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o Bao Daily - page 9

武侠小说
l y. co. id
星期五
2021年01月22日
09
一路之上,两人俱都不言不
语。
直到当晚,端木红才道:“谭
姐姐,我怕要和你分手了!”
谭 月 华 茫 然 地 点 了 点 头 ,
道:“天下无不散的筵席!”
她讲出了那一句话,想起自己
种种不幸的遭遇,眼泪又禁不住夺
眶而出!
端木红道:“谭姐姐,我们全
都是苦命人,也都曾经想到死,但
是却也发觉,不能就此死去,谭姐
姐,你别哭了!”
谭月华抹了抹眼泪,道:“端
木妹子,你说得有理,我们确是不
应再难过了,但是……
想着……心中就禁不住难过
了?”
端木红幽幽地叹了一口气。
谭月华道:“端木妹子,你要
到什麽地方去啊!”
端木红道:“我如今想来,师
博的话是对的,我知道师博明白,
如果我居然能以不死的话,心中也
一定会明白过来的。”
谭月华点了点头,道:“所以
你想去找师博了,是也不是!”
端木红道:“正是。”
谭月华道:“天地茫茫,你上
哪儿去找她老人家啊?”
端木红眼圈一红,道:“师傅
她老人家对我极好,我相信她一定
仍在我们分手的那个林子中等我,
谭姐姐,你去不去?”
谆月华想了一想,摇头道:“
我不去了!”端木红紧紧地握着谭
月华的手,依依不舍,好一会,才
道了声:“珍重!”向前驰了开
去,不一会,便即隐身在黑暗之中
不见了。
端木红一走,谭月华的心中,
更是茫然,她想到端木红虽然凄
凉,但是还有师傅可找,可是自己
呢?虽然自己,有父母兄长,也有
自己所爱的人,更有爱自己的人,
但是所有人,一个也不想见,只好
孤零零地一个人,到处瓢流。
她在黑暗之中,一个人踽踽而
行,直到天亮,露水打湿了她的秀
发,她才在一棵树上,睡了几个时
辰,跃下树来,来到了一个小镇
之中,草草吃了一顿饭,备了些乾
粮,又向前走去。
当天晚上,她正在黑暗之中漫
步,陡地想起,吕麟到峨嵋山中,
去见铁神翁,不知道是否能见得
到?又不知铁神翁是否肯将火羽箭
的下落,讲给吕麟知道?
自己纵使不想再见吕麟,但是
火羽箭的下落,却不能不关心!
因为火羽箭若是找不到,便不
能除去六指琴魔!而六指琴魔,正
是令得自己,遭遇如此悲惨的罪
魁,此仇绝不能不报!
谭月华想及此处,便决定也到
峨嵋山一行。
她自然不准备和吕麟相见,只
打算到了峨嵋山,再去一见铁神翁
而已。若是铁神翁不肯将火羽箭的
下落讲给吕麟听,则自己或许可以
便铁神翁将火羽箭的下落讲出来。
她主意既定,便折而向西,向
峨嵋山进发。
因为她不想和吕麟相遇,所以
一路之上,都拣一些荒僻的小路
走。
其实,她的小心,却是多馀。
因为吕麟早上路两天,少说也已然
赶出了叁百来里的路程。就算谭月
华是从大路出发的话,也一定不
会在路上撞到吕麟的。但是如果谭
月华是从大路向峨嵋山去的话,她
一定可以遇到红魔厉空,绿魔杨赛
环,和被钉在木板之上的吕麟。
谭月华如果见到吕麟身落人
手,她自然不会不出手救援。而以
她的机智而论,在红.绿两魔之中,
要将吕麟救出,只怕也不是什麽难
事。只惜这一切,全因为她取了小
路而没有发生!
谭月华日间赶路,晚间便在荒
山野岭之间歇息,行了十来天,那
一天,她已然到了峨嵋山中。她来
到了青云岭下,心中也是惆怅无
比。徘徊了半晌,也上了青云岭。
这时候,离吕麟大闹青云岭,
已有两日。
而其时,吕麟也已然失手被
擒,被红绿两魔,带离了峨嵋山
了。
谭月华上了青云岭,还有几个
人未走,正在准备离去。
谭月华一出手间,便将他们制
服,一问之下,知道吕麟前两日来
过。除了吕麟之外,还有自称“苗
疆七魔”中的一男一女,上山来
过。
谭月华自然知道“苗疆七魔”
是何等样的人物,当时她心中便曾
想到,如果吕麟凑巧在山中,撞上
了这两人的话,只怕不妙。
但是她却不知道,已经发生的
事实,比她的想像更糟!
