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o Bao Daily, 23 Oktober 2021 - page 9

武侠小说
l y. co. id
星期六
2021年10月23日
09
那口青索剑也真奇怪,先时那般
神妙莫测,夭矫难制,一经用了峨眉
本门心法收剑归窍之后,便即驯伏。
轻云入门较久,功候颇深,因知此剑
非比寻常,仍是丝毫不敢大意。先将
真气调纯,诵完口诀,二目聚精会神
觑定剑柄,运气吐纳。直到那剑顺着
呼吸出入剑囊,青光莹澈,照得眉发
皆碧,了无异状,才敢放心大胆将剑
收起。凝炼先天一炁指挥移动,不消
个把时辰,虽还不能身剑相合,已是
运用随心!练到黄昏过去,居然能以
驭剑飞行,轻云便驾着剑光出室,满
洞游行了一转,才收去剑光,落下与
诸同门相见,大家自免不了一番称赞
道贺。
庄易手比着,在地上划字代
言,告诉各人,他能来到,全靠一
位仙人之助。那位仙人就是他当
日巧得“元龟剑”时现身与他相见
的老道婆,名叫“青囊仙子”华
瑶崧,乃是前辈剑仙中数一数二的
人物。这次也会和各人合力对付
妖尸,又有些指示等语。众人听
了,更是心喜。又谈了一会,金蝉
道:“仙剑合璧,本门光大,妖尸
授首在即,先时李师妹那般着急,
如今正该早些前去除妖夺玉,也省
得袁星多受许多罪!怎么大家说起
闲话来了?”
英琼道:“大家都说我性急,
小师兄竟比我还要性急!你没见适
才庄道友写华仙姑说,须乘妖尸入
定下手,夺玉要容易些么?”金蝉
方才无话。英琼见笑和尚总是闷闷
不语,便笑问道:“听说师兄得了
一粒宝珠,何妨取出来大家鉴赏一
回?”笑和尚道:“再休提这粒珠
子!我如非一时贪心,尚不至惹出
这般大祸,将多年辛苦炼成无形
仙剑成了顽铁。此珠虽在身旁,因
尚未除去妖物,将珠献过家师奉命
收用,一则不知用法,二则有些悔
恨,实不愿取出来玩赏。日前只蝉
弟强着看了一次,不看也罢!”
轻云道:“师兄休要心中难
受,那无形仙剑乃是苦行师伯独门
传授,不比寻常宝剑!凝成五金之
精,采三千六百种灵药,汲取日月
精英化成纯阳之火,纯阴之气,更
番洗炼成形,再运用本身真元,两
门灵气合而为一才成。可惜师兄功
候尚未臻绝顶,所以才被邪污。
但是灵物一样要受灾劫才成正果,
听家师说,三仙二老以及各位前
辈所用镇魔之剑,哪一口不经几回
灾劫,才到今日地步!何况灵气未
失,本元尚在,只须除妖回山,略
费一些功夫,必比以前还要神妙,
何必为此愁烦呢?倒是这粒宝珠委
实非比寻常,异日一经苦行师伯
祭炼,化邪宝为灵物,足可照耀天
地!上次在凝碧仙府未及鉴赏,还
请取出让我等一开眼界如何?”
笑和尚本来见了女子不善应
答,被周、李二人相继一说,虽不
甚愿意,不便再为拒绝。只得说
道:“此珠我尚不会应用,不过早
年随家师学了一些藏光晦影的障
眼法儿,因见此珠精光上烛九霄,
自知本领不济,恐启外人觊觎,特
地将它收入宝囊,将光华用法术
封蔽。如就这样观看,只是一颗鹅
蛋大小的红珠,并无什么出奇之
处。如要看它原形,须稍费一些事
罢了。”说罢,从僧袍内先取出一
个形如丝织的法宝囊,然后把那粒
自“文蛛”处抢来的“乾天火灵
珠”取将出来,请大家观看。
众人围拢前去一看,那珠果有
鹅蛋大小,形若圆珠,赤红似火。
摊在笑和尚掌上滴溜溜不住滚转,
体积虽大,看上去却甚是轻灵,余
无他异。英琼好奇,便请笑和尚将
法术解去,看看光华如何。
笑和尚答道:“此珠自经那日在
东海当着诸葛师兄封蔽宝光之后,
虽与蝉弟看过,并未显露宝光。妖
穴密迩,恐有惊觉,岂不有了妨
害?”英琼说:“此洞深藏壑底,
宝珠虽然灵异,光华岂能穿山贯岳
而出?”执意要看,金蝉也因以前
未见此珠灵异之处,从旁力请。
笑和尚无奈答道:“我此时正
当背晦,还是谨慎些好!我这宝囊
乃是家师采集东海鲛丝,转托严师
兄的令祖姑,太湖西洞庭山妙真观
方丈严师婆用‘神女梭’织成。经
过法术祭炼,专一收藏异宝。另有
一根鲛丝绦系在颈间,一经藏宝入
囊,不但不会遗失,外人也休想夺
去。既是诸位同门道友执意要看,
好在离除妖还有两个时辰,待我
将它先收好了再看也是一样。”说
罢,先将“火灵珠”收放囊内,手
持囊颈,盘膝打坐,口诵真言。
约有顿饭时顷,渐渐囊上发出
一团红光,照得满洞皆赤,人都变
成红人。宝囊原极稀薄透明,先还
似薄薄一层淡烟笼着一个火球,顷
刻之间,光华大盛,已不见宝囊影
子,仿佛一个赤红小和尚手擎着比
栲栳还大的火团一般!除了金蝉一
双慧眼,余人俱难逼视,更不知经
过祭炼,运用时节还有多大神妙!
