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o Bao Daily - page 14

武侠小说
l y. co. id
星期六
2020年07月25日
14
黄心直扑了过去,道:“爹,
我……自然会听你话的!”
六指琴魔又道:“还有一个来
月,中条山麓的至尊之宫,便可以
落成了,这武林至尊的称号,千百
年来,从来也没有人敢如此自称
过,但是你我两人,却可终生享此
称号!”
黄心直木然地点了点头。
六指琴魔又道:“从今日起,
如果你再不肯勤练八龙天音的话,
则为父的一番心血,尽皆白费
了!”
黄心直低下头去,道:“那我
一定勤功练习就是了。”
六指琴魔面现喜色,拍了拍黄
心直的肩头,站了起来。
看他的情形,像是立即就要离
去,吕麟心中正在暗中庆欣,突然
间,只听得草丛之中,“悉索”一
阵响,那一阵声响,极是轻微,吕
麟虽然料到六指琴魔未必听得到,
但是因为那一阵声响,就在他匿身
的那草丛之中发出,是以他心中也
不免一怔,循声看去,只见草丛
之中,蜿蜓游出了一条蛇来“这时
侯,吕麟的心中,不禁焦急到了极
点丁本来,要对付一条蛇,以吕麟
的功力而论,绝不是什麽难事。但
是其时,六指琴魔还在近侧,只要
他一有动作,便立被发现!吕麟只
得一动不动,只是圆睁虎目,望定
了那条毒蛇。只见那条毒蛇的来
势,虽然并不怎麽快疾,可是那丛
野草,能有多大?转眼之间,已然
来到了他的眼前,那蛇全身,皆作
死灰色,尚未来到眼前,已觉得腥
臭难闻。
一来到了吕麟的面前,更是蛇
信吞吐不定,昂起头来,停了一
停,便突然窜起,向吕麟的面门
咬来!吕麟心知那蛇,生得如此丑
恶,必然含有奇毒,连忙手一举,
食中双指,用力一挟,已紧紧挟住
了那毒蛇的七寸。
吕麟的办法,本来不错,因为
毒蛇,一被扣住了七寸之後,便难
以挣扎。
可是这一条毒蛇,却是蛇中的
异品,七寸一被扣住,蛇头左右乱
晃,挣扎不脱,蛇尾却“刷”地挥
了过来,正挥在吕麟的肩头之上!
第八章 胆色过人 小侠闯魔
刁功吕麟这才看清,敢情那条
毒蛇的身上,一身灰鳞,尽皆可以
开合。而蛇鳞的形状,又像是尖刺
一样,一被蛇尾挥中了肩头,倒有
小半条蛇身,紧紧地搭在肩上,蛇
身上千百枚尖刺也似的蛇鳞,一齐
刺入体内,只觉得灼痛之感,入心
入肺,实是令人难以忍受,吕麟
在陡然之间,遇到了这样难忍的痛
楚,实在忍不住想大声呻吟。
可是他抬头一看间,只见六指
琴魔和黄心直两人,刚转过身向外
走去。如果此际出声,更是功亏一
篑,因此,他咬紧了牙关,一声
不出,全身痛得发颤,连运本身真
力,极力抵御,皆不能与这种奇痛
相抗,片刻之间,已然冷汗直冒!
好不容易,等到六指琴魔,已
转过了山峰,吕麟才低低地哼出声
来,左手捏住了蛇尾用力将那条毒
蛇,拉了开来,双臂一振,一用
力间,那条毒蛇,已然流了一地腥
血,断成了两截。
而断蛇的蛇身,仍然在跳跃不
已,吕麟唯恐再被它沾上,忍着奇
痛,向外跨出了几步,看肩头上
时,不知有多少小弊,全在冒着黑
血。而半边身子,也已在渐渐发
麻!
吕麟心知其毒无伦,便连忙点
了自己心口的要穴,不令毒气攻
心。然後,才取出雪魂珠来,按在
那些小弊之上。
以雪魂珠吸毒,吕麟也曾见
过,只要将雪魂珠一按在伤口之
上,毒便被吸出,而雪魂珠上,也
会出现一点黑斑,片刻之间,便自
消灭。
可是这一次,吕麟一将雪魂
珠,按到了那些蛇鳞刺出的小弊之
上,立时之间,雪魂珠竟然陡地变
了颜色!本来是银辉流转,竟变成
了暗灰色!
