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o Bao Daily, 25 Juni 2022 - page 9

武侠小说
l y. co. id
星期六
2022年06月25日
09
那卖卜的瞎子又道:这十七年
来,我时时刻刻都在想重见铁某人
一面,只可惜现在──
他苍白的脸上,肌肉一阵抽
缩,嗄声道:他现在已变成什么模
样?老四,你说给我听听好吗?
卖野药的郎中咬了咬牙,道:
看起来他还是跟十七年前差不多,
只不过胡子长了些,人也胖了些?
瞎子仰面一阵惨笑,道:好,
好──姓铁的,你可知道我这十七
年来,日夜都在求老天保佑你身子
康健,无病无痛,看来老天果然没
有叫我失望。
独眼妇人咬牙道:他出卖了翁
天杰,自然早已大富大贵,怎会像
我们这样过的是连猪狗都不如的日
子──-
她指着那卖酒的道:安乐公子
张老五竟会挑着担子在街上卖酒,
易二哥已变成瞎子-这些事,你只
怕都没有想到吧?
大汉紧紧闭着眼睛,不敢张
开,他只怕一张开眼睛,热泪就会
忍不住要夺眶而出。
十七年──-十七年──-
这十七年他所忍受的苦难,又
有谁知道?
突然屋子外一人大呼道:大
嫂-大嫂──我有好消息──-
第十一章 天外来救星
独眼妇人听有人在屋子外面呼
叫,抢了出去,皱眉道:什么事如
此大惊小怪的?
那人道:我方才见到铁面无私
赵正义,他说那姓铁的就在──-
他一面说着话,一面已推门走
了进来,说到这里,忽然怔住,因
为他已发现要找的人就在屋子里。
独眼妇人格格笑道:你想不到
吧!
那人长长吐出口气,道:赵正
义说他在龙啸云家里,想不到──
他一把抓住独眼妇人的手,
道:大嫂,你们是怎会找到他的?
独眼妇人道:这是龙神庙老乌
龟来报的讯,说他已和李寻欢往这
条路上走来了,我们一路寻到这
里,本还碍着李寻欢,不便妄动,
谁知他竟和李寻欢分了手。
瞎子阴恻恻笑道:这就叫天夺
其魂,鬼蒙了他的眼睛!
最后赶到的那人疾装劲服,八
个人中只有他不改江湖豪客的打
扮,身后斜背一柄梨花大枪,比他
的人还高出半截。
过了很久,那江湖客一跃而
起,瞪着大汉大喊道:铁传甲,你
还认得我么?
铁传甲点了点头,黯然道:你
好──
那江湖客应声道:我当然很
好,边浩平生不做亏心事,也用不
着躲躲藏藏的不敢见人,日子至少
总比你过得开心些!
麻子怒道:三哥,你还跟他×
嗦什么?快开了他的胸膛,掏出他
的心来祭大哥在天之灵,不就完了
么?
边浩沉着脸道:老七,你这话
就不对了,我们兄弟要杀人,总要
杀得光明正大,不但要叫天下人无
话可说,也要叫对方口服心服。
瞎子悠然道:不错,我们既已
等了十七年,又岂在乎多等一时半
刻。
他将这句话又说了一遍,别人
也就不能再说什么了。
独眼妇人道:那么老三,你的
意思还想怎么样呢?
边浩道:我们不但要先将话问
清楚,还要找个外人来主持公,若
是人人都说铁某人该杀,那时再杀
他也不迟。
麻子跳了起来,大吼道:还要
问个鸟,我就不信还有人会说他做
的事不该杀!
瞎子冷冷道:既然没有人会说
他不该杀,问问又有何妨?
麻子咬了咬牙,厉声道:你
──你想找谁来主持公道?
边浩道:我们找的人非但要绝
对大公无私,而且还要和中原八义
及铁传甲双方都全无关系。
独眼妇人皱眉道:你找的究竟
是谁,快说吧。
边浩道:第一位就是铁面无私
赵正义,此人可算是──-
铁传甲忽然惨笑道:你们用不
麻烦了,快杀了我就是!我自问昔
年确有对不起翁天杰之处,如今死
而无怨!
独眼妇人冷笑道:听他的口
气,好像对赵正义还有所不满──
瞎子淡淡道:赵正义既然曾找
过老三报告他的行踪,自然和他有
些过节,又怎会为他主持公道?
边浩道:纵然如此也无妨,除
了赵正义之外,我还找了两个人。
瞎子道:哦?
边浩道:这两人一个是在大观
楼说铁板快书的老先生,可说是此
道第一名家,却和江湖中人全无关
系,另一个是初出江湖的少年──
独眼妇人道:初出江湖的毛头
小伙子,懂得什么? (未完)
队伍中抢出两名军官,一使铁
拐,一使单刀,急急上前堵截,那番
僧正打得高兴,猛听得金刀挟风之
声,分从两侧袭到,那番僧一个盘
旋,只听得那两个军官怒声喝道:“
好大的胆子,凭你这几个番贼,就敢
来抢劫金瓶!”把手一挥,御林军阵
形一变,用强弓射住阵脚,将六名尼
泊尔武士挡在外围,两名军官与那红
衣番僧便在核心恶斗。
龙灵矫等三人在岩石后面观战,
陈天宇道:“咱们该去助阵了吧?”
