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o Bao Daily, 13 Januari 2022 - page 8

连载小说
l y. co. id
星期四
2022年01月13日
08
过了良久,才有人道:“算来原
该是赏善罚恶令复出的时候了,料想
是赏善罚恶两使出巡。这飞鱼帮嘛,
过往劣迹太多……唉!”长长叹了口
气,不再往下说。另一人问道:“胡
大哥,听说这赏善罚恶令,乃是召人
前往……前往侠客岛,到了岛上再加
处分,并不是当场杀害的。”先说话
的那人道:“若是乖乖的听命前去,
原是如此。然而去也是死,不去也是
死,早死迟死,也没什么分别。成大
洋成帮主定是不肯奉令,率众抗拒,
以致……以致落得这个下场。”一个
嗓音尖细的人道:“那两位赏善罚恶
使者,当真如此神通广大,武林中谁
也抵敌不过?”那胡大哥反问:“你
说呢?”那人默然,过了一会,低低
的道:“赏善罚恶使者重入江湖,各
帮各派都是难逃大劫。唉!”
石破天突然想到:“这船上的死
尸都是什么飞鱼帮的,又有一个帮
主。啊哟不好,这两个什么赏善罚恶
使者,会不会去找我们长乐帮?”
他想到此事,不由得心急如焚,
寻思:“该当尽快赶回总舵,告知贝
先生他们,也好先有防备。”他给人
误认为长乐帮石帮主,引来了不少麻
烦,且数度危及性命,但长乐帮中上
下人等个个对他恭谨有礼,虽有个展
飞起心杀害,却也显然是认错了人,
这时听到“各帮各派都是难逃大劫”
,对帮中各人的安危不由得大为关
切,更加凝神倾听舱中各人谈论。
只听得一人说道:“胡大哥,
你说此事会不会牵连到咱们。那
两个使者,会不会找上咱们铁叉
会?”那胡大哥道:“赏善罚恶二
使既已出巡,江湖上任何帮会门派
都难逍遥……这个逍遥事外,且看
大伙儿的运气如何了。”
他沉吟半晌,又道:“这样吧,你
悄悄传下号令,派人即刻去禀报总舵主
知晓。两艘船上的兄弟们,都集到这儿
来。这船上的东西,什么都不要动,咱
们驶到红柳港外的小渔村中去。善恶二
使既已来过此船,将飞鱼帮中的首脑人
物都诛了,第二次决计不会再来。”
那人喜道:“对,对,胡大哥
此计大妙。善恶二使再见到此船,
定然以为这是飞鱼帮的死尸船,说
什么也不会上来。我便去传令。”
过不多时,又有许多人涌上船
来。石破天伏在舱底,听着各人低
声纷纷议论,语间中都是充满了惶
恐之情,便如大祸临头一般。
有人道:“咱们铁叉会又没得
罪侠客岛,赏善罚恶二使未必便找
到咱们头上来。”
另有一人道:“难道飞鱼帮就胆
敢得罪侠客岛了?我看江湖上的这十
年一劫恐怕这一次……这一次……”
又有人道:“老李,要是总舵主
奉令而去,那便如何?”那老李哼了
一声,道:“自然是有去无回。过
去三十年中奉令而去侠客岛的那些帮
主、总舵主、掌门人,又有那一个回
来过了?总舵主向来待大伙儿不薄,
咱们难道贪生怕死,让他老人家孤身
去涉险送命?”又有人道:“是啊,
那也只有避上一避。咱们幸亏发觉得
早,看来阴差阳错,老天爷保佑,教
咱们铁叉会得以逃过了这一劫。红柳
港外那小渔村何等隐蔽,大伙儿去躲
在那里,善恶二使耳目再灵,也难发
现。”那胡大哥道:“当年总舵主经
营这个渔村,正就是为了今日之用。
这本是个避难的世外……那个世外桃
源。” (168待续)
我站在一边,心里有股好奇异
的感觉,看到一对已经离婚的夫
妻,谈论他们“重圆”的“美梦”
,好像是件非常荒谬的事!我打赌
写成小说,别人都会以为我在杜
撰故事。但是,看他们这样握手话
别,殷勤嘱咐,我却依然感动。或
者,卢友文这次是真有决心了,我
想。或者,他真会做出一番事业来
了,我想。到那时候,我那可怜的
哥哥将会怎样?我摇摇头,我不能
想了。钢琴搬到小双的公寓里,小
双打开琴盖,一张信笺从里面飞了
出来。小双惊愕的抓住那信笺,读
着上面的文字,然后,她抬头望着
我,满脸绽放着光采,她把那信笺
递到我面前。于是,我读到下面的
文字:
“我要用我毕生的一切,我的
整个生命,来追求小双,来改变她
对我的观念。我要重新做人,我愿
奉献一切,不求任何回报。我的真
心话是如上,赤诚的话。至于她对
我的绝望,皆因为我自己的所作所
为造成的,都是我应得的。她怜悯
我,我感激,但愿日后能造成她
对我有重燃的感情。一年半以来,
她对我的种种好处,我不知珍惜,
如今我去了,才知道我的世界就是
她。经此打击,我觉得任性和懈怠
是我最大的缺点。现在我已认清了
爱的真谛,即使毫无希望,我都会
努力争取,一定要使她对我重新有
了信心。我已经想好一个长篇的材
料,将立刻下笔写出,把成绩贡献
到她面前……(不要说,只需做!
