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o Bao Daily, 13 Januari 2022 - page 9

武侠小说
l y. co. id
星期四
2022年01月13日
09
三女和金须奴照着道书修
炼,功力精进,不免出外走动。
这一日,四人飞过一个海岛,
见海岛上烈火轰发,一时好奇,
降低一看,只见有两个矮子,正
在用一柄宝伞作法降火。一问之
下,原来他们是嵩山二老:“矮
叟”朱梅、“追云叟”白谷逸。
“矮叟”朱梅对三女及金须
奴道:“这月儿岛火海之中有当
年长眉真人的师叔连山大师遗
蜕。大师解化以前,用无边妙法
将遗留下的数十件仙箓和异宝,
连同遗蜕封存海底,并留遗偈,
每逢五十三年的今日开海一次。
到期准许各派有缘能手入海寻
珍,只是此海乃地窍洪炉,非同
凡火,每次开海为期只得一日,
每人每次只准挑选一件,多则必
为法术禁制。你们刚好前来,可
算有缘,我也有事借助,你们四
人中如能选出一人下去,代我们
将火海中黑壁上连山大师遗容下
面那两个朱环取来,我二人便依
次用宝伞护送其余三人下去。凭
仙缘目光深浅,各取一件至宝到
手,岂不是好?” 
四人闻言,退下来一商量。
金须奴先声言:“愿为二位仙人
效劳,不要宝物。”正打算由他
先入火海取那墨壁上面的朱环,
三凤忽起机心,看出二矮的宝伞
有降火之功,心想:“我先下去
取了宝物出来,俟初凤、二凤、
金须奴都取毕,乘二矮不备,抢
了宝伞,驾遁光逃回紫云宫去,
等到下次开海再一同仗伞来取,
岂不可以多得?”止住金须奴,
对二矮说了。
二矮含笑点了点头,好似并
没看出三凤心意。三凤越发放
心,高高兴兴的从白谷逸手上接
过宝物。白谷逸令她驾遁光往海
中飞落,然后将手一指,一片金
霞将三凤护住,往火海中射去。
三凤见身外火焰虽然猛烈,宝伞
头上一片乌光到处,自然分开,
身子也不觉热,心中大喜。及至
下有千丈,穿透火层,落到地底
一看,地方甚大,空无所有,仅
正中心地上冒起一股又劲又直的
青焰,直升上空,离地百丈才化
散开来,变成烈火。
三凤更不思索,迳往洞中走
去。那洞异常高大,洞外立着两
个高大石人,手执长大石剑,甚
是威武,当门而立。正想从石人
身后钻将进去,那石人倏地自动
分开,让出道路。三凤本想还在
遗容前祷告祷告,试探着多取一
两件宝物,一见这般神异,恐怕
弄巧成拙,稍息了无厌之想。先
朝把石人行礼祷告了两句,然后
入洞。
那洞内甚是光明宽朗,四壁
俱如白玉,光华四闪,只尽头处
是块墨壁。壁当中印着一个白衣
白眉的红脸道人,那一对朱环
乃是道人绦上佩带之物。三凤暗
想:“这个宝物只是画的,如何
取得?”方一寻思,忽然一道光
华一亮,“当”的一声,那一对
朱环竟自坠落地上!连忙拾起,
朝道人遗容跪叩了一番,起身再
往侧面壁上细看,果然宝物甚
多,还有一部天书。心刚一动,
猛觉脑后风生!回头一看,门外
石人面已朝里,石剑上冒起一道
光华,正指自己!不敢怠慢,连
忙退出准备上升,再看石人已复
原位,匆匆飞升,穿出火外,
到了山头,将那对朱环交与白谷
逸。
第二个轮到初凤,二矮含笑
道:“火海法宝俱是身外之物,中
有灵丹不可错过。”初凤福至心
灵,接过实伞,如法下去。到了洞
中一看,除法宝仙书之外,果有个
碧玉匣子,盛着一粒通红透明、清
香透鼻、大如龙眼的丹丸。初凤朝
遗像跪谢,将仙丹服了,入口随津
而化,立时觉着神明朗澈,周体轻
灵。记着二矮之言,不敢再觊觎别
的宝物,飞升而上。
三凤见了自不免问长问短,初
凤便将得丹之事说了。三凤毫未在
意,反以为初凤太不聪明,眼看放
着洞中许多宝物,不一人取它一
件!紫云宫金庭玉柱所存灵丹甚
多,自己是仙根仙骨,要它何用?
