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o Bao Daily, 10 Agustus 2022 - page 8

连载小说
www. haobaoda i l y. co. i d
星期三
2022年08月10日
08
周威信远远瞧著,只见这老瞎子出
手沉稳,好整以暇,竟似丝毫没将众敌
手放在心上,蓦地里见他眼皮一翻,一
对眸子精光闪烁,竟然不是瞎子,跟著
一转身,抬腿将詹镖师踢开了个筋斗。
周威信大骇,知道这瞎子绝非太岳四侠
中的逍遥子可比,却是当真身负绝艺的
高手,想到自己背上的责任,高叫:「
张兄弟,你将这老瞎子拿下了,可别伤
他性命。我先行一步,咱们洪同县见。
」心道:「江湖上有言道:『路逢险处
须当避,不是才子莫吟诗。』」双腿一
挟,纵马奔向林子。
刚驰进树林,只见一株大树後刀
光闪烁,他是老江湖了,心下暗暗叫
苦:「原来那瞎子并非独角大盗,这
里更伏下了帮手。」当下没命价鞭马
向前急驰,只驰出四五丈,便见一个
人影从树後闪了出来。
周威信见这人手持单刀,神情
凶猛,当下更不打话,手一扬,一枝
甩手箭脱手飞出,向那人射去,同时
纵骑冲前。那人挥刀格开甩手箭,骂
道:「什麽人,乱放暗青子?
」另一人跟著赶到,喝道:「
你有暗青子,我便没有麽?」拉开弹
弓,吧吧吧一阵响,八九枚连珠弹打
了过来,有两枚打在马臀上,那马吃
痛,後腿乱跳,登时将周威信掀下马
来。周威信早已执鞭在手,在地上打
个滚,刚跃起身来,吧的一声,手腕
上又中一枚弹丸,铁鞭拿捏不住,
掉在地下。那两人一左一右,同时抢
上,双刀齐落,架在他颈中,一人问
道:「你是什麽人?」另一人问道:
「干麽乱放暗青子?」先一人又道:
「你瞧见我的孩子没有?」另一人又
问:「有没有见一年轻姑娘走过?」
先一人又问:「那年轻姑娘有没有抱
著孩子?」
片刻之间,每个人都问了七八句
话,周威信便是有十张嘴,也答不尽
这许多话。原来这两人正是林玉龙和
任飞燕夫妇。
林玉龙像妻子喝道:「你住口,
让我来问他。」任飞燕道:「干麽要
我住口?你闭嘴,我来问。」两人你
一言,我一语,争吵了起来。周威信
被两柄单刀架在颈中,生怕任谁一个
脾气大了,随手一按,自己的脑袋和
身子不免各走各路,江湖上有言道:
「你去你的阳关道,我走我的独木
桥。」又想:「江湖上有言道:『光
棍不吃眼前亏,伸手不打笑脸人。』
当下满脸堆笑,说道:「两位不用心
急,先放我起来,再慢慢说不迟。
」林玉龙喝道:「干麽要放你?
」任飞燕见他右手反转,牢牢按住背
上的包袱,似乎其中藏著十分贵重之
物,喝道:「那是什麽?」
周威信自从在总督大人手中接
过这对鸳鸯刀之後,心中片刻也没有
忘记过「鸳鸯刀」三字,只因心无旁
骛,竟在睡梦之中也不住口的叫了出
来,这时钢刀架颈,情势危急,任飞
燕又问得紧迫,实无思索馀地,不自
禁冲口而出:「鸳鸯刀!」
林任两人一听,吃了一惊,两
只左手齐落,同时往他背上的包袱抓
去。周威信一言既出,立时懊悔无
已,当下情急拼命,百忙中脑子里转
过了一个念头:「江湖上有言道:『
一夫拚命,万夫莫当。』何况他们只
有两夫?」顾不得冷森森的利刃架在
颈中,向前一扑,待要滚开。但林任
夫妻同时运动,猛力一扯,却将他连
人带包袱提了起来。原来周威信用细
铁绳将这对宝刀缚在背上,林任两人
虽是一齐使力,还是拉不断铁绳。
(017待续)
柔嘉道:“唷!说得多可怜!
倒像一刻离不开我的!我在家
里,你跟我有话么?一个人踱来
踱去,唉声叹气,问你有什么心
事,理也不理——今天星期天,
大家别吵,好不好?我去了就回
来。”不等他回答,回卧房换
衣服去了。她换好衣服下来,鸿
渐坐在椅子里,报纸遮着脸,动
也不动。她摸他头发说:“为什
么懒得这个样子,早晨起来,头
也不梳。今天可以去理发了。我
走了。”鸿渐不理,柔嘉看他一
眼,没透过报纸,转身走了。
她下午一进门就问李妈:“
姑爷出去没有?”李妈道:“姑
爷刚理了发回来,还没有到报馆
去。”她上楼,道:“鸿渐,我
回来了。今天爸爸,兄弟,还有
姑夫两个侄女儿都在。他要拉我
去买东西,我怕你等急了,所以
赶早回来。”
鸿渐意义深长地看壁上的钟,
又忙伸出手来看表道:“也不早
了,快四点钟了。让我想一想,
早晨九点钟出去的,是不是?我
等你吃饭等到——”
柔嘉笑道:“你这人不要脸,
无赖!你明明知道我不会回来吃
饭的,并且我出门的时候,吩咐
李妈十二点钟开饭给你吃——不
是你这只传家宝钟上十二点,是
闹钟上十二点。”
鸿渐无词以对,输了第一个
回合,便改换目标道:“羊毛坎
肩结好没有?我这时候要穿了出
去。”
柔嘉不耐烦道:“没有
结!要穿,你自己去买。我
没见过像你这样的nasty人!