)”
我看完了,抬头望着小双。
“你认为,”我说:“他的话
是可信的吗?”
小双静静的看着我。“太多的
失望以后,是很难建立信心的,是
不是?”她安静的说:“我想,我
是在等待一个奇迹!”
奇迹!是的,小双在等待着奇
迹!以后的岁月中,她就一直在等
待着奇迹!不止她在等待着奇迹,
诗尧也在等待着奇迹,只是,他们
所等待的“奇迹”是不一样的。就
在这等待中,日复一日,月复一
月,年复一年。时间在流逝着,不
停的、不断的、无止无休的流逝
着。转眼间,小彬彬已经三岁半
了。在这三年中,发生了不少的事
情,我和雨农早已结了婚,也住在
厦门街,和小双只隔了几条巷子。
诗晴的儿子也已两岁多了,长得又
胖又壮,成为李谦最大的骄傲。诗
尧升任了经理,李谦当了编审组组
长,雨农通过了司法官考试,正式
成为法官了。而爸爸妈妈的“日式
改良屋”也已拆除改建了,他们住
进了一栋六十坪的公寓里。小双
往日在浦城街的旧居,早已踪迹全
无,被一栋四层楼的公寓所取代
了。小双呢?她忙于作曲,忙于编
套谱,忙于电影配乐,诗尧给她接
了许多工作,使她连教授钢琴的时
间都没有了。而她所作的歌曲,早
已脍炙人口,她是我们之中收入最
多的一个,“贫穷”已成为历史上
的陈迹。但是,她仍然住在那栋小
公寓里,连搬一个比较好的房子都
不肯。她的理由是:
“房子拆的拆了,改建的改建
了,大家也都搬了家了,卢友文回
到台北,这儿已面目全非,让他到
那里去找我?我不能搬家,我得等
着!”“少傻了!”我叫:“卢友
文一去三年,杳无消息,谁知道他
怎样了?连封信都没写过,你还等
什么?而且,真要找你,也不是难
事,你已非昔日小双,只要打个电
话到电视公司,就可以查出你的地
址了。”小双耸耸肩,对我的话置
之不理。
彬彬长得活泼可爱,她成为奶
奶的宠儿,她学会的第一句话,
既非“爸爸”,也非“妈妈”,
而是“太奶奶”。奶奶常抱着她
说:“彬彬是奶奶的,彬彬该是咱
们朱家的孩子呢!”(117待续)
琼瑶著
117
金庸著
168
苏小姐打电话来问他收到请帖没
有,说辛楣托她转邀,还叫他明天
上午去谈谈。明天苏小姐见了面,
说辛楣请他务必光临,大家叙叙,
别无用意。他本想说辛楣怎会请到
自己,这话在嘴边又缩回去了;他现
在不愿再提起辛楣对自己的仇视,
又加深苏小姐的误解。他改口问有
没有旁的客人。苏小姐说,听说还
有两个辛楣的朋友。鸿渐道:“小胖
子大诗人曹元朗是不是也请在里面?
有他,菜也可以省一点;看见他那个
四喜丸子的脸,人就饱了。”
“不会有他罢。辛楣不认识
他,我知道辛楣跟你一对小心眼
儿,见了他又要打架,我这儿可不
是战场,所以我不让他们两人碰
头。元朗这人顶有意思的,你全是
偏见,你的心我想也偏在夹肢窝
里。自从那一次后,我也不让你和
元朗见面,免得冲突。”
鸿渐本想说:“其实全没有关
系,”可是在苏小姐抚爱的眼光
下,这话不能出口。同时知道到苏
家来朝参的又添了个曹元朗,心放
了许多。苏小姐忽然问道:“你看赵
辛楣这人怎么样?”
“他本领比我大,仪表也很神
气,将来一定得意。我看他倒是个
理想的——呃——人。”
假如上帝赞美魔鬼,社会主义
者歌颂小布尔乔亚,苏小姐听了也
不会这样惊奇。他准备鸿渐嘲笑辛
楣,自己主持公道,为辛楣辩护。
他便冷笑道:“请客的饭还没
到口呢,已经恭维主人了!他
三天两天写信给我,信上的话
我也不必说,可是每封信都说
他失眠,看了讨厌!谁叫他失
眠的,跟我有什么关系?我又
不是医生!”苏小姐深知道他
失眠跟自己大有关系,不必请
教医生。
方鸿渐笑道 : “《毛诗》
说:‘窈窕淑女,寤寐求之;求之
不得,寤寐思服。’他写这种
信,是地道中国文化的表现。”
苏小姐瞪眼道:“人家可怜,没
有你这样运气呀!你得福不知,只
管口轻薄取笑人家,我不喜欢你这
样。鸿渐,我希望你做人厚道些,
以后我真要好好的劝劝你。”
鸿渐吓得哑口无言。苏小姐家里
有事,跟他约晚上馆子里见面。他回
到家整天闷闷不乐,觉得不能更延宕
了,得赶快表明态度。(064待续)
在水一方
钱钟书著
064
1,2,3,4,5,6,7 9
Powered by Flipping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