(未完)
秦中越心中暗笑:这两人真
是浪得虚名,连一个单身女子,
也这般害怕。当下拨转马头,
迎上前去,吕四娘快马嘶风,
倏的来到,秦中越双笔一扬,喝
道:“好个大胆的女贼!”把马
一夹,迎面撞去,双笔“风雷夹
击”,双点吕四娘的“印堂穴”
那料眼前一花,吕四娘在马背上
突然掠起!长剑在半空抖起了斗
大的剑花,骤然下劈,秦中越
急忙一个“镫里藏身”,只听得
坐骑忽然惨叫,四脚朝天,秦中
越一滚下地,那匹马已给吕四娘
斩了。吕四娘脚尖点地,剑光闪
处,连伤了几名御林军卒,秦中
越勃然大怒,在地上一个‘鲤鱼
打挺’,翻了起来,箭步窜前,
判官笔向上横迎,只听得“叮
当”一声,刀笔相撞,发出尖
锐悠长的响音,火星蓬蓬乱爆,
秦中越双臂酥麻,吕四娘也吃了
一惊:“这鹰爪孙功夫不弱!”
霜华剑直攻过来,一招三式,截
腰斩肋刺胸,疾如闪电。秦中
越晃身退步,左笔横截剑身,右
笔“金龙探爪”,骤照肋骨“太
乙穴”打去。吕四娘一声冷笑,
用个“秋水横舟”之势,一旋一
封,双笔又给荡开,吕四娘唰唰
两剑,他刺秦中越左右要害,秦
中越连连退后,给吕四娘杀得手
忙脚乱。董巨川与甘天龙相视而
笑,董巨川道:“行了,老弟,
该出手救他了。”甘天龙应声下
马,长剑一抖,向吕四娘分心刺
来。
吕四娘认得甘天龙就是陪允
祯闯少林寺的人,斥道:“老
贼,少林寺饶了你的狗命,你
又到这里作恶。”宝剑一抽,
一招“白鹤亮翅”,把甘天龙
长剑挡开,反手一剑,“神
龙掉尾”,又把秦中越逼退。
甘天龙与秦中越打了一个招
呼,叫道:“你点穴,我来取
她!”长剑横展,再度扑上。
吕四娘连发三剑,都给他一一
挡开。这甘天龙武功远在秦中
越之上,招术溜滑异常,吕四
娘大怒,剑光霍霍展开,疾如
风雨,把甘天龙杀得只有招架
之功,毫无还手之力,幸有秦
中越在旁侧袭,双笔在剑光飞
舞中寻瑕蹈隙,伺机点穴,令
吕四娘不能全力进攻,要不然
甘大龙也早已落败了。
甘秦二人以二敌一,兀是
处在下风,吕四娘攻如雷霆疾
发,守如江海凝光,御林军虽
多,却插不进手。董巨川手臂
一挥,两枝透骨钉破空射来,
在三人走马灯般的厮杀中居然
认穴奇准,两枝毒钉,打向吕
四娘脑后的“魂飞穴”和眉
尖的“贞白穴”,吕四娘用剑
一格,把第一枚毒钉打落,
接着一个“凤点头”把第二枚
毒钉也避过了,对敌人认穴
的准确,也不由一震。董巨川
第三、第四、第五只毒钉,又
连环飞至。吕四娘虽仗着精妙
的剑术,轻灵的身法,一一避
过,但也感到颇为吃力,顿对
强弱易势,在甘秦二人环攻之
下转处下风。
甘天龙大喜,长剑劈削抹
刺,改守为攻,招招辛辣,秦
中越判官双笔一缩一伸,也是
小离她的三十六道大穴,吕四
娘要避董巨川的透骨毒钉,分
了心神,弄得险象环生,银牙
一咬,陡然横剑一封,把甘天
龙的长剑,秦中越的双笔全
都格开,就从甘天龙的左肩头
上,一掠过去,厉声斥道:“
我先把你这放暗器伤人的无
耻老贼杀掉!”挥剑直奔前
头的董巨川。董巨川喝声“来
得好!”一抖手,把三枝透骨
毒钉,用“迎门三不过”的
打法,分上中下三路,齐齐打
来,三钉齐到,这种手法,十
分厉害,敌人本领纵高,也难
在这刹那之间,闪架躲避。
那料吕四娘不慌不忙,两臂一
抖,使个“白鹤冲天”,平地
拔起两丈多高,三枚毒钉,贴
着脚下打过,飞出五六丈外。
吕四娘在半空中一声大喝,霍
地连人带剑,直飞下来。御休
军纷纷围上,吕四娘宝剑左披
右荡,杀伤了十余人,仍想直
奔董巨川看守的囚车,御林军
以事关钦犯,拼死抵挡,人多
势众,一时不易闯过。甘天龙
与秦中越急忙赶来,吕四娘左
臂连扬,放出三支响箭,呜鸣
连声,一声长、两声短,过了
片刻,道旁的山林忽地里哨声
四起,冲出了几十条汉子,飞
蝗箩箭,纷落如雨,御林军急
忙伏地对射。这队人中有个白
衣少年,突骤冲出,在箭雨中
挥刀直进,带领人马,冲了过
来。
这白衣少年正是独臂神尼的第
六个徒弟,名叫路民瞻,路民瞻乃
浙江于潜的富家子弟,这回拼了身
家,把家丁带了出来,助吕四娘抢
劫囚车。
(未完)
085
063
1,2,3,4,5,6,7,8 9
Powered by Flipping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