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o Bao Daily, 14 Januari 2022 - page 9

武侠小说
l y. co. id
星期五
2022年01月14日
09
金须奴因为这种机缘旷世难
逢,总想寻着一样特奇的异宝。
看这件很好,那件更好,终是拿
不定主意。末后看到一柄铜扇,
金霞闪耀,照眼生辉,悬嵌在洞
壁上隐秘之处。别的宝物均少注
释,只有这扇柄上不但镌有“清
宁”两个古篆文,旁边壁上还注
有朱文的偈语用法,说此扇专为
炼丹伏魔之用。知是一件至宝,
便叩了一个头起来,先用手取,
并未取出。后照壁间偈语将手一
招,一道金光飞入手内。宝扇刚
一到手,那守洞石人便走将过
来,石剑上发出火焰,直指金须
奴,连忙退了出来,飞身上去。
金须奴一手持伞,一手持扇,
上时心中高兴,略一寻思,便显迟
慢了些。猛觉一股奇热的上身来,
一着慌,不暇寻思,顺手使扇一
挥,一片霞光飞起,那火便似狂风
卷乱云般,成团往四外飞开,同时
身子也在宝伞剑光笼绕之下飞身到
了上面。不禁心中一动,又惊又
喜。先和众人一般,去见白、朱二
人称谢。二矮见他手上持着那把宝
扇,面上顿现惊诧之容,彼此互看
了一眼。
三凤见机不可失,便踅向白、
朱二矮面前,倏然出手,夺过宝
伞,驾起遁光破空逃走!初凤、
二凤大惊,刚要追去,猛听耳旁
有人喝道:“且慢起身,到这里
来,我有话说!”同时便觉身子
被一种绝大力量吸住,不能往上
飞起。回头一看,白、朱二矮满
面含笑,若无其事般站在原处,
正用手相招。
三凤盗伞逃走,二矮既未拦
阻,又不许追,初凤、二凤不知是
何用意,只得硬着头皮一同飞身过
去,跪下听候吩咐。白谷逸先指着
金须奴道:“你虽是个冷血异类,
却有天良。你三番大劫已逾其二,
还有一劫回去便当应验。那‘天一
真水’乃地阙灵泉,不可妄费!用
后可将它觅地保存,以待有缘。三
劫完后,自有你的好处。”又对初
凤道:“地阙三女,只你一人仙根
深厚。此番服了灵丹,不出十年必
有大成。如不妄为,地仙有望!望
你姊妹好自修持,也不枉我成全一
场!”
白谷逸又对二凤道:“你人较
忠厚,虽难比你姊,将来却也不
差。只你三妹天性既是凉薄,惯爱
使奸行巧,终须弄巧成拙,惹火烧
身!十二年后,你们刚有成就,必
有异派能人前去寻事。到时如果紧
闭宫门,仗着法术封锁,来人决难
混入。否则便是异日一个隐患。月
儿岛火海奇珍乃是长眉真人师叔连
山大师所遗留,将来峨眉门下后辈
如有人入宫,须念成道渊源,留一
点香火情面。”
白谷逸当时如此说法,是早已
料到异日会有峨眉弟子到紫云宫索
取“天一真水”一事,是以特别告
诫。初凤本也记在心中,但日后终
究受不住妖邪煽惑,以致生出无数
事来,这且不提。
朱 梅 招 手 叫 金 须 奴 过 去 ,
道:“你新得那柄宝扇,乃是连山
大师炼丹降魔第一件至宝。此扇被
大师另用仙法封锁,不比别的宝物
悬嵌壁上,一望而知,不遇有缘不
会出现。连我二人两入火海,虽知
此宝,俱未寻到。大师既以此宝相
传,必然还有深意,那柄宝伞,本
是我们和铁伞道人借来,三凤在半
途,定遇那伞主人将伞夺回,你们
便即回宫,好好潜修!”
各人回到紫云宫,三凤已狼
狈而归,情形正如朱梅所料。二
凤在火海中所得那部道书,乃是
天府副册《天魔秘笈》。回宫
以后,三凤便提议那部天府副册
是她们舍了宝物不要才得到手。
大家空入宝山,只金须奴一人便
宜,独得了一柄宝扇,回宫又不
交出,此书不能和他一同修炼,
方显公平。
初凤自在火海中服了灵丹,神
明朗澈,料定金须奴异日别有仙
缘,闻言只笑了笑,也未劝说。三
凤见大姊不拦,越发逞强,索性与
金须奴说明众人练习,不准入内!
金须奴原本志不在此,也未介意。
二凤人较忠厚,看了倒有些不服,
因为初凤不说话,虽未相劝,由此
却对金须奴起了怜意。
众人在宫中潜修到了第三年
上,金须奴功行大进。他本是异
类,须要藉紫云宫中“天一真水”
脱胎换骨,是以自愿投身为奴。这
时,已快到天地交泰服真水之期,
服后便可脱胎换骨,有了成道之
分。初凤便和众人定日行法,助他
服用。这三年功夫,除三凤仍是与
他不睦外,二凤是另眼相看。听说
他服了真水便可换形,真是心喜。
服水那一天,须要一人在旁照应七
日七夜,不能离开一步。初凤看了
三凤一眼,然后问:“哪位姊妹愿
助他一臂之力,成全此事?”