龙灵矫道:“且看看大内八大高手的
本领。”只见那两名军官拐去刀来,
铁拐起处有如蛟龙出海,单刀飞舞,
严如匹练横空,确是高手;但那番僧
的禅仗呼呼乱扫,力大招沉,每一杖
发出,都打得沙飞石舞,这两名军官
虽是精通武艺,却已显得处在下风,
龙灵矫道:“这两名军官是八大高手
中的铁拐张华和单刀周五,他们八大
高手对敌,从来不要人相帮,这回只
怕要破例了。”
那红衣番僧越战越勇,使到疾
处,只听得呼呼轰轰之声,一根禅杖
就如化了数十百根,杖影如山,将那
两名军官都笼罩在杖影之内,正拟施
展杀手,只见一骑快马,在后列飞奔
出阵,马未冲到,人已在马背上凌空
飞起,银虹一道,飞掠而下,陈天宇
叫道:“好一招展翼摩云呵!”只见
银虹一绕,那番僧一招“举火燎天”
,裆的一声,一件黑忽忽的东西,已
随着银虹飞起,原来是那番僧的八角
僧帽,给来人一剑削为两边。
龙灵矫道:“这人是八大高手中坐
第二把交椅的银虹剑游一鄂,那番僧遇
着劲敌了。”陈天宇注目战场,果然只
见那番僧连连后退,只有招架的功夫。
游一鄂是武当派的高手,一手连
环剑法使得凌厉无前,正在占得上
风,猛地里又听得哨声四声,南北两
面山口都冲出一股人来,南面的是陕
甘大侠麦永明领头,北面却是武氏兄
弟为首,龙灵矫瞥了一眼,笑道:“
这麦老头的交游确是广阔、北五省侠
义道中的人物,几乎全来了。”陈天
宇心中一栗,,想庙“我父亲是迎接
金瓶的专使,如此一来,岂非我要和
北五省俟义道中的人物作对了?”心
下踌躇难决,就在这一瞬间,这两股
人马已从两翼杀人,把御林军杀得望
风披靡。
中军帅旗一展,八大高手也分出
人来,率领精锐,上前堵截,麦永
明这一股被一个手舞练子锤的军官堵
住,陷于混战之中,武氏兄弟却横
冲直闯,杀入阵中,一个用左手剑,
一个用右手剑,互为掩护,两道剑
光,左右展开,有如双龙出海,夭矫
飞舞,有两名军官,也是八大高手
中的人物,一个手使锯齿刀,一个手
舞吴钩剑,急急上前堵截,武家兄弟
骤的张目喝道。“挡我者死,避我者
生!”双剑齐出,有如奔雷掣电,只
听得一阵断金夏玉之声,锯齿刀的锯
齿全给削平,吴钩剑也给挑到半空。
那两名军官急忙一拨马头,武氏兄弟
剑出如风,比马还快,只见青光闪
处,两名军官各自中剑,跌下马来。
武氏兄弟刺翻敌人,径向中军那四匹
白马冲去。
游一鄂大吃一惊,舍了番僧,回
身救援,武氏兄弟身法极快,只见他
们左一兜,右一绕,竟从人丛之中直
杀出去,看看就要抢到中军的杏黄旗
下。
猛听得一声大喝,一个穿着三品
武官服饰的虬髯汉子,挥动一件奇形
状的兵器,冲出阵来,迎着武氏兄弟
破口骂道:“亏你们还是汉人,为何
帮番邦鞑子抢劫金瓶?”声如洪钟,
虽在千军万马之中,也震得人耳鼓嗡
嗡作响。武氏兄弟一怔,立即也回骂
道:“亏你也是汉人,为何帮满州鞑
子?我们就是不准你将金瓶送到拉
萨,你们的满洲主子占据中原尚嫌不
够吗?为何还要吞并回疆蒙藏?我们
抢我们的,与那番邦秃驴毫不相关:
你这厮口出大言,吃我一剑!”
那虬髯武官喝道:“你们勾结番
邦,犯上作乱,还敢巧言辩饰,有本
领就从我手中将金瓶夺去。”武氏兄
弟亦知此人乃是劲敌,双剑一出,
便展绝招,武老大左剑横披,武老二
右剑直刺,双剑一披一刺,倏地合成
一个圆弧,向那军官拦腰疾绕。那军
官的怪兵器当中一插,硬插进圆弧
之中,把双剑冲得左右分开,只听得
一阵叮当之声,久久不绝,他竟然全
用本身功力,硬将双剑冲开,龙灵矫
见了,也不禁暗暗点头,对陈天宇笑
道:“此人不愧是八大高手的首领,
果然名下无虚!”
武氏兄弟的无极剑法得自祖父真
传,骤遇强敌,精神一振,双剑一分
即合,霎眼之间,连进数招。那军官
所使的怪兵刃比平常的杆棒稍短,
比判官笔又稍长,棒上长满明晃晃的
倒钩,可以锁拿刀剑,在兵器上先占
了便宜,武氏兄弟剑法虽然凌厉之
极,却也颇有顾忌,堪堪打个平手。
陈天宇问道:“这军官使的兵器叫什
么名字?怎的如此厉害?”龙灵矫笑
道:“这军官名叫焦春雷,是大内
八大高手的首领,功力在武氏兄弟之
上,就是用寻常的刀剑,武氏兄弟也
讨不了他的便宜,加上这根专门克制
刀剑的狼牙棒,在五十招之内,武氏
兄弟必然落败。” (未完)
079
052
1,2,3,4,5,6,7,8 10
Powered by Flipping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