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o Bao Daily, 10 Agustus 2022 - page 9

武侠小说
www. haobaoda i l y. co. i d
星期三
2022年08月10日
09
林仙儿媚笑道:你下得了手?
伊哭又盯了她半晌,问道:跟
你一起来的那小伙子是谁?
林仙儿笑道:你为什么要问
他,是吃醋?还是害怕?
林仙儿眼波流动,又道:他是
个乘孩子,不像这怎么坏,早就
远远找了间屋子去睡觉了,他若
在附近能听以声音的地方,怎会
让你如此欺负我。
伊哭冷笑道:他听不到,是他
的运气。
林仙儿道:哦?你难道还想杀
了他?
伊哭道:哼。
林仙儿笑道:你杀不了他的,
他的武功很高,而且是李寻欢的
朋友,我也很喜欢他。
伊哭面色立刻变了。
林仙儿眼珠一转,道:他就住
在前面那排屋子最后一间,你敢
去找他么?
话未说完,伊哭已窜了出去。
她吃吃的笑首,钻进了被窝,
开心得像是一个刚偷了糖吃,却
没有被大人发觉的孩子。
想到伊哭的青魔手将阿飞头
颅击破时的情况,她眼睛就发了
光,想到阿飞的剑刺入伊哭咽
喉时的情况,她全身都兴奋得发
抖。
想着想着,她居然睡着了,睡
着了还是在笑,因为无论谁杀死
谁,她都很愉快。
今天晚上,她已很满足了。
床很柔软,被单也很干净,
但阿飞却偏偏睡不着,他从未失
眠,从不知道失眠的滋味竟如此
可怕。
也不知过了多久,他终于迷迷
糊糊的睡着了,但突然,他也不
知为什么,竟从床上跳了起来。
他刚将剑插入腰带,窗子已开
了。
他看到一双比鬼还可怕的眼睛
正在瞪着他。
伊哭道:你和林仙儿一齐来
的?
阿飞道:是。
伊哭道:好,你出来。
阿飞没有说话,他不喜欢说
话,从来不肯先开口。
伊哭道:我要杀你。
阿飞却淡淡道:今天我却不愿
杀人,你走吧。
伊哭道:今天我也不想杀人,
只想杀你。
阿飞道:哦。
伊哭:乐不该和林仙儿一齐来
的。
阿飞目中突然射出了刀一般
锐利的光,道:你若再叫她的名
字,我只得杀你了。
伊哭狞笑道:为什么?
阿飞道:因为你不配。
伊哭格格的笑了起来,道:我
不但要叫她的名字,还要跟她睡
觉,你又能怎样!
飞的脸突然燃烧了起来。
他原是个很冷静的人,从来也
没有如此愤怒过。
他的手已因愤怒而发抖。
他狂怒之下,剑已刺出。
青魔手也已挥出!
只听叮的一声,剑已折断。
伊哭狂笑道:这样的武功,也
配和我动手,林仙儿还说你武功
不错。
狂笑声中,青魔手已攻出了十
余招。
阿飞几乎连招架都无法招架
了,他手上已只剩下四寸长的一
截断剑,只能以变化迅速的步法
勉强闪避。
伊哭狞笑道:你若肯老老实实
的回答我两句话,我就饶了你。
阿飞咬着牙,鼻子上已沁出了
汗珠。
伊哭道:我问你,林仙儿是不
是常常陪人睡觉的,她和你睡过
觉没有?
阿飞狂吼一声,手中利剑又刺
出。
伊哭的青魔手已雷电般击下,
阿飞连站起来的机会都没有,只
有在地上打滚,避开几招,已累
得力拙。
伊哭狞笑道:说呀,说出我问
你的话,我就饶你不死。
阿飞道:我,我说!
伊哭的大笑声刚发出,出手稍
慢,突有剑光一闪。
伊哭平生从未见过如此快的剑
光,等他看到这剑光时,剑已刺
入了他的咽喉,他喉咙里格格作
响,面上充满了惊惧和怀疑不信
之色。
他临死还不知道这一剑是哪里
来的?
他死也不相信这少年能刺得出
如此快的一剑!
伊哭面上每一根骨肉都起了痉
挛。
阿飞的目光如寒冰,瞪着他一
字字道:谁侮辱她,谁就得死。
伊哭的喉咙里还在格格的响,
连眉毛和眼睛也据曲起来,因为
他想笑,还想告诉阿飞:你迟早
也要死在她手上的。
(未完)
走了两天,山势愈来愈险,这
一日唐经天翻过了山脊。远远见到
山背升起的袅袅炊烟。唐经天心中
一喜,但随即想起,群山重叠,虽
似近在眼前的景物。也常常要跑大
半天,要找到那山背人家,只怕还
得两天路程。唐经天放快脚步,忽
见天色突然阴暗,原来已走到雀儿
山最险窄之处,两面山峰,紧相合
抱,山石层层对立,最狭窄处,相
去二三丈距离,曲曲折折,好似重
门深锁。走了一段,忽听得前面有
喘息之声。
只见一个衣衫褴褛的汉子,
身倚危崖,气喘吁吁。唐经天喝
道:“你是谁?”那汉子呀呀的发
出两个模糊的声音,唐经天再走前
两步,那汉子突然伸出两只手来,
喘气说道:“那位客官,可怜可怜
我这小叫化吧!”