(未完)
过了许久,外面人声渐静,侯
三变带领冷禅等三人抄宫中小径,
直奔冷宫,沿途上虽然有两三处有
人查问,但都不是允祯的人,侯
三变一打暗语,便通过了。过了一
阵,只见一个荷塘,水光闪闪发
亮,侯三变道:“荷塘边那所黑石
屋子便是冷宫了。”走到宫前,忽
见石门半掩,候三变大为诧异,冷
禅抢在前头,推门进去,忽听得有
人问道:“是王队长吗?”
冷禅和尚一看,却原来是两个
宫女在里面打扫。冷禅怔一怔:这
两个宫女好像是在那里见过似的。
不理她说什么“王队长”不“王
队长”,冲上去问道:“你们认识
海棠吗?”那两个宫女吓了一跳,
惊道:“你这个和尚是从那里来
的?”侯三变跨上一步,道:“他
是皇上带来的人,你怎么不答他的
话?”了因和尚随允祯入宫,宫中
早已传开,那两个宫女还以为冷禅
就是那个什么“宝国禅师”,吓得
变了面色,冷禅喝道:“快说!”
一个宫女胆子较大,回道:“海棠
早已死了,还是我们把她抬出去埋
的!”
冷禅的眼光中突然出现一种奇
异的光芒,痛苦的扭着手臂,忽
然问道:“是不是用竹床抬出去
的?”宫女道:“是呀!”冷禅顿
时呆若木鸡,脑海中现出一幅褪
了色的图画:四名宫女指着一张竹
床,竹床上用白布盖着一个女病
人,头发稀疏斑白,面色十分可
怕,露出来的两只手,手指就如鸡
爪一般。这是自己第一次入宫时,
偶然碰到的一个情景。难道那天晚
上,撞到的那个僵尸般的丑陋女
人,就是当年美如仙子的海棠?再
一细看,这两个似曾相识的宫女,
正就是那天晚上所碰的到的宫女。
那么,那个僵尸般将要断气的女人
自然是海棠无疑了。这一刹那间,
千万思潮,如波翻浪涌,忽然又都
平静下去,冷禅经历了一个前所未
有的空灵境界。
侯三变见冷禅兀立如僵石,眼
睛如定珠,只道他是痛极成疯,急
忙拉他一把,道:“祝大哥,你看
开一点。”冷禅忽然哈哈大笑,
道:“狗矢撅!狗矢撅!”侯三
变惊道:“大哥,你怎么啦?”冷
禅笑道:“解脱臭皮囊,还我庄严
相。臭皮囊与庄严相原是一物。色
即是空,空即是色,我如今方才懂
得。”
侯三变见他胡言乱语,心急如
焚,正想出言慰解。吕四娘盈盈一
笑,合什说道:“恭喜大师,妙悟
禅理,此去灵山是坦途了!”侯
三变和唐晓澜都愕然不解,吕四娘
道:“你们不要打扰他,他现在比
什么时候,心中都要明白。”
吕四娘博览群书,对佛经也深
有研究。佛经《燃灯录》中说过
一段故事,说有一个高僧问燃灯
佛道:“何谓古佛心?”燃灯佛答
道:“并州萝卜重三斤。”又问
道:“什么是道?”燃灯连道:“
狗矢撅,狗矢撅!”再问时,燃灯
佛竖起一指,道:“不可说不可
说了。”这一段“语录”正是佛经
中大乘妙谛所在,意谓真理无处
不在,在最污秽的事物中,亦可见
到最庄严的东西,所以说从“狗矢
撅”也可悟道。污秽与庄严原是对
立的,可是在污秽中也孕育着新生
的种子,就如每一个新的世界都是
从旧的世界中蜕化出来一样。冷禅
想到当年绮年玉貌的海棠,临死时
却是那样丑陋,初时不免感触万
端,但感情迅即净化升华,顿觉灵
台明净。
那两个宫女见他们状若疯痴,
冷禅的模样也不像太监们所谈起的
了因,于是小心翼翼的问道:“你
们认识王队长吗?他就要来了,我
们还要打扫呢!”
侯三变道:“什么王队长?”
宫女疑惑道:“听说叫做王陵,你
们都是跟随圣上的人,难道彼此不
知道吗?”唐晓澜又惊又喜,心
道: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
功夫,忙道:“认得,认得!他和
我是最熟不过的老朋友了,他要住
在这里吗?”宫女道:“天一亮,
就要搬来,所以哈总管要我们连夜
打扫。”唐晓澜道:“那好,我们
就在这里待他。”推开厢房,闪身
入内。
侯三变等三人跟着进来,侯三
变看看天色,悄声说道:“天快亮
了,你们还不出去?”吕四娘也觉
唐晓澜举动异怪,问道:“王陵是
什么人?你等他干吗?天亮之后,
就不容易出去了。”唐晓澜道:“
他是我的师兄。”把王陵叛师,劫
夺师嫂的事说了。吕四娘原听他
说过这段故事,只是记不起王陵的
名字,听他说后,笑道:“既然
如此,咱们就索性再在宫中耽搁一
天。”侯三变也道:“世上竟然有
这样卑劣的小人,我老侯也放他不
过,”冷禅却默不作声,在房内走
来走去,在屋角拿起一具瑶琴,铮
铮弹了两下,唐晓澜想起往事,不
觉潸然。宫女进来道:“哎,这望
还有一具烂琴,抛了它吧!吕四
娘道:“不必,我替你带它出去好
了。”
(未完)
164
142
1,2,3,4,5,6,7,8 9
Powered by Flipping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