轮到二凤下去,取了一部道书上
来。
第八回 火海取宝 化形解体
这次该金须奴,接过宝伞,飞
身到了下面。入洞一看,宝物甚
多。暗忖:“宝物不过用以防身
御敌,终不如灵丹可以增长道力。
而况自己以异类成道,更比别人需
要。”便先在遗像前潜心叩说了一
回,起身往四壁寻视,别的宝物全
未放在心上,但希冀也能寻它一粒
服用。偏偏洞中灵丹只有一粒,已
为初凤得去,哪里还有?金须奴只
顾在洞中细找,不由便耽延了好些
时候,末后实觉绝望,只得改取别
的宝物。 (未完)
吕四娘轻功俊极,唐晓澜亦要
比一般卫士为高,倏忽之间,两人
已飞越出几重殿宇。外面董巨川与
甘天龙从两边袭来,这两人功夫,
在众卫士之上,吕四娘匕首急飞,
甘天龙长剑一格,把第一柄匕首打
飞,看准第二柄匕首来势,一个闪
身,向左闪开,那料吕四娘似早已
料到他有此一着,发暗器之时,暗
运手法,第一柄匕首迳急直飞,第
二柄匕首飞近敌前,却突然一偏,
向左一拐,匕首呼的一声,从甘天
龙肩头擦过,把肩头的衣服划开,
甘大龙大吃一惊,不敢前追。董巨
川却一抖手还敬了三枚透骨钉,两
枚给吕四娘打落,第三枚也擦着唐
晓澜肩头飞过,把唐晓澜吓了一大
跳。
两边暗器交锋,阻了一阻,宫
中卫士已从四面围来,吕四娘仗剑
在前开路,带着唐晓澜专拣僻处逃
窜,这时已进入了宫后的御花园,
刚刚掠过一座假山,蓦地又冲出一
队卫士,前面那人轻登巧纵,捷若
猿猴,唐晓澜一看,却是以前偷放
过自己入宫寻母的侯三变。但见侯
三变把手一扬,一枝响箭,破空飞
来,唐晓澜一惊,心道:“这侯三
变乃是我开蒙师傅周青的好友,如
何也对我不留情面,那枝响箭从吕
四娘头顶飞过,吕四娘身形疾起,
向那枝响箭落处赶去,唐晓澜心中
一动,紧跟吕四娘身后,侯三变越
众来追,连放几枝响箭,有的左
飞,有的右射,吕四娘跟着响箭前
奔,就好像靠响箭给她带路似的,
把卫士甩在身后,转入假山花树丛
中,竟然一路无人拦截!
响箭一停,吕四娘倏然止步,
笑道:“冷禅真有办法!”花树下
突然闪出一人,将唐晓澜一把拉
着,道:“你也来了。”唐晓澜一
看,却是一个和尚,怔了一怔,才
看出是以前和自己在宫中交过手的
祝家澎。冷禅这一拉,却是擒拿手
的绝招,唐晓澜的琵琶骨蓦然给
他三指一扣,动弹不得。吕四娘忙
道:“是自己人。”冷禅诧道:“
怎么他不是宫中的卫士吗?”吕四
娘笑道:“她是海棠的儿子!”冷
禅一阵颤粟:急忙放手,带领吕唐
二人进入一个山洞之中。黑暗中,
唐晓澜但见他双眼闪闪发光,盯着
自己。吕四娘道:“晓澜,他是你
母亲以前的好友。”唐晓澜心神动
荡,潸然泪下,冷禅道:“你见着
了你母亲么?”唐晓澜道:“见着
了!”冷禅道:“你带我到冷宫找
她。”唐晓澜哽咽说道:“你不必
再找了,我母亲早已死了!”
冷禅一呆,寒意直透心头,他
等了三十多年,做了和尚,犹未忘
情,想不到意中人却已死了。
原来冷禅三十多年之前曾在宫
中的内务部当差,和一班御前待卫
相识,自去年来京,隐居西山之
后,又时时周济一些已死去的老卫
士所留下的寡妇孤儿,所以一些尚
未退役的卫士旧人,和他颇为相
得。康熙驾崩那天,没有多久,他
的卫士朋友中,便有人向他报信,
说是唐晓澜被擒,允祯也已经入宫
了。那些老一辈的卫士,除了候三
变等有限几人外,在康熙晚年,已
因年老力衰,多半失势,在宫中执
役,只不过是位列闲而已。一到新
帝即位,免不了人心惶惶,找冷禅
商量办法。
冷禅和一班卫士在古庙的大殿
倾谈,甘凤池和吕四娘等在房中听
得清清楚楚,卫士去后,甘凤池
道:“祝大哥,你还想入宫吗?”
冷禅道:“允祯门下,高手如云,
此后宫中必然防卫更严,如何去
得?”甘凤池笑道:“不然,在这
新旧交替之时,最易混入,再过些
时日便不行了。”冷禅熟识宫中情
形,一想便明其中道理,所似当晚
便和吕四娘偷进宫内。
果然在新旧交接之际,防范较
疏。允祯忙于处理大事,对宫中卫
士的差使还未有全盘布置,而哈布
陀了因等人,刚刚入宫,地方也
还未熟悉。吕四娘等随便在宫中冷
僻的地方放一把火,引开了允祯的
人,吕四娘趁这机会,便把唐晓澜
救出来了。
冷禅听得意中人已死,半晌不
语。吕四娘道:“咱们事情已了,
出宫去吧。”冷禅伤心之极,问唐
晓澜道:“什么时候死的?”唐
晓澜道:“就是你上次进宫的那个
晚上。”冷禅面如死灰,假山洞外
人影一闪,侯三变走了进来,笑
道:“幸亏允祯带来的那班卫士
还未熟悉宫中道路,老卫士们又不
是诚心为允祯卖力,要不然你们
真逃不了。”忽觉洞中气氛有异,
问道:“祝大哥,怎么啦?你们
都不作声。”冷禅道:“海棠死
了!”俟三变道:“海棠死了?怪
不得上次你们进宫之后,冷宫便封
闭了,我还以为她是被移到别处幽
禁呢。”冷禅忽道:“海棠虽死,
我还想到冷宫一看,看看她二十多
年居留过的地方。”候三变默然不
语,黑暗中,唐晓澜泪光摇晃,
道:“我也想再去一次。”侯三变
想了一阵,叹口气道:“一朝天子
一朝臣,以后我也不想在宫中混下
去了,就带你们去一趟吧。”
(未完)
163
141
1,2,3,4,5,6,7,8 9
Powered by Flipping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