才不至
埋没了他一生的心血!”又想道。“
听师父日常谈论.中原各派的武功,
也没有什么不得了之处,那些人以前
居然敢歧视我的师父,我不如出去一
玩,将他们打个落花流水,待到打败
了天下所有的成名人物之后,我才
说出我的师承来历,好叫师父名垂不
朽!”如此一想,金世遗便有了离开
蛇岛之意。只是这三年来却有两个极
大的疑问,盘塞心中,无法思解。那
便是师父临死之前,提及天山派的那
些说话是什么意思?以及师父何以会
突然间死去?
正是:
忽然暴死大离奇,两个疑难谁可
解?
欲知后事如何?请看下回分解。
正文第二十三回愤世奇行赢来疯
丐号狂歌骇俗惹得美人怜
金世遗三年来苦苦思索,这两个
疑团终是无法打破,他师父为什么要
他在武功大成之后上找天山派,为什
么不去找天山派将来便有性命之忧?
细细咀嚼师父几句话,又似不是和天
山派有仇。至于为什么要把这本《毒
龙秘籍》“呈”与天山的掌门看,那
更是莫名其妙。金世遗虽然从未涉足
武林,但亦知道每一派都把自己的
独门武功视为不传之秘,万万不能泄
漏给外人知道,师父临终时在沙滩写
的话,会不会是神智昏迷的“乱命”
、最后那个“求”字更令金世遗不服
气,这句话毒龙尊者没有写完,金付
遗不知道师父要他“求”天山一派什
么,他自己思索本派武功如此神妙,
又有甚么需要求人的?(未完)
164
137
1,2,3,4,5,6,7,8 9
Powered by Flipping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