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o Bao Daily, 13 September 2021 - page 9

武侠小说
l y. co. id
星期一
2021年09月13日
09
尉迟火道:“想是昨晚在山头露
立了一夜,适才又往谷口看了一看,
顺风闻着腥味,便即退回,也许稍中
了一些妖毒。现时只觉头有些晕,并
不怎样。”笑和尚嘱咐小心,不要妄
动,一切由自己安排。当下给他吃了
一粒丹药,也就放过一边。他却不
想尉迟火纵然剑术造就不及他深,
但是从师多年,已能飞行绝迹,身剑
相合,岂是一夜风露和那些毒气所能
侵袭?只一大意,几乎害了尉迟火性
命,这且留为后叙。
尉迟火服药之后,头晕稍好,
两人商量下手之策。因听苦行头陀
说,妖物天生异秉,全身只要一见
风,便变成了钢鳞铁骨。只当胸前
有一白团,是它心窍,连那初出土
时两只后爪,比较柔嫩。别处纵用
飞剑斩断,也不能将它除去。且这
东西最灵,一受伤,自知不敌,便
要化风逃走,无法跟寻。俟计议停
妥,算计好各自的分工对策,不觉
到了下午。夕阳衔山,异声便起,
谷内外宛似有十亩暗云笼罩,邪
彩氤氲,二人看了暗自心惊。待了
一会,异声渐厉,仿佛似唤二人名
字。二人虽预知厉害,屏息凝神,
不去理他。笑和尚还可,尉迟火已
觉闻声心颤,烦躁不宁。
子夜过去,一粒鲜红如火的明
星,倏地从彩雾浓烟中疾如星飞往上
升起。红光闪耀,照得妖穴左近的毒
氛妖雾如蒸云蔚霞,层绡笼彩,五色
变幻,绚丽无俦。耳边又听“轧轧”
两声,接着飞起两串绿星,都有碗
大。每串约有二十多个,绿闪精莹,
光波欲活,随着先前红星互相辉映,
在五色烟雾中上下飞翔!舞到极处,
恰似两条绿色蛟龙,同戏火珠。忽而
上出重霄,映得满山都是红绿彩影;
忽而下落氛围,变成无数星灯。氤氲
明灭,若隐若现。尉迟火看到奇处,
不由目定神移,几番欲出声呼怪,俱
被笑和尚止住。等到天将见曙,红绿
火星渐渐由高而低,由疾而缓,倏地
冲霄三次,霎然下落,没入妖穴,不
见踪影。
一直到阳光升上,妖云犹未散
去,仍如五色轻纱雾封,笼罩崖穴。
只尉迟火昨早所见妖穴附近的黄烟始
终没有出现,未免又疏忽过去。算计
过了今晚,明日正午端阳便该是妖物
出土之期。二人恐惊动妖物,一同飞
到远处,各将飞剑放出,互相演习了
一阵。尉迟火不知怎的,总觉人不对
劲,气机不能自如,吃力勉强,和笑
和尚要了一粒丹药服下,又运用了两
个时辰内功,一同回至天蚕岭。
此番不往妖穴查看,只在附近周
围巡视,以防万一有异派妖人潜伏。
这连日查视结果,只见到处都是些零
乱鸟毛,鸟身却不见一个。野兽自然
早已绝迹,知道这些飞禽俱为妖物吞
食,吐剩羽毛,随风飞散。
尉迟火独自坐在石上,忽然失
声道:“笑师兄,我们先后在这里
来了多少次,你觉着有些和别处异
样么?”笑和尚问是为何。尉迟火
道:“先我并不觉得,这些年蒙恩
师指教,已能寒热不侵。自从前晚到
谷口转了一下,便觉身上烦热,连服
两次丹药也未全好。我只一坐在这石
头上,心里便凉爽起来。起初还认
为是偶然,今早听了那妖物怪声,又
同你练了一回剑,老是心烦发热,神
智不宁,适才又坐在这石上,一会便
宁贴了许多,莫不是这石头还有些异
处?”
笑和尚日来一心只在除妖搜敌,
百事俱未在心,一闻此言,不禁起了
好奇之想。叫尉迟火起来,仔细端
详。那块大石是一块方形青石,通体
整齐,有六尺见方。四面端正,出土
约有三尺,下截埋在地里。
当下二人合力将石旁乱石泥沙用
剑拨散,一会功夫便将那石扒见了
底。细一端详,竟是上下四方高下如
一,毫粒不差。二人毫不费事将石抬
开。笑和尚猛然心中一动,道:“我
正因斩妖之后,师弟将‘乾天火灵
珠’让我独享,受之有愧。这石形如
此奇异,石中如无宝物,外形决不会
如此整齐,如人工磨就一般。说不定
还能帮助明日除妖之事,也未可知!
不过我虽常听师父说,莽苍山万年美
玉晶英结成温玉莲花,与将来光大峨
眉门户有关,只是还不到出世之期,
也只听说,没有见过。这石头摸上去
倒也温滑,可不知里面是否藏有温玉
之类的宝物?既经发现,又有这半日
余闲,其势不能放过。凭我二人飞
剑,不难削石如泥,但是不知此石来
历,要在无心中毁损了,岂不可惜?
石形四方,宝物必定藏在石心,我较
你略为细心,还是由我一人动手,如
能侥幸得着宝物,乃赠与你如何?”
尉迟火还要推谢,笑和尚已叫他
站过一旁。手指处,一道金光,绕石
旋转,四周如同霰迸雪飞,霜花四
溅,顷刻之间,剥茧碾玉一般,早去
了三分之一。先时毫无异状,只石质
愈往后愈觉细腻。金光闪闪,玉雪纷
飞,不多一会,六尺见方一块大青石
变成尺多方圆、六尺高的一根石柱,
仍是一无所获。
(未完)
那 后 来 的 白 衣 少 年 缓 缓 说
道:“老丈且慢,待我问他!”
