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o Bao Daily - page 13

连载小说
l y. co. id
星期六
2020年07月25日
13
这样,两个小学毕业生就趴在被
窝里,把纸压在枕头上给山西的贺耀
宗写起了信。秀莲知道怎样才能打动
她爸的心,因此由她口授内容,少安
执笔书写。夫妻俩折腾了好一阵才把
信写完。
这下两个人都睡不着了,乘着兴
致干完了恩爱之事,又搂着拉了半晚
上的话。两个人兴奋地回忆了他们过
去的相识,谈了他们眼下的生活,设
计了他们未来的光景……第二天吃早
饭时,少安把他给丈人写信借钱的事
告诉了父亲。
孙玉厚说:“你丈人家也不是银
行!能拿出那么多钱来吗?如果他能
给你借这笔钱,那你按你的想法去
做,爸爸不管你。”“如果我包工外
出,马上就是秋收大忙,你得受累。
另外,还不知组里其他几家人愿不愿
意让我走……”
“他们怎不愿意?你给组里交包
工钱,年底众人还能分一点现金。一
眼看见,今天下来吃的问题不大,但
钱和以住一样缺,众人巴不得有个来
钱处呢!至于秋收,这和过去生产队
不一样,都经心着哩!用不了几天,
大头就过去了。咱家里我一个劳力
满能行。只要你能买得起牲畜。你走
你的!再说,你又不是常年包工,
那活一两个月不就干完了吗?”少安
说:“按现时包工行情,一个月交队
五十元,我多交上十元……”
父亲的态度使少安另外一些担心消
除了。他现在只是等着山西那里的回信。
但是,他和秀莲对家里给他们借钱
是不是过于自信?丈人家有没有这笔
钱?就是有这笔钱,会不会给他们借?
常有林是上门女婿,就是丈人有心帮扶
他们,“挑提”会不会从中作梗?自
秀莲和他结婚后,他们还一直没回过山
西,那里的情况他们现在两眼墨黑……
几天以后,山西的信终于来了。
这封信把少安和秀莲高兴得眉开
眼笑!信是常有林给他们写的。姐夫
在信中告诉他们,家里接到信后,都
十分乐意帮扶他们这笔钱。常有林并
告诉他们,他已经打问过,山西这面
的大牲畜价钱要比他们这面便宜,因
此他建议少安把贷到的款拿上,到
山西来一趟。由他帮他们买一头好骡
子……少安接到信后,和家里人商
量了一下,立刻去石圪节找到了刘根
民。根民当下帮助他在公社信用社贷
了七百元款,并把少安将要来拉砖的
事告诉了县高中他的表哥。少安装起
贷款,拿了上次丢在根民办公窑的羊
毛口袋,先跑到下山村用七十块钱买
了一辆架子车,赶天黑才返回到双水
村。第二天,他就坐公共汽车去了山
西老丈人家。
到山西后,常有林从家里拿出四百
元钱,引着少安到柳林镇用九百九十元
钱买了一头三岁口的铁青骡子……从山
西返回来的时候,少安就不用坐公共汽
车了。他在骡子背上搭了一条线口袋,
骑着这头牲畜往回走。这头骡子体魄雄
壮,口青力大,毛色光亮如绸缎,一路
上到处被人夸赞。快过黄河时,有人就
出价一千一百元要买它。但再大价少安
现在也不会卖。
第二天下午,少安骑着骡子来到
了黄河大桥。
以前几次走山西往返都是坐汽
车,经过大桥时,不能好好瞧瞧黄
河,很急人。现在他迫不及待地从骡
子背上跳下来,把牲口拴在一块石头
上,就怀着一股难言的激动,走到大
桥中间,伏在桥栏杆上。
他立刻感到一阵眩晕和心悸……眼
前是一片麦芒似的黄色。毛翻翻浪头象
无数拥挤在一起奔跑的野兽吼叫着从远
方的峡谷中涌来,一直涌向他的胸前。
两岸峭壁如刀削般直立。岩石黑青似
铁,两边铁似的河岸后面,又是漫无边
际的黄土山。这阵儿,西坠的落日又红
又大又圆,把黄土山黄河水都涂上一片
桔红。远处翻流的浪头间,突然一隐一
现出现了一个跳跃的黑点,并朦胧地听
见了一片撕恼裂胆的叫喊声。渐渐看清
了,那是一只吃水很深的船。船飞箭一
般从中水线上放下来,眨眼功夫就到了
桥洞前。这是一只装石炭的小木船,好
象随时都会倒扣进这沸腾的黄汤之中。
船工们都光着身子,拼命地喊着,穿过
了桥洞…… (251待续)
与此同时,宁国侯谢府的上上
下下,也正在为他们大公子的生日
晚宴穿梭忙碌着。
由于萧景睿是两家之子,那么
庆祝他的生日无疑有着一些与他本
人没什么大关系的深层意义。姑且
不说十分疼爱他的卓鼎风夫妇,连
一向教子严苛的谢玉,也从来没有
对萧景睿所享有的这项特殊待遇表
示过异议。
客人的名单是早就确定好了
的,当初报给谢玉的时候,他瞧着
苏哲两个字神情也曾闪动了一下,
不过却没说什么。虽然已是各为其