当下她也未曾取那几个小毛贼
的性命,便下了青云岭,向铁神翁
隐居之所走去。
到了傍晚时分,她已来到了附
近,首先见两头白猿,跳跃呼啸而
至。(未完)
王晦闻道:“我迟了一步,只
瞧见他的背影。那人本领在我之
上,我自忖不是他的对手,是以只
好避免打草惊蛇。嗯,说来惭愧,
我也还有我的私心。实不相瞒,我
和那人曾经有过一段很深的交倩,
那人又是本派的武学奇材,我出于
怜才之念,还希望他能够改过向善
的。心想,若然他的目的只是想在
本派掌权的话,那也未尝不可姑且
替他隐瞒,以观后效!”
这番话一说出来,他说的那
个“叛徒”显然是指无名真人了。
无名真人凛然说道:“那你还
不快说出来,叛徒是谁?”
王晦闻冷笑道:“你当真要我
说出来吗?”
另一人的冷笑声比他更响:“
我替你说吧,那个叛徒不是别人,
就是你!私涌满洲的奸细也是
你!”说这话的,当然是七星剑客
郭东来了!
王晦闻又惊又怒,喝道:“
你……”
郭东来道:“你,你什么?我
可不是像你一样,你以为死无对
证,便可信口胡言,我可是有真凭
实据的!”
王晦闻已是心俱寒,但还想博
一博他敢不敢与自己两败俱伤,喝
道:“证据何在?”
郭东来道:“有活生生的人证
在此!”
无名真人霍然一省,说道:“
对啦,你刚才说一共有三证人,第
一个证人是不妄;第二个证人是王
晦声;第三个是……”
郭东来朗声道:“第三个证人
就是我!”
王晦闻喝道:“你胡说什么?”
郭东来道:“你私通满洲的证
据,就捏在我的手里,是不是要我
给众人传阅,你才承认?”
王晦闻硬着头皮道:“奇怪,
我和满洲私通的证据,如果真是有
的话,那是何等秘密,又怎能落在
你的手中?若然不是假造,除非你
是……”
话犹未了,郭东来已接下去说
道:“不错,你是满洲好细,我也
是满洲好细,但我是假的,你是真
的!这许多年,你虽然没有见过
我,但你应该知道,我其实是你的
顶头上司!”
王晦闻发出好像是被逼得无路
可逃的野兽那样的吼声,突然就向
郭东来扑过去!
只见剑光一闪,掌影翻腾,王
晦闻的一幅衣袖被削了下来,刚好
碎成七片,好似七只蝴蝶在同中飞
舞。无色、不波同声赞道:“好个
七星剑法!”
这两人乃是武林中一等一的高
手,两大高手一拼斗上了,莫说按
照江湖规矩,旁人不能插手,即便
想要插手,也是插不进去。
王晦闻双掌合拢,左捺右收,
拳势凝重如山,而又轻灵于羽,郭
东来的第一招虽然得手,第二招他
的剑尖却似陷入了无形的漩涡,剑
光连连晃动,可总是刺不着对方。
武当门下,不觉有人赞道:“好个
太、太……”猛地想起,这个“聋
哑道人”已经被证实了就是隐藏本
门的奸细,如何还能赞他。
郭东来身形游走,剑光如电,
瞬息百变。王晦闻双掌如环,每一
招都是成圆形击出。大圈、小圈、
左圈、右圈、正圈、斜圈、圈里
套圈,说也奇怪,郭东来那么凌厉
而又迅捷的剑法,竟然近不了他的
身。那些剑圈就像无形的漩涡一
样,把郭东来的剑尖牵引得东歪西
斜。但听得飒飒连声,在他们身旁
的树木,叶子一片片落下来,要是
留心看的话,还可以看得出每一次
都是七片树叶同是落下。
无色看是如痴如醉,不觉口中
自念:“后发先至,借力打力,
太极圆转,无使断绝。呀,道理
我懂,但要到达这个境界,可就
难了。”忽然听得耿玉京小声说
道:“虽非形似,亦非神似,比如
百步只行九十。依样葫芦,并无创
意。”无色全神观战,未曾留意,
原来他已经醒过来了。
无色又惊又喜,说道:“我
的意思,是他的太极拳法尚有破
绽。”耿玉京点头道:“不错,他
是厚而不纯,论境界其实还比不上
你。”无色道:“你是故意讨好我
吧,他的功力比我高,出招比我厉
害得多。”耿玉京道:“破绽就在
厉害二字!” (未完)
359
488
1,2,3,4,5,6,7,8 9
Powered by Flipping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