向前头那白衣少年一指,正容问
道:“你叫白泰官吗?何人门
下?”前头那少年昂然说道:“白
泰官行不改名,坐个改姓,独臂神
尼门下,江南八侠中排行第五,
多谢兄台相救之思,请问有何见
教?”后来的那个白衣少年眉头一
皱,旋又厉声说道:“独臂神尼门
规素严,你深夜上这渔舟,意欲何
为?”白泰官傲然说道:“你出手
相救,我领你的恩情,只是除掉我
的师傅与同门之外,不论那路英雄
都不能抬出门规压我!我白泰官是
顶天立地的汉子,出道以来,差幸
还没有谁疑心过我为非作歹!”唐
晓澜忍不住在旁边说道:“这里
的采花案件不是你干的吗?”“什
么?采花?”白泰官哈哈大笑,
指着那渔舟的少女说道:“你问她
去!她是我未婚妻子!”
渔舟中的少女止了啼泣,轻声
说道:“我们家事纠纷,惊动各位
英雄,十分不安。”
老渔夫将她一推,说道:“回
舱中去!”后来的白衣少年微微一
笑,说道:“原来她果然是你的未
婚妻子,那怎么岳丈女婿动刀动
枪干嘛?”老樵夫绷紧着脸,白泰
官也闭口不言,那白衣少年面色一
端,又对白泰官道:“我闻得独臂
神尼的徒弟在艺成出师之日,必在
神座之前敬领教条,请问白兄,第
八条说的是什么?”白泰官一愣,
那第八条说的是:名扬之后,戒之
在傲!切不可误以为气骨自持,即
是傲慢!心想:这少年怎会知道我
师的戒条。莫非他是我的同门。但
我出师之后,据闻师傅只收了一个
女子,乃浙东大儒吕留良的孙女,
名叫吕莹,小字四娘,这几年来在
江湖上闯起名头,只有她我未见
过。其余六名男同门,我都熟悉,
可没有他!难道他是我师傅旁支,
但我师傅一辈,可没有同门呀!心
中疑惑,想道:莫非他是哪位前辈
的高足,与我师傅熟识的?
独臂神尼在吕四娘之先,收有
七个男徒,头一位是了因和尚,以
下按次序是:周清、路民瞻、曹仁
父、白泰官、李源、甘凤池。吕四
娘入门时,只有甘凤池还未出师,
其他的都已独自闯出去了。所以只
有甘凤池认得吕四娘。甘凤池在吕
四娘入门之后三年出师。和了因等
号称江南七侠,七侠中以了因武功
最高,甘凤池威名最盛,白泰官的
武功次于了因和甘凤池,在七侠中
也是鼎鼎有名。在江南闯荡以来,
一向未遇对手,他又生成风流倜
傥,放浪形骸,俨然翩翩浊世的佳
公子,因此养成一副傲气。而今给
这白衣少年正容一问,又眼见这人
武功,远在己上,不觉气馁,当下
也正容说道:“谨领兄台明教!敢
问高姓大名。”后来的这白衣少年
笑道:“我可不是什么顶天立地的
汉子,我姓李,名叫双双。”唐晓
澜在旁边听得两人对答。又觉得后
来的这位白衣少年声音好熟,好像
在什么地方听过似的!听他报出姓
名,甚似女子。心念一动,想到:
莫非他是吕四娘女扮男装。但见这
少年气宇轩昂,英气逼人。不觉又
暗笑自己想得太痴,胡乱猜测。
白泰官和那老渔夫也怔了一
怔,李双双的名字可从来没有听
过。李双双又道:“按说白兄和这
位老丈的家事,别人可不便干涉,
但似适才那样性命相扑,稍一不
慎,岂不伤了两位英雄?何况又是
翁婿!”白泰官向唐晓澜一指,笑
着说道:“是这位小哥横里打抱不
平,我可没有动手。”他没有牵及
老丈,但那老渔夫已听出话中有
刺,咳了一声说道:“我们父女与
白大英雄之间,有点小小过节,既
李兄出头相劝,那便请明日到我家
中,杯酒相聚!”李双双道:“不
敢,请问老前辈家居何处?”老渔
夫傲然突道:“就在田横岛上!”
李双双悚然一惊,道:“不敢
动问老英雄姓氏?”
老渔夫道:“我打鱼为生,姓
名早已忘记了!”
白泰官道:“我的岳丈便是名
震江湖的鱼壳大王。”
李双双道:“久仰,久仰!鱼
老既然下约,敢不敬陪。”
唐晓澜却不知鱼壳是什么人
物。老渔夫一笑又对唐晓澜道:“
这位小哥也一并请了。咳,我年
老糊涂,还未请教你的师承姓氏
呢!”
唐晓澜道了姓名,道:“我的
师傅是铁掌神弹杨仲英。”
李双双“哦”了一声,鱼壳冷
冷说道:“杨仲英可没有那样好的
剑法。”
唐 晓 澜 不 知 所 答 , 李 双 双
道:“追风剑法传至中原,未成绝
响,也是件大幸之事!”
白泰官道:“原来是天山派的
剑法,怪不得如此凌厉,要是唐兄
弟再多两年功力,今晚我的身上怕
不平添几个窟隆!”唐晓澜面上发
烧,白泰官却似毫不介意,牵着他
的手哈哈大笑。
李双双道:“时候不早,我要
走了。”
(未完)
047
025
1,2,3,4,5,6,7,8 9
Powered by Flipping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