我忙了六天,就不许我半天快
乐,回来准看你的脸。”
鸿渐道:“只有你六天
忙,我不忙的!当然你忙了有
代价,你本领大,有靠山,赚
的钱比我多——”
“亏得我会赚几个钱,否
则我真给你欺负死了。姑妈说
你欺负我,一点儿没有冤枉
你。”
鸿渐发狠道:“那么你快去请
你家庭驻外代表李老太太上来,
叫她快去报告你的Auntie。”
“总有那一天,我自己会报
告。像你这种不近人情的男人,
世界上我想没有第二个。他们讨
厌你,不上你的门,那也够了,
你还不许我去看他们。
(258待续)
钱钟书著
258
可是,到了年底,我开始有些
厌倦了,过多的博物馆,过多的历
史,过多的古迹,使我厌烦而透不
过气来,再加上欧洲的冬天,严寒
的气候,漫天的大雪……都使我不
习惯,我看来苍白而消瘦,于是,
云帆结束了我们的旅程,带我回到
罗马的家里。
一回到家中,就发现有成打
的家书在迎接着我,我坐在壁炉
的前面,在那烧得旺旺的炉火
之前,一封一封的拆视着那些信
件,大部份的信都是父亲写的,
不嫌烦的,一遍遍的问我生活起
居,告诉我家中一切都好,绿萍
和楚濂也平静安详……绿萍和楚
濂,我心底隐隐作痛,这些日子
来,他们是否还活在我心里?
我不知道。但是,当这两个名
字映入我的眼帘,却仍然让我内
心抽痛时,我知道了;我从没有
忘记过他们!我继续翻阅着那些
信件,然后,突然间,我的心猛
然一跳,我看到一封楚濂写来的
信!楚濂的字迹!我的呼吸急促
了,我的心脏收紧了,我像个小
偷般偷眼看云帆,他并没有注意
我,他在调着酒。于是,我拆开
了信封,急急的看了下去,那封
信简短而潦草,却仍然不难读到
一些刺心的句子:
“……你和费云帆想必已游遍
了欧洲吧?当你坐在红磨坊中喝香
槟的时候,不知道有没有想到在遥
远的、海的彼岸,有人在默默的怀
念你?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台湾的
小树林?和那冬季的细雨绵绵!我
想,那些记忆应该早已淹没在西方
的物质文明里了吧?
……绿萍和我很好,已迈进
典型的夫妇生活里,我早上上
班,晚上回家,她储蓄了一日的
牢骚,在晚上可以充分的向我发
挥……我们常常谈到你,你的怪
僻,你的思想,你的珠帘,和你
那一帘幽梦!现在,你还有一帘
幽梦吗?……”
信纸从我手上滑下去,我呆呆
的坐着,然后,我慢慢的拾起那张
信纸,把它投进了炉火中。弓着
膝,我把下巴放在膝上,望着那信
纸在炉火里燃烧,一阵突发的火苗
之后,那信笺迅速的化为了灰烬。
我拿起信封,再把它投入火中,等
到那信封也化为灰烬之后,我抬起
头来,这才发现,云帆正默默的凝
视着我。我张开嘴,想解释什么,
可是,云帆对我摇了摇头,递过来
一杯调好了的酒。
五〇
“为你调的,”他说。“很淡
很淡,喝喝看好不好喝?”
我接过了酒杯,啜了一口,那
酒香醇而可口。
“你教坏了我,”我说:“我
本来是不喝酒的。”
他在我身边坐下来,火光映红
了他的面颊。
“喝一点酒并不坏,”他
说:“醺然薄醉是人生的一大乐
事。”他盯着我:“明天,想到
什么地方去玩吗?”
“不,我们才回家,不是吗?
我喜欢在家里待着。”
“你真的喜欢这个‘家’
吗?”他忽然问。
我惊跳,他这句话似乎相当刺
耳。
“你是什么意思?”我问。
“哦,不,没有意思,”他很
快的说,吻了吻我的面颊。“我
只希望能给你一个温暖的家。”
“你已经给我了。”我说,
望着炉火。“你看,火烧得那么
旺,怎么还会不温暖呢?”
他注视了我一段长时间。
(077待续)
琼瑶著
077
金庸著
017
1,2,3,4,5,6,7 9,10
Powered by Flipping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