主,但谢玉并不打算阻拦儿子与
这位誉王谋士之间的来往。因为他
很清楚萧景睿所知道的事情非常有
限,就算全被苏哲给套了出来也没
多大的意思,而从另一方面来说,
萧景睿与苏哲的良好关系也许某一
天是可以利用的,就算利用不上,
那至少也不会有太大的坏处。
所以对于这份即有敌方谋士,
又有乐坊女子的客人名录,他最后
也只淡淡说了一句话:「给你母亲
看看吧。」
既然谢玉没有表示反对,深居
简出举止低调的莅阳长公主当然更
不会有什么意见,于是请柬就这样
平平顺顺地正式发了出去。
萧景睿平时也有些玩玩闹闹的
酒肉朋友,往年过生日时都请过
的,等长辈们一退席就一大群挤在
一起胡天胡地,不过是借着由头玩
乐罢了。可是今年梅长苏要来,从
不出坊献艺的宫羽也要来,萧景睿
对这个晚宴的重视程度一下子就翻
了几倍,不想让它再度成为跟以
前一样的俗闹聚会。可如果往年都
请,今年突然不请人家,似乎又有
些失礼,所以免不了左右为难。言
豫津看出了他的心思,替他想了个
主意,推说父母有命,要求晚宴必
须清雅,要以吟诗论画,赏琴清谈
为主,怕搅了大家的兴致,故而提
前一天在京城最大最好的酒家包了
个场子,当红的姑娘们叫来十几个
作陪,把这群朋友邀来玩闹了一
天。这群贵家公子乐够了,对于第
二天那个据说会十分「雅致素淡」
的晚宴更是敬而远之,纷纷主动表
示不想去添乱,就这样顺利解决了
萧景睿的这个难题。
因此四月十二日的晚上,前来
参加萧景睿生日晚宴的人并不算
多,除了家人以外,原本只有梅
长苏、夏冬、言豫津、宫羽四个
外人,后来碰巧请柬送到苏宅的时
候蒙挚也在,大统领顺口说了一句
「景睿,你怎么不请我?」萧大公
子当然只好赶紧补了一份帖子送过
来,添了这位贵客。
虽然人数不多,但酒宴的筹
备仍有不少的事情要做。女眷们
只张罗厅堂布置、仆从调动,其
余一应的物品采购都得谢弼去安
排,所以谢二公子一得了空闲就
咬牙切齿地捉着大哥抱怨:「凭
什么你过生日自己闲来逛去的,
我却为你累死累活?不行,收礼
要分我一半!」
「你我骨肉兄弟,还分什么
分,我的东西你喜欢什么,尽管拿
走好了。」萧公子四两拨千斤,一
句软绵绵的话就让谢弼再也跳不起
来,顺便还捎了个信儿过来,「娘
和母亲叫你进去,说是要议定酒席
菜单的事。你慢慢忙,我不耽搁你
了……」 (300待续)
她先遭遇了一场车祸,然后被
人挟持着到处跑,还有个凶恶的家
伙试图要杀自己。如今她像垃圾一
样被扔在这肮脏的柴房之中,双手
被紧缚,嘴里还被无礼地塞进一个
麻核。
王韫秀在心里已经诅咒了无数
次,这些天杀的虫狗到底是谁?他
们不知道我是王忠嗣的女儿吗?
不幸的是,看起来他们确实不
知道。柴房里一直没人来,她也喊
不出声音,只能这么孤零零地躺在
地上。地板很凉,王韫秀的身子很
快就冻得瑟瑟发抖,细嫩的手腕被
绳子磨得生疼,车祸的后遗症让
脑袋晕乎乎的。她从未受过这种委
屈,挣扎了一阵,筋疲力尽,转而
默默流泪,很快眼泪也流干了,只
好一脸呆滞地望着房梁,祈望噩梦
快快醒来。
就在王韫秀觉得自己油尽灯枯
时,门板一响,有人走进了柴房。
她勉强抬起头,眼前是一张陌
生的方脸,额头很大,面白须短,
穿着一袭官样青袍。王韫秀记得在
自己家里,经常见到这样穿着的人
来往,每一个都对父亲毕恭毕敬。
这样的下等人,也敢对我无
礼?一团怒气在王韫秀的胸中蓄
积。她认定眼前这家伙就是始作俑
者,怒气冲冲地想要开口怒骂,可
麻核却牢牢地阻挡在口中,无数话
语,都化为呜呜的杂音。
这人没有靠近,只是盯着王韫
秀端详了一阵,然后做了个奇怪的
举动——转身把门给关上了。王
韫秀心里“咯噔”一声,他想做什
么?
元载把门关好,回过身来,把
视线再度放在眼前这女子身上,脑
子在飞速运转着。
第七章 申正· 5
他对奢侈品有着天然的直觉,
一进门就注意到:这个女人脸颊上
贴的是绞银翠钿。花钿本身的材质
并不算贵重,但能把细银绞出翠鸟
羽毛的质感,这手艺起码得值几十
匹细绫布;而她头上那凤尾楠木
簪,造型虽朴素,但那木质纹理如
一根根黄金丝线,匀称紧凑,一望
便知是上品金丝楠木。
这两样东西落在凡夫俗子眼中,
或许只是“值钱”二字。可在元载
这样的内行人眼中,却能从细处品
出上品门第的气度。(130待续)
路遥著
251
海宴著
300
马伯庸著
130
1...,3,4,5,6,7,8,9,10,11,12 14,15
Powered by FlippingBook