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o Bao Daily, 13 September 2021 - page 6

l y. co. id
06
副刊
星期一
2021年09月13日
结缘新加坡华语
(系列12)
汪惠迪
语言活在人们的语文生活中,人们对语
言的应用,就像一面明亮的镜子,凸显语
言的风情与姿彩。
中国改革开放后,我有较长一段时间在
新加坡华文报从事文字工作,必须天天埋
头看报,从大量阅读各类文章中,领略了
祖国语言的风情与姿彩。
普通话是中国的通用语言,台湾地区叫
国语,港澳地区叫国语或普通话,新马泰
印尼等国叫华语。
香港有份报纸叫《南华早报》(South
China Morning Post),1903年创刊,是
香港有名的老牌英文报。2001年3月初,该
报搬进附近一座大厦,不久就传出编辑部
靠近美术组和副刊组一边的女厕所闹鬼,
而且越传越神,吓得胆小的女员工夜班时
不敢单独上厕所。
3月20日,报社请了两个僧人到编辑部
举行“洒净”仪式,超度冤魂。神坛设在
接待处旁,两个和尚虔诚地焚香﹑诵经﹑
膜拜,随后就边走边念经,领着总编辑纪
德礼(Robert Keatley)等一班人绕办公室
一周,并到闹鬼的
女厕所作法,历时
半个多小时。
香港之“鬼”
除有普通话中诸“
鬼”之义外,尚有
本土粤语中的方言
义。“闹鬼”“驱
鬼”之“鬼”,跟
普通话相同,“鬼
报”之“鬼”为香
港粤语所特有。
此“鬼”并非
名词,而是属性
词,意为“洋”
或“外国的”。“
鬼报”就是由洋
人所办或用洋文出
版之报纸。这个“鬼”是“活鬼”,指老
外、外国人,主要是欧美白种人。
香港人根据性别或年龄管洋人叫“鬼
佬”“鬼婆”或“鬼仔”“鬼妹”,而老
外也有人说:“我系‘鬼佬’。”自然也
就不介意别人叫他“鬼佬”
。“鬼佬”的贬义逐渐消
失,作为背称已无不敬之
意,因此称《南华早报》“
鬼报”,并不带贬义。
香港还有一“鬼”,那
就是“走鬼”之“鬼”。“
走鬼”指无营业执照的小
摊贩或非法劳工,为躲避警
察稽查而逃跑,所以这个“
鬼”指警察。
“鬼”这个词儿在香港
的鬼故事中风采尽显。
长期在海外媒体一线从
事文字工作,我有机会看到
祖国大陆、宝岛台湾、港澳
特区和新马泰等国语言应用
中光怪陆离的现象,每有所
感,便写成短文,以800字
为限。遇到重要语文问题,
就写成评论,以2000字为
限。短文发表在《联合早
报》副刊的《语文杂谈》《
论语说文》《语用漫谈》或
《语文趣谈》专栏;评论则
发表在《联合早报》的言
论版。从1984年12月3日至
今,写了五六百篇。系列11
提到,在新加坡曾结集出版了《狮城语文
闲谈》(72篇,1995)和《缤纷世界说语
用》(89篇,2003)。
由武汉大学文学院主办,商务印书馆和
孝感学院协办的“汉语词汇学首届国际学
术讨论会暨第五届全国研讨会”于2004年
4月18—23日在武汉大学举行,我参加了
这次会议,会上见到商务印书馆的周洪波
先生。此前,我们已经相识,这次因去神
农架参观,车程几个小时,我俩正好坐在
一起,因此一路之上聊天的时间较长,话
题集中在当时他们刚出的《新华新词语词
典》(2003年)上。
这部词典收录1990年到2002年这12年
间出现的新词新语2200条,连同关联词语
共计4000条左右。这部词典未出版就先声
夺人,轰动一时,因为先此媒体披露说,
《新华新词语词典》收录了“泡妞”“三
陪”“包二奶”等新词语,而我在海外看
到媒体上早就用这些新词语了,已经见怪
不怪了,而这些词语在国内却备受争议。
聊着聊着,因洪波兄知道我写过许多语
用小品和评论,就建议我选编成书交由商
务出版。可是我老觉得商务是辞书王国,
我写的这些东东缺乏学术含量,不登大雅
之堂,岂可在百年老店商务印书馆出版?
可是洪波兄依然鼓励,依然催促,于是
我鼓足勇气,选了157篇,以《语言的风
采》作为书名,交给了责任编辑孙述学先
生。述学兄在编审过程中一丝不苟,十分
认真,坦率地提出了许多宝贵的意见。经
过反复的交流、切磋、斟酌、修改,2012
年3月,拙作终于出版。光阴荏苒,十年过
去,回首往事,历历在目,感念之情,至
今不忘。
1,2,3,4,5 7,8,9
Powered by Flipping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