吕麟吃了一惊,再看肩上的伤
口时,雪魂珠那一按间,只不过吸
去了两寸方圆之内的毒汁,那两寸
方圆之内的伤口,已然渗出红血
来。
可是,那毒蛇的半条身子,全
都搭在吕麟的肩头上,肩上伤口,
足有两尺来长,就算雪魂珠能将毒
化尽的话,也要连吸十次!鄙知那
条毒蛇之毒,实在是难以想像,若
无雪魂珠,定然性命难保!吕麟忍
着攻心奇痛,看那雪魂珠时,足足
过了小半个时辰,才恢复了原来的
光彩。
在那小半个时辰中,吕麟肩头
上的伤口,奇痛攻心,使他忍不住
呻吟起来。
正当他要第二次将雪魂珠按了
上去之际,忽然听得身後,传来了
丘君素一阵冷冷的声音,道:“小
子,你这样下去,性命难保了!”
(未完)
蓝玉京不理乱箭射来,按照马
一同所教的步法,立即走乾方,转
巽位,横行七步。
马一同是已经知道他出洞之后
所在的方位,方始发号施令的,可
说是:“现场指导”,当然比韩翔
隔着山洞教的见效得快。他横行
七步,蹲身,蹬脚,只听得“当”
的一声,踢着一块铁板,机关发现
了。
马一同叫道:“听着,铁板右
上方有个……”话犹未了,已是被
班大超的虎头钩撕开他右臂的一片
皮肉。
蓝玉京身躯瘦削,他仰卧地上
借大石作为屏障,开动机关。只听
得叮叮之声,不绝于耳,射来的乱
箭,大半碰着石头,小半劲道不
足,中途跌落,只有几枝射到蓝玉
京的身边,蓝玉京反手挥剑,轻轻
拨落。
班大超喝道:“老三,你以为
我当真不敢杀你么!”双钩一立一
拉,使出了最狠殊的杀手绝招。马
一同武功本不如他,此时已是力尽
精疲,如何还能抵挡?只见血光迸
现,他的腹部已给双钩拉开了七八
寸长的裂口,登时到在地上,不省
人事。
但就在此时,只听得扎扎声
响,洞口已经打开。
韩翔一声大吼,跳了出来,他
早有准备,乱箭飞来。他竟然伸出
双手就抓。他练的是大力鹰爪功,
箭杆捏在他的手上,立即断折的。
他避过箭尖的手法也是灵巧非常。
班大超的那班手下,本来以为
谷主无法脱困,这才敢大着胆子跟
班大超反叛的,此时突然看见谷主
出现在他们面前,十个有九个都吓
得呆了,哪里还敢放箭。
韩翔喝道:“我知道你们都是
受班大超哄骗的,今日之事,我只
追究班大超一人,其他的人,只要
愿意跟我,就是我的好兄弟。不愿
意跟我的,我也可以发给盘缠,让
他们离开。”
此言一出,那班人自是纷纷矢
誓效忠谷主,那也不必细表了。
班大超道:“老大,这是一场
误会。我只道姓蓝这小子……”
韩翔哼了一声说道:“想害死
我的可不是外人。你刚才和一众弟
兄所说的话我都已听见了,用不着
你再说一遍。”
他让班大超呆在一旁,走过去
将受了重伤的马一同抱了起来,
说道:“好兄弟,都怪我来迟一
步。”亲自给马一同敷上金创药,
马一同的伤口仍是流血不止,直到
敷上第三遍金创药,才没有鲜血冲
开。
韩翔叫人把马一同抬走。这才
回过头来,冷冷说道:“班大超,
你还有何话可说?”
班大超道:“老大,我对不起
你,不敢劳你动手,我自行了断就
是。”
韩翔道:“好,你有勇气自行
了断,也还是条汉子。你有什么后
事要我料理么?”
班大超说道:“只盼老大念在
数十年弟兄的在我死了之后,给我
立上一块断魂谷副谷主班大超的墓
碑,别要将我当作叛徒。”
他说得甚为诚恳,韩翔也似乎
受了他的感动,说道:“好,我答
应你,你好自去吧!”
班大超道:“多谢老大恩典,
小弟告诉了!”一面说话,一面跪
了下来,给韩翔磕头。
众人只道他是想在最后一刻,
希望求得韩翔的回心转意,饶他一
命。哪知他叩头决别是假.暗算是
真。
就在他双膝着地之时,袖中突
然射出三枝短箭。
班大超是从来不用暗器的,韩
翔和他相处数十年,也不知他会使
袖箭。
这三枝袖箭和刚才的那些乱箭
可不相同,这是真正的“暗箭”。
俗语说明枪易躲,暗箭难防,何况
是在班大超伪装临死之前的忏悔时
刻突然射出来的?韩翔纵有大力鹰
爪功,只怕也是难免受伤。
但就在这间不容发之际,只见
白光一闪,叮叮数声,三枝短箭全
都当中折断,跌在地上。原来是蓝
玉京以闪电般的剑法,救了韩翔一
命。
那截断箭沾上地上的青草,青
草也变了焦黄,显然是淬了剧毒的
毒箭! (未完)
187
316
1...,4,5,6,7,8,9,10,11,12,13 15
Powered by Flipping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