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o Bao Daily - page 8

连载小说
l y. co. id
星期五
2021年01月22日
08
“这话可说大了。再是铁桶一般
也总有进有出的,只要京城里还能出
得去人,卫峥就有脱身的机会。”
“苏先生可真会开玩笑,卫峥
的伤有多重我知道,他根本无法站
起来走路。而这两天,一个横着的
都没出去过,什么马车、箱笼,凡
是能装得下人的,连棺材我也严令
他们撬开来细查,你倒说说看卫峥
是怎么运出去的。”
梅长苏露出一抹笑容,“真要
我说?”
“当然。”
“如果我不说,你是不是就要
动用你的手段了?”
“你知道就好。”
“那我只好说了。”梅长苏摇
一摇地玩弄着茶杯,“你的府兵确
实查得极严,但是……毕竟还是有
漏查的……”
“绝对没有!”
“有的。比如说你们悬镜司自
己的人。”
夏江的瞳孔猛然一收,“夏
冬我已命人监看,她昨天根本没
有……”
“不是夏冬,是夏春……”
“胡说。”夏江显然对夏春十
分信得过,立即嗤之以鼻。
“ 听 我 说 完 , 是 夏 春 的 夫
人……她昨天不是接到父亲病重的
消息,紧急出城回娘家去了吗?”
夏江的脸色顿时一凝。这是夏
春的家事,他没有在意,但这个事
情他是知道的,如果是夏春的夫人
出城,悬镜司的府兵们当然不会细
查,可是梅长苏怎么可能有办法把
人塞进夏春夫人一行的队列中呢?
“夏春夫人是武当派出身,对
吧?她有个师侄叫李逍,对吧?我
曾经凑巧帮过李逍一个忙,他也算
对我有一点感激之心,常来问候。
这次就是李逍陪同夏春夫人一起走
的,走时我托他捎一箱京城土货到
廊州,他会拒绝吗?等这箱土货跟
随夏春夫人的行李一道出了城,
走到僻静处再遇到什么劫匪给抢夺
了去,也不是什么绝不可能的事
吧?”梅长苏悠悠然地看着夏江
越来越难看的脸色,“夏首尊,卫
峥已经不在城里,你再也抓不到他
了,死心吧。”
第一百三十一章
交锋(中)
有那么一刹那的时间,夏江非
常想把梅长苏拖起来,一寸一寸地
捏碎他全身的骨头,但是多年养成
的胸中城府使他很快就控制住了自
己,仅仅只握紧了发痒的拳头。
因为梅长苏终究不是卫峥,不
仅对他用刑要谨慎,而且还必须有
明确的目的,如果只是折磨来出出
气,夏江还没有那么幼稚。
更何况,凭着统领悬镜司这些
年的经验,夏江只需要片刻接触就
能判定,梅长苏属于那种用刑也没
有用的人。一来是因为那骨子里透
出的韧劲不容忽视,二来则是因为
这人虚弱到一碰就会出事,到时候
一个不小心,只怕没有逼供也会变
成逼供了。
夏江想起了誉王以前提起梅长
苏时的戒惧表情,当时还觉得他夸
张,现在经过了第一次正面交锋,
才知道这位麒麟才子确实不是一盏
省油的灯。
夏江的视线慢慢凝成一股厉
芒,隐而不发,“你觉得我奈何不
了你。” (472待续)
太子李亨捏着个犀角侈杯,努
力让自己镇定下来。可是微微颤抖
的手腕,却让杯中满满的清酒不停
地洒出来,在地毯上洇出一个个水
点。他的脸色,和周围喜气洋洋的
气氛大相径庭。
亲随已经打探清楚靖安司的
事,回报太子。李亨没料到情况比
檀棋说的更加恶劣,李泌为蚍蜉所
掳,靖安司被李相趁势夺走,而这
一切的起因,都是因为张小敬勾结
外贼。
李亨忍不住埋怨起李泌来,当
初他坚持任用这个死囚犯,结果却
捅出这么个娄子。李亨看了上首
一眼,简直不敢想象,如果这些事
传到父皇耳朵里,会是怎样一个结
果。
檀棋拿起执壶过来装作斟酒,
低声对李亨道:“太子殿下,而今
至少设法把通缉令收回。”
李亨看了一眼下首,在那几排
席位的最前头,正端坐着李相李林
甫。他无奈地摇摇头:“张小敬是
否勾结外贼,目下还不确知。贸然
撤销,只怕会给李相更多借口。”
平日有贺知章、李泌为谋主,
李亨尚有自信周旋。如今两人都不
在了,面对李相的攻势,太子只能
把自己像刺猬一样缩成一团。
檀棋急道:“张都尉一直和我在
一起,不可能勾结外贼!”李亨误会
了她话里意思,以为两人有私情,冷
冷看了她一眼:“你家公子的下落,
这才是你要关心的事情吧?”