唐经天张眼一望,摹然吃了
一惊,这汉子伸出来的两条手
臂上面结满一个个大大小小的疙
瘩,十指弯曲,满面红云,面上
下颊,左右也各有一个疙瘩,看
来竟是个周身毒发的大麻疯。
唐经天虽无世俗之见,在这阴森
可怕的山道骤然见着这麻疯的怪
相,也不由得倒退三步。那汉子
张着一双失神的眼睛,呆望着唐
经天,好像是饿了几天的样子,
静候他的布施。
唐经天一定心神,深觉奇怪,
麻疯患者南方最多,西北极少,在
川西“野人”之地见到麻疯,已是
一奇,这雀儿山是人迹罕至之地,
这麻疯却居然能来到此处,更是一
奇。但随即想道:“是了,他一定
是逃避世人,涉过万水千山逃到此
处来的。”要知清代的医学远不
如今日发达,麻疯本来不会传染,
但当时的一般人却深信麻疯必会
传染,把麻疯患者看成最最危险之
人,发现有人患了麻疯,就立刻要
将那人烧死,将骨灰深深地埋在地
下。由于西北麻疯患者极少,识得
此病的人不多。因此有些病人,不
辞翻山涉水,希望能来到西北山
区,苟延残喘。这等于长途逃难,
但逃难尚有人布施,麻疯却是人见
人怕,麻疯患者不敢投村宿店,不
是饥饿而死,便是力竭而死,能到
西北逃生者百不得一。
唐经天思念及此,不觉起了怜
悯之情,想道:“他身罹恶疾,宁
愿逃入深山与鸟兽为邻,这是何等
可哀,又需要何等勇气!”便从
囊中取出一条烤熟的羊腿,掷过去
道:“给你!前面野果极多,你可
以自己采摘。”羊腿落在那人跟
前,那人却不俯腰去拾,他眼睛却
突然一闪,一双晶亮的眸子,发出
骇人的光芒。这刹那间,唐经天忽
觉此人虽然形容丑怪,但却是眉清
目秀,不类常人。尤其在眼睛张开
之时,那眼光如同闪电,竟似练武
之人一样。那麻疯患者双眼一张便
阖,又变得憔悴无神,慢慢弯腰去
拾那条羊腿。唐经天道:“喂,你
叫什么名字?是练过武的么?”那
麻疯坐在地上,捧着羊腿大嚼,竟
似听而不闻。
唐经天心道:“嗯,他是饿得
慌了。”又暗笑道:“我问他这些
干嘛?就算他是武学中人,我也不
能与他作伴。何况,我又急着赶
路。”只见那麻疯患者一下子就嚼
了半条羊腿,倏地又张开了眼睛,
狠狠地盯了唐经天一眼,那眼光似
是愤怒,又似憎恶,比适才更是骇
人。在如此阴沉的山谷之中,一个
大麻疯露出如此的眼光,唐经天也
不由得打了一个寒嚎,提起脚步,
展开身形,在他身边疾掠而过。
走不到十步光景,刚到山拗之
处,忽听得轰的一声,一块磨盘般
大小的巨石,突然从上面掉下来,
山道狭窄,转身亦难,唐经天奋起
神力,双臂一托,将那大石一掷,
只听得轰轰之声,震耳欲聋,那块
巨石带动山泥,堕下深谷,唐经天
回头一瞧,只见那麻疯提着一根拐
杖。顶着上面的一块大石,唐经天
喝道:“你干什么!”话犹未了,
又是轰隆一声巨响,那块巨石凌空
飞堕,声势比刚才还猛。唐经天站
稳脚步,大喝一声,双臂一托,又
将那块巨石掷下深谷、泥土飞溅,
枝叶飞舞,霎时之间,竟自张不开
眼睛,待到张开眼睛之时,那麻疯
已不见了。
唐经天大愤,喝道:“素不相
识,你为何加害于我?”“你为何
加害于我?加害于我,于我……”
群峰回响,久久不绝。那麻疯患者
己不知躲到哪儿去了!
唐经天自下山以来,亦曾经历
过不少惊心动魄的怪事,但从无一
次有今日之怪异!这大麻疯竟然是
个具有绝顶武功的异人,此事已是
不可思议!更令唐经天百思不得其
解的是:他对这个麻疯有恩无仇,
实不明他何故如此阴险伏击一难道
真是泯灭了人性不成。
走出山墩,天空豁然开朗,山
路盘旋倾斜,这是雀儿山的里面,
形势远不及北面险陡,有山路即是
已有人迹,唐经天舒了口气,一直
奔出十余里地,再也不去想那莫名
其妙令人憎厌的麻疯。(未完)
123
096
1,2,3,4,5,6,7,8 10
Powered by Flipping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