檀棋哪里听不出弦外之音,面
色涨红,立刻跪倒在地:“我不是
为他,亦不是为公子,而是为太子
与长安百姓安危着想。蚍蜉这样的
凶徒,唯有张都尉能阻止。”
“哼,姑且就算张小敬是清白
的吧。碰到这种事,恐怕他早就跑
了。撤销不撤销通缉令,又有何意
义?”
“不,张都尉不会放弃!他
所求的,只是通行自由,好去捉
贼。”檀棋抬起头,坚定地说。
李亨把手一摆:“一个死囚
犯,被朝廷通缉,仍不改初心,
尽力查案?这种事连我都不信,你
让我怎么去说服别人?”他说到
这里,口气一缓:“我等一下去找
李相,只希望靖安司能尽快找到长
源,其他的也顾不得了,大不了我
不去做这太子。”(302待续)
海宴著
472
马伯庸著
302
田福军看张有智态度生硬,一
时不知怎样说服他。他把茶杯往
他面前推了推,说:“你……喝
水。”
张有智端起茶杯,长长出了一
口气,说:“不能改变了?重有这
小子我不反对,可为什么一定要让
他回原西来呢?”
“这不是我一个人的意见。呼
专员和组织部也是这个意见。文龙
本人也表示愿意回原西去工作,说
他要哪里跌倒再从哪里爬起来。我
们应该给他一个机会……”
“哼,回原西来和我再闹腾一
番,弄得鸡飞狗跳墙!”
“有智!你为什么要这样看问
题呢?人都在变嘛!”“不见得。
我就没变!”
田福军不好再说什么了。
但是,有智,你真地没有变
吗?
唉!田福军本来还想顺便和他
的老朋友谈谈心,指出他这两年来
工作中存在的一些问题:看有智这
样刚愎自用,只好又一次打消了这
个念头——看来今天再谈这方面的
事显然更不适宜;他们现在已经有
些不愉快了。
张有智最后算勉强接受了地委
对周文龙的任用,便怏怏不快地从
田福军家告辞……送走有智后,田
福军一个人又回到会客室,苦恼地
在脚地上转圈圈走了半天。这一刻
里,他心头涌上一股很难受的滋
味。他现在倒忘记了对张有智的不
满意,而对自己太不满意了。他感
到自己非常无能,连批评朋友的勇
气都鼓不起来,怎么可能把这样大
一个地区领导好呢?
他看了看腕上的电子表,猛
然记起,他下午已经给司机打过
招呼,晚饭后要去地区医院看望
失掉双腿的向前。他几天前就知
道了这件惨事,但因省委书记
来了,忙得实在抽不出时间去医
院。另外,他也知道侄女去侍
候不幸的向前了——这是润叶自
己对他说的。当时他的鼻子也有
点发酸。他感到欣慰的是,他多
年来对侄女的心血终于没有白
花——她在人生关键的时刻表明
她是一个多么好的孩子!
田福军匆忙地下了楼,来到院
子里。司机早把车停在门口等他
了。
田福军来到地区医院向前的病
房时,冯世宽和文化局长杜正贤以
及他的女儿、女婿都在这里。当
然,润叶也在。他来后,这个小小
的病房已经挤得没处立脚。于是,
世宽、正贤和丽丽夫妇都一齐告辞
走了。
田福军坐在病床旁边的小凳
上,拉着向前的手,说了许多亲切
的安慰话。向前只是眼里含着泪水
不断给田叔叔点头,润叶立在一边
低倾着头抠手指甲。
不一会,向前他妈刘志英来顶
替润叶照看儿子。这些天里,婆媳
两人轮流在医院里过夜。在向前的
病床旁,单另支起了一张行军床。
志英没想到田福军也亲临病房
来看望她的孩子。虽说是熟人,现
在又算是亲戚,可福军是地委书记
啊!志英控制不住自己的悲痛,又
在田福军面前哭了一鼻子。
福军和润叶劝慰了她半天,叔
侄俩才离开了病房。
田福军到医院时,就把司机打
发回机关了。现在,他正好可以和
侄女一块相跟着步行回南关。
七月的夜晚是温热的。大街上
灯火辉煌。悠闲的人们在梧桐树下
步履散漫地行走着。各处的夜市正
到了红火热闹的时刻,拥挤着熙熙
攘攘的人群。黄原河充满激情的喧
哗声从不远的地方传来,给城市欢
愉的夜晚带来了另一种情调。
田福军把外衣搭在胳膊上,和
侄女不紧不慢地在街道上走着。润
叶手里拎着一个花布提包,那里
面装着一些给向前带吃喝的瓶瓶罐
罐,叮叮当当地响个不停。她跟在
二爸的身边,不时用手拢一拢被晚
风吹散的秀发。
(423待续)
路遥著
423
1,2,3,4,5,6,7 9
Powered by Flipping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